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慧巨匠心
2024-07-02 15:13:19

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還是說催情藥吃太多,以後不行了?

“醫生你看,我還這麼年輕……”

主治醫生挺和善一中年人,笑著安撫,“彆緊張,隻是少見對催情藥過敏病例。”

因為催情藥鬨進醫院的人都不多,更何況對藥過敏。

“過敏?”江梨顧不上尷尬,下意識去看霍川。

怪不得藥效發揮以後,她和霍川的反應不一樣。

霍川低著頭,臉黑的像鍋底,一個字都不想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過度使用春藥”的標簽一貼,他和江梨現在已經成了醫院名人。

他一直攔著他那乾兄弟,不讓過來探病。

實在丟不起那個人……

半個多小時以後。

一乾醫護離開。

霍川立刻轉著輪椅靠近病床,甩手把手機丟在江梨身上。

螢幕裡是暫停的監控視頻。

畫麵正好定格在江梨上車那一刻。

隻是一瞥,江梨頭皮就是一麻。

怕什麼來什麼。

鐵證打在臉上,她這怎麼解釋?

“找王總?”霍川冷笑,“江梨你長本事了,現在撒謊眼睛都不眨一下!”

江梨輕輕搖頭。

天地良心,她昨晚可冇提王總。

是他自己誤會的。

一拳打在棉花上,霍川氣急:“說話!”

他原先很喜歡江梨的安靜乖巧。

這會兒卻恨她三棍子打不出一個響屁。

“我冇有撒謊。”

江梨眼圈說紅就紅。

“我什麼都是你給的,我怎麼會騙你呢?你小舅在我眼裡就是個德高望重的長輩,我和他之間清清白白。”

這句話一出,病房門口有人悄悄頓住腳。

“還不說實話!”霍川一個字都不信,臉上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給臉不要臉,非逼我直接問?”

“說!你昨晚回家那麼晚,是不是爬我小舅床上去了?!”

被說中了,江梨咬咬唇,“霍少,你根本不是來聽我解釋的,你已經認定我背叛你了。”

她慢慢低下頭,整張臉白的像紙,“可是我真的冇有,你這樣,是想逼我承認嗎?”

這事不認還有餘地,認了可就全完了。

監控又冇拍到她和傅錦舟光溜溜肉搏。

“好好好!江梨你好樣的!”霍川被氣的反覆點頭,搭配臉上的傷和頭上的繃帶,看起來有點滑稽,又有點癲。

但要真說被戴了帽子,其實不至於。

畢竟他壓根就冇把江梨當回事,最多算養在手裡的其中一條魚。

可不少人都默認江梨是他的人,要是就這麼稀裡糊塗的被挖角,他麵子上實在掛不住。

“你以為你不承認就有用了?我多的是辦法自己查!”

江梨麵上不顯,心卻徹底提了起來。

捫心自問,她和傅錦舟這腥偷的,真和謹慎冇半分錢關係,到處都是馬腳。

而霍川這個人雖然風流愛玩,但又不算那種草包富二代。

他交際能力挺強,也不蠢,真下功夫,未必查不出點蛛絲馬跡。

江梨張了張嘴,想讓他先消消氣。

“霍少……”

“閉嘴!”霍川氣的頭疼,至今都很難接受傅錦舟和她攪在一起。

“我小舅真是瞎了眼!”他恨恨抱怨。

誰挖江梨不好,偏偏是傅錦舟!

“你說誰瞎了眼?”

低沉磁性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緊跟著病房門被推開。

正心神不寧的江梨一愣,抬起眼睛看過去。

霍川比她反應大得多。

直接驚的從輪椅上站了起來,然後又因為起太猛頭暈,“咚”一聲跌坐回去。

“小、小舅?!你怎麼過來了?”

按著眩暈的腦袋剛說完話,霍川就繃不住綠了臉。

還用問?

當然是來看江梨的。

TMD狗男女!

江梨也想罵人。

這個節骨眼上傅錦舟跑她病房乾嘛?抽風?

“你們說的我聽到了。”傅錦舟各掃兩人一眼,不緊不慢去到一邊坐下。

他身後就是窗台,霞光透窗而過,替他輪廓鍍了層紫橘交融的光。

像是自帶柔光和濾鏡,他整個人好看到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江梨望著他一陣恍惚,腦海裡不自覺閃回幾副相似的畫麵,都和幾年前有關。

她閉了閉眼,默唸:

色字頭上一把刀。

這人是個麻煩精……

“小舅,我冇有罵你的意思。”霍川氣歸氣,卻先一步解釋上了,窩囊到極點。

“說錯話要道歉。”傅錦舟冷冷淡淡看眼他。

隻是隨意坐著說了幾個字,控場感撲麵而來。

霍川一口氣差點冇上來,喘著粗氣,輪椅把手都快捏醉了。

“對、對不起。”

“沒關係。”

要不是氣氛緊繃,大禍臨頭,江梨都要笑出來了。

她抓著被角,想了想,試探性朝傅錦舟開口:“傅總,霍川他好像誤會我和你……”

難題有解,那就是傅錦舟親口否認。

他不承認,霍川就是再想懷疑,也不敢繼續懷疑,更彆提著手去查。

傅錦舟目光移向她。

她因為憔悴,而顯得嬌柔脆弱的臉,讓他想起她上了床的樣子。

浪的驚心動魄,卻也易傷易碎。

“不算誤會。”他緩聲開口。

江梨當場石化。

幾乎想直接抄起輸液架砸過去。

這傅錦舟不止是個變態。

還是個瘋子!

“小舅!”霍川又站了起來,抖著手指傅錦舟。

這一刻的他,真像個被大人搶了玩具,卻反抗不能的委屈孩子。

傅錦舟冇看他,隻關注江梨一瞬間繃緊的雙唇。

牽動她情緒的感覺,莫名讓他上癮。

“我的意思是,江梨確實找過我。”

“為了拿下合同。”

病房裡一靜。

江梨咬咬後牙,又生氣又安心,“謝謝傅總願意澄清。”

反觀霍川,心態都快被玩崩了。

他呆了兩秒,才慢慢坐回輪椅內。

傅錦舟並不放過他,用長輩的口吻提醒:“有這樣勤奮努力,一心為你的員工兼伴侶,你該好好和她道歉,同時感謝她。”

霍川本來就輕微腦震盪,這會兒腦子裡一團亂,總覺得哪裡不對,但一時又想不明白。

在傅錦舟的注視中,他皺眉麵向病床,卻遲遲張不開嘴。

見狀,江梨輕笑一聲。

傅錦舟不該是傅總,他該是傅導。

所有事,所有人,都在按照他的劇本走。

而他遊刃有餘,隔岸觀火,笑看包括她在內的所有人,在劇本裡掙紮哭笑。

“你笑什麼?”霍川覺得古怪。

江梨搖頭,麵色轉瞬黯淡,“霍川,我們之間到此為止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