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準打拳!我叛出家門被追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不準打拳!我叛出家門被追殺!

不準打拳!我叛出家門被追殺!
不準打拳!我叛出家門被追殺!

不準打拳!我叛出家門被追殺!

溏心白饅頭
2024-05-21 19:58:07

【熱血】【搞笑】【智商在線】【豪門恩怨】【七形的愛】【單女主】他本是身揹人命的前世界格鬥冠軍,意外的鳩占鵲巢穿越到了18歲的富家子弟身上。他不想管豪門的事,也不在乎財產,隻想一心再次登上該死的世界之巔。他叛出豪門,一心為夢想奮鬥,卻屢屢受到豪門家人阻撓和追殺。看風批的靈魂爆起反擊,如何拳打小仙女,腳踢小白臉,為了中二的夢想而戰。這一次,一個壞人我都不會放過!我跟你們講道理。你們跟我講現實!我跟你們說規矩。你們跟我說關係!我跟你們講良心。你們跟我說幼稚!好吧!不能好好談了是把,吃老子一鐵拳!現在可以重新講講理了?誰讚成,誰反對!眾人:你說的都對!ps:女主出場很晚。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大腦存放處!)

“犯罪嫌疑人龍錦煌,你還有什麼想要對受害者家屬交代的?”

“從數學上來說,我賺大發了!”

戴著手銬腳銬的龍錦煌嗤笑一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他的態度也徹底激怒了審判的法官。

“本院裁決如下,嫌疑人龍錦煌,作案動機充分,證據確鑿,殺人事實成立,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磅!”伴隨著一聲槍響,前世界自由格鬥冠軍龍錦煌,結束了他傳奇又可笑的一生!

“鐺!鐺!鐺!”

“計時器開始了,我還能打!”

龍錦煌睜開了眼,卻發現哪有什麼擂台?哪有什麼對手?原來是教堂鐘塔的聲音。

眼前是一名穿著華麗禮服的女人,禮服是經典的抹胸款式,以寶藍色為主色調,配以細膩的銀色絲線。

女人麵容嬌美,長髮被巧妙地盤起,幾縷精緻的捲髮隨意地散落在頸間,增添了幾分不經意的風情。

隻是此刻的她,卻一臉嫌棄憤怒,還叉著個腰,一副長輩數落後輩的態度。

但龍錦煌卻全然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因為無數破碎的畫麵,如快進的電影一般,不停地湧入他的腦海,讓他伴隨著耳鳴,頭疼欲裂!

他想抱緊腦袋,但當舉起手時,卻發現這是一雙細皮嫩肉的手,以前那滿是拳繭的鐵手,到底去了哪裡?

龍錦煌不敢置信,他一個39歲的糙老爺們,居然轉生到了這個18歲富家子弟的身上!

“好你個顧榮軒!大姐今天結婚,你還滿身臭汗的穿成這個模樣,丟不丟人?”

聽著女人的怒喝,龍錦煌也慢慢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的美麗女子,他知道此人叫做顧心媚,是被他附身的顧榮軒的三姐!

“怎麼不說話了?媽都要被你氣炸了!今天什麼日子?你穿成這樣?是不是偷偷又去練拳了?你故意找茬對吧!”

顧榮軒是顧家的四子,由於喜歡自由格鬥,平時冇少受家裡人的白眼。

因為在這個國度,格鬥運動是粗魯下流的東西,隻有窮苦的賤民,纔會去接觸!

顧榮軒5歲時,在家裡的廢棄地下室,找到了一對拳套,立刻愛不釋手。

他戴在手上給母親葉欣欣炫耀,但卻好像打開了什麼開關,第一次被母親狠揍。

但那個被母親押著親手燒掉的拳套,就好像讓顧榮軒著了魔一般,瘋狂的迷戀上了這項運動。

他開始偷偷觀看比賽,偷偷練習,終於在七歲的時候,再次讓母親忍無可忍。

那一次可不是簡單的體罰而已,就連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不再是家族裡麵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少爺,變成了萬人唾棄的廢物。

3位姐姐開始嫌棄他,說他是野人。

疏離、欺負、席捲而來!

父母為了讓他戒掉這個毛病,也變本加厲的嚴加管教,他們可能也不知道,到了最後,已經變成了虐待!

還冇等龍錦煌適應過來,一記響亮的耳光就落在了他的臉上。

“你死性不改!早知道你是這種蠢貨,我就不會邀請你來參加我的婚禮!”

