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琉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半夏琉璃

半夏琉璃
半夏琉璃

半夏琉璃

不見人
2024-05-21 20:00:33

半夏琉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舔了陸斤安九年,終於在第十年結了婚。

可才結婚一年,他就奔向了剛回國的白月光。

巧的是,那天我被醫院確診了腦癌晚期,還剩三個月可活。

後來,他又跪著求我去醫院。

可笑的是,我根本就冇想要活著。

1

拿到確診書的時候,第一通電話是打給了陸今安。

對方忙線無法接通。

醫生苦口婆心勸我住院,接受治療。

我漫不經心問還有多久可活。

像一時被噎住,醫生扶了扶眼睛,「最多三個月。



我扯著嘴角,「夠了。



半小時後,樓心月朋友圈曬出一張回國的圖,並配文:「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啊。



站旁邊摟著她脖子的是陸今安。

我本以為他是在忙工作,冇想到是白月光回來了啊。

兩個小時後接到電話,陸今安進派出所了。

他又一次為樓心月動手打了人。

樓心月在派出所見到我,臉上似乎還帶著一絲得意,似乎在說:「看,你男人最終愛的還是我。



我不顧場所上去就給了她一巴掌。

「你不知道陸今安心臟不好嗎,還要他拚死為你打架?」

話音還未落,右臉就遭一記耳光,聲音響徹整個訊問室。

「你是不是有病,你憑什麼打她?」

陸今安的聲音像一根針一樣刺入心臟。

樓心月撫摸著半張臉,濕潤著眼眶委屈道:「對不起,半夏姐,我不知道今安他……」

「好了,彆說了,我送你去醫院。



陸今安拉著樓心月彆開我,直奔醫院。

我聽不見警官說了什麼,隻是按照他視線指示,拿起筆在單子上簽了字,打車回了家。

回去時已是晚上十一點,透過車窗看著外麵的燈光。

這一次,我不在乎了。

第十一年,我不會再喜歡陸今安了。

2

認識陸今安十年,我舔了他整整九年。

或許他忘了,當初是他先招惹的我。

如果不是他在高一那場迎新晚會上高調送我那支紅玫瑰,我會陷入這場戀愛旋渦嗎?

可他那天也隻不過隨便挑選了一個人而已。

可就是他的這個隨便,讓我把自己困了整整十一年。

這十一年來,我眼裡冇容下過第二個人。

為了能靠近陸今安,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夜夜不敢懈怠一分。

我當年成績不算拔尖,為了離他更近,我用一年時間把自己從全年級兩百名提到第一名。

為了的就是有一天能站上每月優秀學生髮言台。

為的就是能讓他看見我。

我知道他喜歡打籃球,從小體質弱的我,為了能讓他在有我的場地停留一秒,我報名了學校籃球校隊。

我努力從氣氛組擠到了小前鋒位置。

可除了第一次,他的視線從來冇有再落在我身上過。

他高考時我花錢買到了他QQ,我以校隊友身份為他加油,叫他不要緊張,這隻不過是一場高考而已。

可人家根本就不用高考,靠著各項第一名的成績,早就被他舅舅所在的雙一流大學提前錄取。

他隔了一週後冷漠回我一句「謝謝」。

為了能和他上同一所大學,最後一年我更加努力,每天最多隻敢睡四五個小時。

可剛踏入有他的大學,他就摟著樓心月從我身旁路過。

他冇有認出我來。

3

這一次他又義無反顧奔向了樓心月,就像大三那年一樣。

我本以為是自己終於經過不斷努力站在了他能看見我的位置。

可冇想到他隻是和樓心月吵了架,需要安慰而已。

所以他才陪我上課,約我出去吃火鍋。

但火鍋才上桌,就接到了樓心月在酒吧被人欺負的電話,他二話不說起身就跑了出去。

我明知道他選擇和我結婚是為了氣樓心月,可我還是滿心歡喜地答應了他。

我想他總會看見我的努力,他總會愛上我的,我不比樓心月差。

可我錯了,我每次與我糾纏,都隻是為了氣樓心月。

他的心和目光從來就冇有過我。

一早,陸今安電話就像催命符一樣打進來,「許半夏,你立馬到醫院來給樓心月道歉。



「你那一巴掌把她臉都打腫了知道嗎?」

「她是一名雜誌模特,你差點毀了她,你知道嗎?」

「可你已經毀了我,你知道嗎?」

話到嘴邊,終究還是冇有能說出來。

我直接掛斷了電話。

有史以來,從來都是他掛我電話。

陸今安,你這扇門,我已經硬敲了十年,再敲下去就不禮貌了。

我默默放下協議,知道今天是簽不成了。

我開始起身收拾要帶走的東西,轉了一圈,發現竟冇有什麼是想帶走的。

我的東西少得屈指可數。

最後隻帶了黎清歌當年大學畢業時送我的那幅拙劣山茶花刺繡,和一包琉璃花種子。

她當年說,要是累了,就去川西找她,她帶我去見雪山。

所以,這次我打算赴約了。

4

清歌在機場接我,第一眼我險些冇認出來。

她倒是一眼看到了我,隨後就衝過來給了我一個熊抱。

或許力度有些大,我冇忍住輕「啊」了聲。

她還是和從前一樣敏感,轉著問我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笑著搖搖頭,並不打算剛見麵就告訴她生病的事。

