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被全家讀心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書後我被全家讀心了

穿書後我被全家讀心了
穿書後我被全家讀心了

穿書後我被全家讀心了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1 19:55:46

程清穿書了。穿成了一個冇兩章就會噶的超級炮灰。書裡,她惡毒至極,欺壓丈夫,賣掉自己的親生孩子,讓全家寒心,放任她慘死病中。而她的丈夫和孩子,全部變成書裡的大反派,一個比一個下場淒慘。程清欲哭無淚之際,覺醒跑腿交易係統,她頓時振奮起來,一邊努力掙錢,發家致富,致力於多活幾章,一邊望著丈夫孩子扼腕歎息。程清麵對丈夫和原女主,感歎:【可惜啊,人家不喜歡你,最後還讓你落得一個萬箭穿心的下場。】丈夫瞬間離開原女主八百米遠。麵對已經有黑化跡象的兒子,程清歎氣,【看看你現在活蹦亂跳,以後卻會被人挖眼挑斷手腳筋脈,放乾血而死,真慘啊!】兒子立即奮力練功,賣力乾活,成為最年輕的少年將軍,讓人不敢直視。【我可憐的女兒,原本屬於你的一切都冇了,那些人美其名曰留你一命,卻把你送去了苦寒之地,活活被人糟蹋死,嗚嗚嗚。】轉頭,她那吉祥物一樣的女兒,意外救下了未來的天子——程清等啊等,冇等來死期,反而成了天下第一富商和天子嶽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老七,這驢車賣了,你是不是冇得用了?”程清盯著陸慶,一臉的自責,“也怪我,若是知道你要用驢車,那我就再考慮考慮了,怎麼能就這樣把驢車賣了呢。



陸慶:“……”

他怎麼覺得程清這是在陰陽怪氣?

但以前那個潑婦似的程清,會這樣陰陽怪氣旁人?

陸慶隻當她是胡說的,乾笑道:“冇啥好考慮的,肯定是要先給六哥治傷的,隻要六哥的腿能好,我用不用的無所謂。



陸慶說著,一臉孺慕之思地看向陸遠,活脫脫一個絕世好弟弟。

程清:“……”

【如果我不是知道,你也喜歡寧月齡,心裡早就記恨陸遠,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瞥見程清一副快要吐出來的模樣,陸遠心裡有些驚訝。

陸慶喜歡寧月齡?

他怎麼冇看出來?

以往,陸慶還跟他說過,寧月齡和他在一起更為般配,說他娶了程清,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應該休了程清,娶寧月齡進門給他做嫂子。

那時候,陸慶說得情真意切。

陸遠為此糾正過他幾次,讓他不要胡言亂語。

陸慶每次都說,他是真心這麼覺得。

陸遠真是半點都冇看出來,他當時在撒謊。

如若他真的喜歡寧月齡,那當時跟陸遠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想從陸遠這裡,得到什麼樣的回答?

陸遠麵色不由沉了沉,望向陸慶也愈發冷淡,“我的傷慢慢養著,你不必惦記,除了驢車的事情,陸慶,你還有冇有旁的事情?”

陸慶冇瞧出來陸遠和往日的不同,立即道:“我,我其實還想跟六哥你借一身新衣裳!”

“我記得六哥你受傷前不久,不是剛做了兩身衣裳嗎,能不能借一身給我?”

陸慶眼巴巴地看著陸遠。

每年縣衙給陸遠的補貼,有米麪糧油還有布料。

他受傷之前,確實剛做過兩身新衣裳,打算過些日子去參加武舉監考時穿的。

現如今,他還冇穿上,陸慶倒是惦記上了。

【千萬彆借。

】陸遠正想著,程清的聲音再次在他腦海裡響起,【陸慶是想穿著那衣裳,去勾搭你的心上人寧月齡!因為他陪著寧月齡去省城,彙報藍銅礦有功這件事,寧月齡對他高看了一眼,誇了他幾句,他就對寧月齡掏心掏肺,為了寧月齡,他殺人放火都在所不惜,你以後冇少在他身上吃苦頭!】

陸遠:“……”

他眼皮抖了一下,望向陸慶的目光,頓時很是複雜。

陸慶見他眼神突然變了,還以為他不情願,頓時有些不高興,耷拉著臉,“六哥,就是一身衣裳而已,你都不願意借?你之前不是說了,咱們倆是好兄弟嗎?”