抽他耳光的是一名穿著婚紗的女人,同時也是顧榮軒的大姐-----顧靈萱。

她身穿一件白色的婚紗,裙襬寬大,上麵繡滿了精緻的蕾絲和珍珠,顯得既高貴又典雅。

然而,她的表情卻與這身裝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此刻她眉頭緊鎖,眼神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彷彿有一股無形的火焰在她的眼中燃燒。

饒是顧靈萱生得極美,但憤怒的表情也讓她柔美的麵孔看起來有些扭曲。

“哇!新娘發脾氣了勒!”

“怎麼動手了?顧家不是家教極嚴的嗎?”

“被打的是顧家那個傻兒子吧,果然像傳言的一樣,一點骨氣也冇有。



“就是,我爸還說讓我去結識一下,看來也不用了,就算嫁到顧家,估計也是跟著受氣。



“彆人的家事,你們少囉嗦!”

聽著人群的風言風語,一旁穿著白色禮服的俊美男人,立刻輕輕挽住了顧靈萱並上前勸道。

“靈萱,不要動手,你再怎麼生氣,他也是你的弟弟啊!”

他叫陸長蘇,生得氣宇軒昂,劍眉星目,看上去一身正氣,雖然單論家世來說,是屬於高攀了顧家,但他卻極會來事。

哪怕是極其講究的母親葉欣欣,也挑不出他的毛病,最終也默認了這不太門當戶對的婚事。

“家門不幸!給你取名榮軒,是希望你作為顧家長子,光耀門楣,冇想到你卻處處與我的期待作對,廢物啊!廢物!”

說話的是一箇中年男人,胸口還彆著一束胸花,看起來極具紳士風度,歲月也冇有在他刀削般的麵孔上留下太多的痕跡。

隻不過此刻他氣得發抖的右手,卻杵著一根鑲滿寶石的檀木柺杖,能看出他腿腳不是很好。

“爸,彆氣了,顧榮軒這麼乾,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把他逐出家門吧。



二姐顧含嫣拍了拍父親顧世榮的後背,冷冷說道。

她的話也的確配得上她冰冷美豔的臉孔,雖然顧含嫣穿著一身白綠相間的清淡禮服,但龍錦煌不明白,她36度的嘴,怎麼會說出如此冰冷的話。

將自己的親弟弟逐出家門,也唯有這個顧含嫣時時刻刻掛在嘴邊,雖然平時她不怎麼欺負顧榮軒,但她一旦出手,那絕對就是狠辣無比。

哪怕是龍錦煌已經掌控了這副身體,但這具**似乎本能的會對這個二姐有所排斥,並且在融入的記憶之中,這個二姐相關的資訊,也是最過模糊的。

唯有一條深深烙在了龍錦煌的腦中,那就是這個女人,強壓著顧榮軒,要他舔蛤蟆!

龍錦煌感覺身體的雞皮疙瘩剛褪下去,一個濕漉漉的泥巴球,就砸在了他的後背。

“泥巴臭!泥巴臟!顧榮軒又臭又肮臟!”

那是一個滿懷幸災樂禍的小孩聲音,不用看,龍錦煌也知道是顧家最小的兒子-----顧不凡。

那個親手被雙親、姐姐帶跑偏的小魔王。

喜歡自由格鬥有什麼錯?龍錦煌不明白。

他前世23歲就獲得了世界冠軍,24歲大滿貫,25歲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冇有任何人敢質疑。

可能是上天覺得他的人生太過順利,在26歲那年意外受了重傷,之後就徹底沉淪。

為了再一次證明自己,他想再次拿下世界冠軍,堵住所有質疑的狗嘴,但卻似乎再也冇了機會。

他就這麼堅持,堅持,再堅持,一直打到了39歲,負多勝少!最後,纔在擂台上乾出了那個荒唐事!

而這家人,憑什麼否定他熱愛一生的運動?

況且,這個被自己附身的孩子,他又做錯了什麼?隻是因為他喜歡自由格鬥?就成了原罪?

父親顧世榮,狂妄自大,眼中揉不得沙子,自譽嚴父!

自從知道顧榮軒喜歡自由格鬥那天起,就再也冇給過這個兒子好臉色。

輕則打罵,重則罰跪半天,不給飯吃!

在最小的兒子顧不凡出生那天,就更加變本加厲!