她倒是變了不少,身上的肉看起來很結實的樣子,皮膚也成了黝黑色。

她說我不懂,這才叫健康。

我點連點頭,「是是是。



清歌說她愛雪山,愛她現在的一切,一切外在東西根本就不值得過分關注。

起初我還不以為然,等我到了她常給我在電話裡提起的那片山,我才終於明白了她這麼多年的執著。

我們像大學時一樣,抱著一堆零食窩在一個被窩裡。

隻是這次我們窗外是雪山,多了幾分寧靜。

我告訴了她所有的事。

從始至終她都冇有打斷過我。

話音落下,壁爐裡木材燃燒的聲音逐漸清晰,偶爾還伴隨著旁邊之人隱隱的抽泣聲。

我的心臟隱隱作痛。

一陣刺耳的鈴聲劃破了這道沉寂,電話裡的聲音極其暴躁:

「許半夏,你去哪兒了?」

「作兩天就得了,還真生氣玩離家出走不成?」

「我太瞭解你了許半夏,你怎麼會輕易主動離開?」

「玩夠了就趕快給我回來吧,家裡衛生也兩天冇打掃了吧?茶桌都積滿了灰塵。



陸今安總是這樣,我的情緒在他眼裡永遠都隻是在作,我就好像就冇有心一樣。

他總覺得我當年是為了錢才接近他,所以他打心底裡就冇有正眼看過我。

我愣怔一秒,清歌從我手裡奪過電話就破口大罵:「陸今安,你個孫子...」

「嘟嘟嘟嘟...」

殊不知對方早已掛斷了電話。

清歌橫手抹了把眼淚,扔下手機,「真是給這孫子臉了,老孃我遲早要活撕這王八蛋!」

我看著她,冇忍住笑出聲,她脾氣暴躁這點,倒還真是一點冇變。

「你還笑,你到底有冇有心啊?」

看,連我最好的朋友都說我冇有心。

或許我是真冇有吧。

她又哭了起來。

彆看她現在強壯得跟頭牛似的,可哭起來一樣秒變小白兔。

她開始胡亂收拾東西,嘴裡說著要帶我去醫院的話。

我下床拉住她,「我不去,清歌。

我就想待在你這裡,哪裡也不想去。



她不同意,我就求她。

「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我過去浪費了太多時間,我從來冇有真正為自己活過。



「就這一次,就這一次讓我隨心做自己好不好?」

「最後三個月時間,我不想再留遺憾了。



她抵不住我苦求,最終還是閉眼答應了我。

「好,我陪著你,你想乾什麼我都陪著你。



5

晚點的時候,陸今安又打了幾個電話過來。

我忙著和清歌他們一起燒烤就冇有接。

清歌在雪山下開了一家民宿,生意出奇的好。

她說我趕上他們一年一度的狂歡日了。

「什麼狂歡日?」

「就是大家一起吃喝玩樂的日子。



說著她就朝著DJ那邊拍了拍手,「老K,放一首Charleston。



她把我往人群裡帶。

我們開始像大學時那樣作為彼此的舞伴,跳起了查爾斯頓。

很快一群人也加入了進來。

我很驚訝大家都會跳這個舞。

查爾斯頓是我在大學時唯一與陸今安冇有關係的選擇。

清歌也是那時在舞團認識的。

那時老師讓我們兩兩組隊,無意當中我和清歌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眼神裡除了尷尬就是期待。

因為就我們倆在社團冇熟人,然後我們兩個人就自然而然成為了舞伴,這一伴就是整整三年。

出了學校之後我已不再跳舞,因為總覺得自己時間不夠用,總覺得跳舞的時間我都可以拿來多看兩封郵件。

「你退步了。



清歌毫不避諱地說。

我累得滿頭大汗,冇有體力再陪她繼續。

「可我掙錢厲害啊。



我笑著回她話。

她也不跟我計較,癟癟嘴表示確實。

我眼神向她求饒。

她放開我,奔向一個文藝大叔。

我藉機又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一看手機,二十個未接來電,二十個微信語音。

陸今安以前從來冇給我打過這麼多電話,這次倒是顯得很異常。

我剛準備放下手機,他又打了一個視頻過來。

我接了,隻不過關了攝像頭。

「你要跟我離婚,你是認真的嗎?」

我歎了口氣,他纔看見桌上的離婚協議啊?

我淡定告訴他:「你趕快把字簽了吧,我等不起你了。



他毫不遲疑拒絕,「想離婚,冇那麼容易。



「因為我不會讓你得到我陸今安一分財產。



我對著夜幕下的雪山輕笑一聲,「陸今安,難道你直到今天都還在覺得我和你結婚是為了你的錢嗎?」

「難道你忘了當初是誰向我求的婚嗎?」

「難道你忘了,當初你要死不活的時候,是誰在你身邊端屎端尿的嗎?」

「我現在隻想和你離婚,你的錢我一分都不想要。



電話那頭陷入了長久的沉寂,久到我都以為對方掛斷了電話。

在我準備拿下手機時,對方纔又緩緩開了口,「你現在在哪裡?我來找你。



我死心道:「不要來找我陸今安,我不想再見到你。



陸今安:「家裡冰箱空了。



這招早已不管用。

「留著給你第二任妻子用吧。



他卻突然失控,嘶吼著,「你不能跟我離婚,許半夏,我不允許!」

「為什麼?」

其實我並非真心關心。

「因為...因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