陸遠都快笑出聲了。

他倒是真將陸慶當成了好兄弟,但陸慶把他當成了什麼,冤大頭?

陸遠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想借,我自然不能不借,你等著,我去給你拿。



陸慶肉眼可見地高興起來,“謝謝六哥!”

陸遠起身,拄著柺杖進了房間。

不多時,等他從廂房出來時,手裡就多了兩套衣裳。

他遞給陸慶,“你自個兒挑吧。



陸慶將衣裳拿過來,興奮地左看看右摸摸。

陸遠的衣裳,都是黑灰兩色,簡單大方耐穿。

但料子有所不同。

陸慶挑來挑去,還是選了那身綢緞做的黑色長衫,將麻布灰色的那套放下了,“六哥,我就選這身吧。



陸遠不甚在意地點點頭,“你選好就行。



“六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陸慶對陸遠燦爛地一笑,抱著衣裳,愛不釋手,“六哥,那我先回去了,我還有點事兒要辦!”

陸遠擺擺手。

陸慶便抱著衣裳,小跑出了陸遠家,連繼續偽裝一下,關心一下陸遠的傷都冇有。

程清撇了撇嘴,看向陸遠,都有些恨鐵不成鋼了。

【你是瞎嗎,看不出來他是個綠箭啊!!!還借衣服給他!】

程清都想晃一晃,陸遠腦子裡是不是都是水,還是這人隻有在針對她的時候才心明眼亮?!

陸遠不太懂她口中的綠箭是什麼意思,但也聽得出來,程清在罵他。

他不置可否,回到位置上,繼續吃飯。

陸興雲坐在旁邊,抱著自己的碗,想著程清剛纔的那些話,眼珠子滴溜溜地轉。

下一秒,他忽然想到什麼,望向陸遠,道:“爹,我今天想出去一趟。



陸遠看他,“去哪兒?”

陸興雲頓了一下,湊到陸遠跟前,小手掩口,跟陸遠小聲地說了什麼。

程清豎起耳朵,也冇聽清。

陸遠聞言,沉吟兩秒,點點頭:“自己小心些,早去早回。



陸興雲立即答應下來,“爹,我都知道的!”

語畢,他飛快地喝完了剩下的粥,拿著剩下的半個肉夾饃就要往外跑。

程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等會兒,你要去哪兒,你不是說吃完飯去接水嗎?”

陸興雲頓時一噎,他把這件事給忘了。

冇等他說話,一隻小手拉住了程清的手。

程清扭頭看過去,就見陸小小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程清的長凳上,她對程清咧嘴一笑,“小小知道,小小,去。



這話,程清聽明白了。

“可你還這麼小,你自己……”

“對,小小也知道在哪兒,你陪著小小去就行了!”

程清皺著眉,一句話還冇說完。

陸興雲飛快地打斷程清的話,同時咻的一下抽出自己的手,不等程清反應,拔腿就跑了出去,一溜煙的,就冇影了。

程清嘴角一抽,“這臭小子!”

她扭過頭,又看向還坐在那裡,慢條斯理吃著飯的陸遠,“他跟你說,他要去哪裡了嗎?”

陸遠抬頭看了她一眼,“冇說。



程清:“???”

【你看我信嗎?】

程清看得出來,這父子倆肯定有事瞞著她。

看樣子,問是問不出來的。

這也正常,誰讓她在這父子倆麵前,都冇留下過什麼好印象。

程清白了陸遠一眼,也懶得浪費口舌,冇再追問。

吃完飯後,陸小小就打算出門。

程清見她一個小姑娘,哪敢讓她一個人出門,便挑上兩個木桶,帶著陸小小一起出門接水。

陸遠現如今自然是哪裡都去不了,隻能在家裡等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