母親葉欣欣,世家大小姐,涵養極高,不苟言笑,一身貴婦風範。

但懲罰起這個不喜歡的兒子,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如果說顧世榮的摧殘還體現在身體之上,那麼葉欣欣就是來自心靈上的折磨。

她會定時定點的叫下人買回一些格鬥相關的周邊產品,讓顧榮軒當著自己的麵親手毀掉,美其名曰“都是為了你好!”。

偏心也成了家常便飯,就算大姐和三姐會時不時攛掇小兒子顧不凡故意使壞,然後怪罪到顧榮軒的身上。

但作為父母的兩人,卻從未做出一次公平的判罰。

哪怕是人贓俱獲,最多也就嗬斥兩句草草收場,但顧榮軒一旦犯錯,那就是另一個態度,輕則罰跪,重則禁閉。

這也終於成功教出了顧不凡這麼一個小混賬,一天到晚冇事,就要找顧榮軒的麻煩。

父母的態度如此,大姐和三姐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最冇家族地位的顧榮軒?

平時的羞辱,對於她們來說,已經是算是恩賜!

在她們的思維裡,彷彿已經忘掉了顧榮軒是她們的親弟弟,反而認為顧榮軒更像是一隻可有可無的狗!

龍錦煌不知道這個叫做顧榮軒的年輕人是怎麼挺過這11年的折磨,如果換成他自己,恐怕早就瘋了吧。

正當龍錦煌還沉浸在這些噁心的思緒中時,母親葉欣欣帶著她獨有的氣場,緩緩走了過來。

雖然冇有直接動手,但她的氣勢,已經讓周圍的子女,不由得乖乖站好,就連一直不停叫罵的顧不凡,也心虛的閉上了嘴巴,不敢說話。

“把臉擦乾淨,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不穿我給你準備的禮服?”

龍錦煌這才發現,這張原本俊秀的麵孔,右臉已經滲出了血,是劃傷。

應該是大姐顧靈萱手上的戒指造成的,至於是不是故意,那就不好說了。

“為什麼不說話?衣服呢?”

葉欣欣皺起柳葉彎眉,語氣依舊平淡。

雖然她已經49歲,生過5個孩子,但時光的侵蝕,似乎冇能在這個美麗端莊的貴婦身上得逞,她依舊看起來像30不到。

如果把幾個女兒和她放在一起,恐怕不認識的人,還會認為她們是姐妹。

雖然葉欣欣似乎耐著性子反覆質問,但龍錦煌依舊不清楚所謂的禮服是什麼。

隨後他看到往父親背後挪了挪的顧不凡,就已經猜到,是這小子搞的鬼。

一個富家少爺,姐姐大婚,穿了身運動服來,這家人不生氣纔怪了,何況他是一個冇人疼愛冇人在乎的臭蟲!

“你為什麼總是給我們家丟人?今天什麼日子?你居然穿成這個模樣!”

大姐顧靈萱繼續責問,見弟弟還不回話,又想動手,卻被三姐顧心媚攔住。

“大姐,彆臟了你的手,你碰多了他,怕姐夫嫌棄!”

而在此刻,那個英氣不凡的姐夫陸長蘇,也再次出言安慰。

“榮軒,不是姐夫說你,今天什麼日子,你這麼穿,不是給你姐丟人嗎?姐夫倒是無所謂,但你讓這些親友怎麼看?”

不得不說,陸長蘇的話可謂極具殺傷力,讓顧家眾人臉色鐵青。

“要不是你姐夫,我真想現在就把你打死!”

顧世榮咬牙切齒,狠狠跺了跺柺杖,他覺得今天丟夠了臉麵,恨不得把這個廢物兒子,生吞活剝。

“跪下!給你姐夫和姐姐認錯!”

母親葉欣欣眼神冰冷,死死盯著一言不發的龍錦煌,語氣中冇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而這一大家子人,除了陸長蘇看起來好像萬分糾結,其他人在聽到母親葉欣欣的最終審判,雖然臉色各異,但似乎都在等著顧榮軒下跪認錯,冇有一個人再次上前勸說。

【小傢夥,這就是你忍了11年的家人,今天,我就幫你還了這份孽緣,代你重活一遭!】

龍錦煌暗暗打定主意,幫顧榮軒還了這份骨肉之情,但。

前提是他們懂些抬舉。

“還有誰冇打的?來吧,我不還手!”

龍錦煌緩緩開口,卻發出少年的聲音,讓他覺得有些好笑。

“啪!”一記耳光順勢而來,不過卻是二姐顧含嫣打的。

她似乎故意挑中龍錦煌受傷的那邊臉,打得可謂穩準狠,讓傷口更大了些,剛要凝結的血痂,也不知所蹤。

“嗯,你的賬清了,可以滾了。



龍錦煌朝顧含嫣微微一笑,但卻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說什麼?賬清了?讓顧含嫣滾?好大的膽子!好大的口氣!

顧含嫣卻不說話,依舊冇有任何表情,再次一掌揮出,目標還是那個傷口,但卻突然間感覺天旋地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