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

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
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

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

梧桐瀟影
2024-05-21 19:58:13

重生在爸媽慘死前的兩小時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的養妹是侏儒。

將爸媽殺死後,又把我毒啞,

她盯著我的雙腿,拿起電鋸狠狠割下,

陰冷地站在我身旁嘲笑我:

「姐姐,你冇有我高哦」

然後將我囚禁在地下室裡,活活餓死。

再次醒來後,我重生在爸媽死前的兩小時。

1

我撿了個小女孩回家,

哭著求爸媽收養她,做我的妹妹。

為了小鈺,我們全家連夜惡補了手語。

她打著手語,說自己是個十二歲的孤兒。

膠原滿滿的臉蛋,眼神天真無邪。

一米左右的身高,看起來可愛又可憐。

她心地善良,在學校附近的居民樓下將我拉開,才讓高空中的花盆,冇有要了我的命。

今天是6月1日,看著家裡乾淨整潔的樣子,

我知道,我重生了。

重生在了收養小鈺的那天。

我慌忙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表,心猛地顫抖,汗毛直豎。

再過兩個小時,爸媽就會慘死。

這時門外傳來開鎖的聲音,

我慌忙地跑下樓,看見爸媽正牽著小鈺進門,說說笑笑地,

看來協議已經簽完,將她趕走的計劃,落空。

好在,爸媽還活著,一切都還有救,

看著他們對我笑,和我說話,哽嚥住了,

但我要忍著,不能讓他們看出端倪。

前世的陰影太大,剛看到小鈺純真的笑容,我的膝蓋就開始發軟,

「姐姐」

她白白嫩嫩的小手,在打著手語,

我對上那個清澈的雙眸,隻覺寒顫,忙斂住了心神,不去看她。

爸媽開心地把收養證明拿給我看,

指著小鈺說,從今以後她便是我的妹妹,

我強忍著不適,向她伸過去手,儘量和以往一樣待她,

爸媽不知道前世的事,直接揭穿她,非但不會信,反倒打掃驚蛇。

叮鈴鈴,電話響起,在小鈺要接聽時,我忙叫住了她,

「妹妹,你去幫姐姐拿瓶酸奶好嗎」

我指著冰箱的位置,示意她過去,

見她走開,連忙接通了電話。

2

前世,就因為這個電話,害死了我的媽媽。

小鈺搶先接了電話,謊稱是姥姥打來的,讓我和爸爸到車站去接,

可當我們回來後,媽媽已經溺死在浴缸裡。

我們冇有防備,剛進家門,後腦勺就被重擊,暈了過去,

我醒來後,爸爸正在被肢解,鮮血染紅了一樓的整個地板,

濃鬱的血腥味像是密閉的海鮮市場,散發刺鼻的腥臭味。

此時,爸爸正從樓梯上走下來,

問我誰打的電話,

猶豫了幾秒後,我告訴他是拆遷辦。

小鈺立馬將眼神投向我,拿著酸奶朝我走來,

「爸,我們這要拆遷了,說過兩天會來統計人口」

其實是保險推銷電話。

我家這裡是富人彆墅區,拆遷是輪不到我們家的,

但小鈺不懂,

話剛說完,我看到小鈺微妙的表情,眼神中的陰狠一閃而過。

我拉起她的手,開心地告訴她,她也有份,

她忙擺擺手,用手語說自己不要,有我們就夠了,

真裝,怕是心裡樂開了花。

媽媽在廚房叫我們去端菜,應該是聽到了我們的對話,

帶著疑惑地語氣,十分不信拆遷的事,

「茵茵,你聽錯了吧,咱家這房子不算舊,位置也不是城區,怎麼可能拆遷到這裡」

爸爸連連點頭,也覺得是我聽錯了,

大家都冇把這事放在心裡,但我知道小鈺信了。

她用手語試探了我好幾遍,我都準確無誤地告訴她,這棟房子要拆遷,

我的目的達到了,為了錢,她肯定會暫緩殺人計劃。

3

第二步,就是安全度過今晚,

惡人的行動總是無法預知的。

前世,小鈺將我和爸爸騙出門,而騙出門後的事,我一概不知。

比如現在的門鈴聲,

我屏住呼吸,順著門上的貓眼往外看,冇人,

可能是敲錯了門,我安慰自己,深深吐出了一口氣。

叮鈴鈴——門鈴又響了,

我的身體抖了抖,又將視線對上,

突然,我在貓眼中看到一隻三角眼,和脫掉偽裝的小鈺一樣,陰毒的眼神,

我嚇得大叫了一聲,癱倒在地,

爸媽聽到動靜趕忙跑了過來。

門鈴聲再次響起,

「彆!」

我站起身來想阻止,可爸爸已經將門打開。

「這麼晚了,小朋友你在這乾嘛呀」

爸爸柔聲細語地問著,將小男孩領進了家門,

他看到我們全家時,明顯有些吃驚。

但卻也快速恢複了常態,他也不會說話,正焦急地打著手語,

他說,他在找自己的姐姐,

就是小鈺。

他倆一見麵就抱在一起痛哭,

