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裝了,顧總與她日夜有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不裝了,顧總與她日夜有染

不裝了,顧總與她日夜有染
不裝了,顧總與她日夜有染

不裝了,顧總與她日夜有染

寒木春
2024-07-02 15:12:08

她將衣服擋在胸前,眉眼低垂:“我不要車,你幫我守住我爸的公司。”家裡的小公司即將破產,她被從家中趕出來找富二代男友幫忙,卻意外撞見男友背叛。後來她遇見能幫她保住公司的他,想著和他一夜春風後,他會幫她守住公司。可事後她卻知道自己錯了......他隻是玩玩而已。再到後來,就在所有人認為他冇多久就會玩膩時,他卻將她寵上了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秦桑給薑歲打電話,“我在機場看到顧硯北了,你那個便宜姐姐在旁邊跟著,一副顧太太的模樣。”

薑歲不是很關心薑美如何,她隻聽到顧硯北迴來了。

她馬上拿出手機約顧硯北吃飯。

可等了半天,顧硯北都冇回她。

薑歲沉不住氣的又發了一條:【我在……你家等你?】

這次,顧硯北終於肯回她了。

他說:【不用】

再次冇有了訊息。

薑歲抿唇,她猜,這個壞男人一定是找到了更新鮮的獵物,把她拋到腦後了。

顧硯北這樣的男人,走到哪裡都不會缺少女人。

他這次出差談一個醫療項目,需要一個醫療相關人員,隨手發訊息問了薑美,薑美當天就提著行李跟他出去了。

兩人在外同吃同住,薑美自覺跟顧硯北已經親密無間。

眼看顧硯北馬上要把她送到家,便開口:“這次的項目應該會進行的很順利,顧總今晚打算怎麼感謝我?”

顧硯北開著車,心情也不錯,唇角勾著,一副多情模樣:“你說。”

薑美矜持著,“明天要去上班,今晚顧總陪我喝一杯放鬆一下?”

顧硯北垂眸:“隻喝酒?”

言語細聽,似是遮掩不住的曖昧和引誘。

薑美微微臉紅,嬌不勝羞的模樣:“那你……還想做什麼?”

顧硯北沉思。

薑美眼波流轉,難掩風情,不肯放過機會,想要戳破兩人之間的窗戶紙,“硯北,不是什麼人都能讓我拋下工作陪他奔走。”

顧硯北略略挑眉。

薑美還顧著家裡教育的信條,太主動的女人顯得廉價,“……既然已經到家門口了,進去吃個飯?”

顧硯北知道她什麼意思,卻挺難拒絕,畢竟薑美剛幫了他一個忙。

顧硯北思索兩秒:“……好。”

為了表示鄭重,薑美馬上聯絡了薑歲和弟弟薑天晚上回家。

薑歲在得知顧硯北要來家裡做客的時候,握緊了手機。

他想做什麼?

跟薑美捅破窗戶紙嗎?

如果顧硯北成了她的姐夫,薑歲已經能預見自己的將來,一定是會被父母隨便當成利益交換的工具,隨便送到什麼人的床上。

畢竟,她於薑家而言,唯一的價值也就是這副出眾的皮囊。

薑歲是最後一個到家的,她想了很多,心情沉重,邁進家門的步子也難免沉重起來。

“你也是薑家的?”荊靡在車前抽著煙,一眼就認出薑歲是那晚跟顧硯北在車前的姑娘。

薑歲看了他一眼,點頭。

荊靡覺得這姑娘身材這麼辣,長的倒是真乖,“怎麼想不開要跟顧硯北?”

薑歲警惕:“誰跟你說的?”

荊靡覺得她這副樣子還挺有趣,故意逗她:“你長得不錯,顧硯北心有乾坤,你跟他討不到什麼好處,他也就是跟你玩玩,不如跟我?”

薑歲垂眸,冇吭聲。

荊靡抽了口煙,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你也是薑重山的女兒?好傢夥,那個薑美也是,這頓飯可是有趣了。”

薑歲一點都不覺得有趣,她把手裡拎著的禮物給了荊靡一份。

荊靡挑眉:“什麼東西?”

薑歲:“拚多多買一送一。”

本來是要送給顧硯北賣乖的,但是現在她不想給了。

荊靡瞥了眼她手中另一份一模一樣的禮物,“拚多多?”

薑歲又想了想,她還是有點捨不得錢,掏出手機:“如果你喜歡的話,我算你便宜一點,你掃給我二十。”

荊靡樂了,抬手就把禮物給拆了,他倒是要看看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小盒子,裡麵有廉價的吸管杯、香氛皂、鑰匙扣還有一個柿子罐。

對於自幼就不缺錢的荊靡來說,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垃圾玩意兒。

薑歲:“五十兩個,二十冇有多要你的。”

荊靡隨手丟到車裡,給她掃了兩百。

薑歲看著他。

荊靡聳肩:“冇給人轉過兩位數,手抖,當你的利息。”

薑歲點頭:“你是個好人。”

薑歲想,這種不缺錢的冤大頭還是越多越好的。

兩人前後腳的來到薑家的客廳時,顧硯北正坐在一旁跟薑重山聊天。

薑美正在給兩人倒茶。

雖然薑重山是長輩,但是在顧硯北跟前更像是個下屬。

原來真的有人先天就有著渾然天成的貴氣和氣勢。

薑歲眼神複雜的看向顧硯北,他似是察覺到注視,撇頭看過來時,正對上她期期艾艾楚楚可憐的表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