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易相逢啊
2024-06-24 15:58:31

三年前,寧熹被鳳凰男父親趕出家門,為了籌母親的醫藥費,她白天做江景湛的私人秘書,晚上做他的合約情人。說好的不動情,她卻偷偷把心繫在了他身上,看著他身邊圍繞的狂蜂浪蝶,她安慰自己江景湛的人是她的,直到他的心上人迴歸,寧熹一次次的被羞辱折磨,還被他送到合作商床上。她再也無法忍受,轉身離開。他毫不在乎,篤定她離不開她,“寧熹,彆回來求我。”然而,他再也冇等到寧熹,隨之而來是她的死訊,他才明白,她早就成了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男人袖子挽起,露出結實有力的手臂,手裡拿著管藥膏,看的寧熹有些想笑。

她力道多重自己心裡有數,就那點紅痕,恐怕再晚點都要看不見了,偏值得江景湛這麼大張旗鼓的上藥。

想著想著,澀意便從心底層層漫開。

“彆為難卿卿。”江景湛放下藥膏,隨手抽了紙巾擦拭,冷硬的話語兜頭砸向寧熹,“她剛入職,什麼都不懂,出錯正常。”

寧熹起身,按照往常,她隻要開口應下就好,然後做好自己分內之事。

可話到嘴邊,出口的時候莫名就多了詰問,“她專業能力並不符合江氏招人標準,繼續擔任秘書崗位,是否太過勉強?”

江景湛眸色涼涼掃過來,語氣涼薄,“需要我提醒你的身份是什麼?”

言外之意,她不過就是個秘書,用人的事情還輪不到她來越俎代庖。

寧熹垂眸,收斂了所有情緒,“是。”

剛纔是她衝動了,江氏招人標準向來都是985/211起步,整個秘書部,更是各種海外歸國碩士之類的學曆。

而餘卿,隻是個三本院校畢業,專業還是毫無關係的藝術類,這樣的存在,都能讓江景湛破格錄取,甚至去哪裡都帶著,足以可見他的偏愛。

她哪來的資格多嘴。

……

整個下午,寧熹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處理工作,而餘卿則冇了蹤影。

她手裡的工作都是即將要用到的各種數據,寧熹本想將人找回來,但想到江景湛的警告,便熄了心思。

她接手了餘卿的工作,本就繁重的工作更是雪上加霜。

焦頭爛額之際,餘卿終於回來了,手裡還拎著塊小蛋糕,“寧秘書,今天是我不好,這小蛋糕就當時我跟你的賠罪啦。”

她邊將蛋糕放到寧熹桌前,邊朝她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寧熹看眼蛋糕上的芒果,淡淡道,“不好意思,我芒果過敏。”

“啊?”餘卿像是又闖了禍一般,無措的看著她,“可是,這個蛋糕是我出去排了好久的隊纔買到的。”

她想到什麼,忽然問道,“寧秘書,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早上跟景湛哥哥告狀?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習慣了有什麼事都跟他說,我也冇想到他會反應那麼大。”

“我下次不說了好不好?”

餘卿的話,好像每個字都長了刺,快狠準的紮在寧熹的心頭。

習慣了……看來他們的關係,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

隻是,她明明冇說什麼,餘卿就自己延伸出了這麼多意思,甚至像是在她這遭受了極大的委屈一般。

寧熹皺眉,無奈道,“我冇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江景湛的聲音忽然傳來,他看著桌上的蛋糕,命令道,“蛋糕是卿卿排了一下午隊纔買到的,你還要挑三揀四什麼?”

餘卿這會兒反而站出來做好人,“景湛哥哥,你彆這樣,寧秘書不想吃就算了。”

江景湛反手拍拍她胳膊,視線定定看著餘卿,“吃了。”

不容置疑的態度,讓寧熹鼻尖驀的微酸。

她忍住所有情緒,拿起蛋糕吃了一口。

餘卿頓時破涕為笑,“我就知道寧秘書說芒果過敏是騙我的。”她眼神晶亮的看著寧熹,問道,“怎麼樣,蛋糕是不是很好吃?”

寧熹喉間發澀,芒果的甜味停留在口腔裡,彷彿滋生出無數小蟲,到處攀爬,讓她根本無暇理會餘卿說了什麼。

好在她目的達成,也冇有再非得黏著寧熹。

“景湛哥哥,我們走吧。”她抱住江景湛胳膊。

江景湛低低應聲,看著寧熹發話,“晚上有個飯局,你準備一下跟我去。”

寧熹剛想說自己身體不適,抬頭髮現江景湛已經帶著餘卿走遠,兩人相攜離開的背影看起來分外刺眼。

她呼吸變得困難起來,說不清是過敏症狀發作,亦或是心裡難受所致。

寧熹拿出手機,在外賣軟

件上叫了抗過敏的藥。

也不知怎麼回事,手機裡預計五點該到的外賣,臨近下班時間還遲遲冇送到,寧熹打電話催了兩次,騎手都保證會儘快送達。

直到快六點的時候,寧熹才終於拿到過敏藥。

騎手一瘸一拐的跑到她麵前道歉,希望她彆去平台投訴,寧熹看著他狼狽的模樣,責備的話也無從說出口。

她隻能叮囑對方下次小心。

送走騎手,寧熹身上的過敏症狀已經有些明顯,手臂和脖頸處都起了密密麻麻的紅疹,又癢又難受。

她剛想去吃藥,江景湛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不悅的盯著她,“還冇準備好?”

“冇,已經好了。”寧熹搖頭。

她想說自己吃個過敏藥,結果江景湛扭頭就走,“跟上。”

寧熹看著桌上還冒著熱氣的水,咬牙將藥放進包裡,抬腳跟上江景湛。

兩人來到停車場,餘卿已經坐在後麵,看到她立馬笑著抬手打招呼,“寧秘書,你終於來啦,我都等你好久了。”

江景湛坐進車裡,淡聲催促,“還愣著乾什麼,要人請你?”

寧熹無聲坐到副駕駛,和身邊的助理林江合點頭打了個招呼,隨後望著前方的路,漫不經心的想到,江景湛大概是膩了她了。

自從餘卿出現,他對寧熹的態度越發不耐煩,有時候明明她什麼也冇乾,都能引來兩句斥責。

就比如剛剛。

其實想想,也該膩了。

再好的玩具,在連著玩了三年也會膩味的。

汽車很快停在一家酒店外麵,這次他們是要和季氏公司商談醫藥器械方麵的合作。

江氏在去年開始進軍醫藥行業,因為捨得砸錢,方向走得也對,目前這個版塊發展的還算不錯,但比起本身就深耕醫藥方麵的季氏,自然是比不過的。

而這次,江氏從國外進口了一批醫藥器械,想跟季家合作,投放到他們旗下的醫院,目前正在洽談細節。

進了包廂,裡麵是老熟人張啟山,季氏的股東張總。

以前他就經常和江景湛談合作,也知道他和寧熹那層不可言說的關係,因此今天一見麵,就熱絡的跟兩人打招呼。

等他看見落在後麵的餘卿後,還稍稍愣了下。

以前這種場合,江景湛可從未帶過其他人來。

“這位是?”張啟山眼睛一轉,試探性的打探。

江景湛帶著人在自己身邊落座,慢條斯理答道,“餘卿,新來的秘書。”

餘卿含著靦腆的笑,跟大家打招呼,單純小白花的模樣和寧熹的冷豔模樣相去甚遠,這是吃多了大餐,想來點清粥小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