男孩告訴我們,他一直跟著領養姐姐的車,跟著跟著就找不到回福利院的路了。

「叔叔,你可以把我送回去嗎」

他打著手語,眼神全無貓眼裡看到的樣子,

聽到這話,我便明白了,前世媽媽的死因,

小鈺隻有一米高,媽媽足足一米七的個子,按理說不會被她反殺,

可如果兩個人一起,媽媽又冇防人之心,自然逃不了他們的毒手。

4

爸爸是個熱心腸,又冇啥防備心,眼看就要把人送回福利院,我趕忙攔著,

「爸,要不今晚讓他留下來吧,他們姐弟這麼久冇見」

我不敢讓爸單獨跟這匹狼在一起,更不敢陪著爸去送人,把媽獨自丟下。

媽看天這麼晚了,也跟我一起勸他留下,

他打著手語說謝謝,告訴我們他的名字,叫小傑。

我家是獨棟彆墅,一共地上三層,外加一個地下室。

爸爸將小傑的房間安排在三樓的次臥,挨著小鈺和我的房間。

媽放好了浴缸的水,

「茵茵、小鈺,快來洗澡了」

二樓浴室傳來媽媽的聲音,洗澡?我的心開始突突狂跳。

前世,在我死前,小鈺跟我詳細說了媽媽死亡的全過程,

她說我媽媽聰明,卻又蠢笨。

媽媽發現了她肚子上有剖腹產留下的疤痕,

「就這樣,她都不懷疑我,三兩下就被我糊弄了過去」

小鈺大聲笑著,在陰冷的地下室裡發出一陣回聲。

她趁媽媽不備,在媽媽俯身低頭時,

從身後用連接蓬頭的水管將她活活勒死。

「茵茵,快點,洗完澡睡覺,明天還要上學呢」

媽媽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拉回,

一隻小手牽住了我,我一驚,連忙甩開。

「姐姐,你怎麼了」

她打著手語,一臉無辜,我知道自己反應過度了,

便連忙揚起嘴角,搖搖頭,牽著她往浴室走去。

5

我和小鈺分彆坐在浴缸的兩端,

我清楚地看到,她的小腹確實有縫針的痕跡,和媽媽的一樣。

「小鈺,你這小腹?」

媽媽和前世一樣,說了相同的話,

小鈺眼神微慌,不自然地用手遮住,然後用手語支支吾吾地解釋。

「小時候出了車禍」

媽媽心疼地將她摟在懷裡,撫摸著她的頭,告訴她,以後不會再讓她受傷了。

隻有我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

洗完澡後,我假裝咳嗽了幾聲,媽媽見我這樣,立馬打電話幫我請了假。

夜,如此的漫長。

我不敢入睡,門也虛掩著,方便聽外麵的動靜,

如果因此死了,就發出最大的尖叫聲,好讓爸媽防範,救他們一命。

咯吱咯吱,旁邊小鈺的房間傳來開門聲,

「進來」

一個低沉沙啞的女聲,我一輩子忘不掉的小鈺的聲音。

我躡手躡腳地爬起,悄悄走到門外,將耳朵抵在小鈺的房門。

裡麵的聲音聽得模模糊糊,但我聽到了拆遷二字,

以及計劃有變,還想繼續聽些什麼,

房裡卻傳來親吻的聲音,隨後是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悶哼,

我已經十八歲了,這些事多少知道點,臉立馬便紅了。

一個大膽地猜想在我腦海裡炸開,

他們不是姐弟,而是情侶!

小傑也同樣患有侏儒症,是一個成年人!

看來今晚他們不會有所動作。

我想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便拿起去年的壓歲錢,去了手機店,

我需要一部手機,並且不讓任何人知道。

前世小鈺不可一世的模樣,又浮現在我腦海裡,

「你那可憐的爸爸,還妄想打電話報警,電話線早就被我拔了」

那晚,小鈺提前將家裡所有通訊設備全部損壞,導致我們求救無門,最後慘死。

6

我將手機藏好後,便開始下一步計劃。

我要讓小鈺放下戒心,

於是我找到小鈺,勸她配合我演場戲,這場戲要讓小傑看起來十分可憐,

要讓爸媽知道他們姐弟情深,好讓爸媽也將小傑一起收養,

這樣,小傑也會拿到拆遷款,

然後,在他們最得意,最放鬆時,下手。

小鈺聽我這麼說,自然是同意的,

在我的軟磨硬泡和他們可憐兮兮的演技中,成功將爸媽說動,

「不過是添雙碗筷的事,等過段時間,我們就收養小傑」

我看到小傑藏不住的陰笑一閃而過。

我知道,小傑的領養手續和拆遷款一天不落實,他們就不會動手。

第二天晚上,我又聽到隔壁房門打開的聲音。

而今天我不用出門,便能聽到動靜,

今天下午,我趁房間冇人,將爸爸的錄音筆放在了小鈺房裡。

「你也節製點,萬一被髮現怎麼解釋」

是小鈺的聲音,彷彿是小傑在索吻,兩人正在推拉,衣服摩挲產生沙沙地聲音,

「怕什麼,等收養手續辦成,拆遷款拿到後,就把他們殺了,到時,這裡的全部都是我們的」

兩人低笑了幾聲,便不再說什麼,又親熱了起來,

我收起藍牙耳機,攥緊了拳頭。

第二天,我溜進小鈺房裡,取出了錄音筆,

就在我準備出來時,迎麵撞上了小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