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之唐三霍雨浩都是我的配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鬥羅之唐三霍雨浩都是我的配角

鬥羅之唐三霍雨浩都是我的配角
鬥羅之唐三霍雨浩都是我的配角

鬥羅之唐三霍雨浩都是我的配角

陳驕傲
2024-05-21 19:58:05

還是原先的鬥羅大陸,但不同的是這裡有兩代史萊克七怪,有兩個史萊克學院,當唐三與霍雨浩依舊有掛時,他們還能是配角嗎?主角千手睿間武魂初次覺醒為青木,後被銀龍王相助,武魂二次進化為青龍木,偶遇拜師暮年宇智波,得寫輪眼,千手加宇智波,得創世之力,立創世神王位,打破魂獸圈養命運。主要人物與劇情會糅合鬥一與鬥二,這裡不僅有萬年前破敗的史萊克學院,也會有輝煌萬年的時來科學院。虐三不虐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木葉飛舞之處

火亦生生不息

千手睿間站在村口

目光落在兩旁的木牌上

那鐫刻著一行字的木牌在陽光下顯得格外醒目

他抬頭望去

那三個大字

木葉村

如同父親般親切而又莊重

木牌上鐫刻的文字在陽光下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每一個筆畫都彷彿蘊含著曆史的沉澱

村口的大樹已經長出了嫩綠的新葉

春風吹過

樹葉輕輕搖曳

發出沙沙的聲音

遠處的山巒在春日陽光的照耀下顯得蒼翠欲滴

幾隻鳥兒在樹枝間歡快地歌唱

整個村子洋溢著勃勃生機

木牌下的青石板上

長滿了青苔

上麵還散落著幾片飄落的櫻花瓣

增添了幾分浪漫的氣息

每當睿間心中湧起對父親的思念

或是心情煩悶

憤怒難平時

他總會獨自走到這塊牌匾下

在這裡

他總能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在體內遊走

疏通著每一處鬱結

那氣息彷彿是一陣輕柔的風

從他的腳底開始

緩緩上升

經過膝蓋

腹部

最終抵達胸膛

帶來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暢感

就像是一雙溫暖的手

在輕輕撫平他內心的褶皺

讓他的心情逐漸平複

在這股氣息的環繞下

睿間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層柔和的光暈所包圍

那是一種寧靜而深遠的力量

讓他感到平靜而安心

在另一頭

村長女兒千手綱手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睿間奶奶

小間呢

他在家嗎

綱手一邊說著

一邊急匆匆地向村口走去

今年十五歲的綱手

從諾丁山初級魂師學院畢業以來

便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時來科學院

成為一名外院弟子

武魂千手觀音

已是四十三級魂宗

他呀

今天是我那便宜兒子的忌日

他估計是心情不好

又跑去村門口那塊了

睿間奶奶答道

你今天放假了啊

放幾天假啊

丫頭

綱手邊走邊回頭回道

我冇放假哦

想著明天不是小間覺醒武魂的日子嘛

所以請假回來陪他一起的

五分鐘後

綱手輕手輕腳地走到睿間身後

雙手遮住他的眼睛

調皮地問

猜猜我是誰

睿間回過神來

感受到腦袋後傳來的溫暖與洶湧

歪嘴一笑

這不是我綱孫嘛

綱手瞬間愣住

疑惑地問

你怎麼每次都能猜到是我

睿間笑了笑

心裡暗自想

這我能說嗎

說出來綱姐不打死我

以後可就冇有這麼溫暖的時刻了

綱手正色道

都說了多少次了

不許叫我綱孫

叫我綱姐或者綱

睿間搶著說

你爺爺是柱間

你二爺爺是扉間

我是睿間

是間字輩的

怎麼說也是你小爺

冇叫你綱妞兒

看著綱手越來越黑的臉色

睿間聲音越來越小

幸好



字冇說出來

綱手收起了玩笑之心

鄭重其事地對睿間說

這次回來主要是陪你去武魂覺醒的

看看你的武魂是什麼

如果這條路不適合你

我也好給你另外找個出路

她的聲音裡充滿了關切與期待

讓睿間的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睿間心中明白

自己的確是不幸的

自從去年父親因病離世

他的世界彷彿崩塌了一般

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

不久後母親也選擇了改嫁他村

將他與年邁的奶奶留在了這個熟悉的村莊

相依為命

他清晰地記得那個日子

陽光斜灑在村口

他坐在那棵老樹下

眼神空洞地望著遠方

突然

鄰居急匆匆地跑過來

氣喘籲籲地說

睿間

快回去

你媽媽要改嫁到彆的村了

現在正在家裡收拾東西

連吃飯的鍋都裝上車了

這個訊息如同晴天霹靂

睿間的心跳瞬間加速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他還是迅速站起身

三步並作兩步地向家中跑去

當他氣喘籲籲地跑到家門口時

眼前的景象讓他呆若木雞

母親和奶奶正為一個陶瓷瓶爭執不休

陶瓷瓶是母親出嫁時孃家給的

據說裡麵裝的是金魂幣

母親眼中隻有那個陶瓷瓶

她緊緊地抓住它

彷彿那是她唯一的希望

突然



的一聲

陶瓷瓶被母親狠狠地摔在地上

銅幣散落一地

母親邊哭邊嚷

一邊用手扒拉著地上的銅幣

這個陶瓷瓶是我出嫁時孃家給的

裡麵裝的是金魂幣

這才幾年

為了給你兒子治病

從金魂幣變成了銀魂幣

現在連銅幣都不滿半瓶了

我已經受夠了這樣的日子

我也付出得夠多了

奶奶站在一旁

氣得渾身發抖

她大聲喊道

你瘋了

這可是小間未來的活命錢啊

你一走

我這把老骨頭也掙不了幾個錢

村裡能給幾個子

你讓他吃什麼

喝什麼

睿間站在門口

看著眼前這一幕

心如刀絞

他看到了母親眼中的絕望

也看到了奶奶的憤怒和無奈

這時

睿間的妹妹千手睿寶從屋裡跑出來

她看到地上的銅幣和哭泣的母親

頓時明白了一切

她哭喊著撲進睿間的懷裡

哥哥

我不想離開你

不想離開這個家

不想

睿間緊緊地抱住妹妹

淚水奪眶而出

他抬起頭

看著母親離去的背影

心中充滿了不捨和無奈

但他知道

自己不能哭

他要堅強

要承擔起這個家的責任

他鬆開妹妹

轉身走向屋內

他知道

自己要賺錢

要賺到足夠的錢

去把妹妹找回來

給她們一個溫暖的家

他擦去眼角的淚水

深吸一口氣

對妹妹說

再讓哥哥好好看看你

等哥哥賺到錢了就去找你

給你買最愛吃的棉花糖

你又怎麼了

想什麼呢那麼入神

綱手的聲音打斷了睿間的回憶

她知道他又陷入了情緒的低穀

彆想那麼多了

明天就是武魂覺醒的日子了

今晚我帶你去放鬆放鬆

綱手接著說

睿間點了點頭

他們一起來到了熟悉的地方

一色拉麪館

綱手對老闆說

老闆

來兩碗頂配

再來一盤醬牛肉

一盤涼拌黃瓜

六瓶果酒

聽到

果酒

二字

睿間急了

現在喝什麼酒啊

不得留著二場嗎

眾所周知

二場是主場

三場是戰場

對於還未成年的睿間來說

三場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二場還是可以的

他雖不喝酒

卻喜歡那種不用思考

跟著節奏活的感覺

他喜歡那種麻木感

但二場的入場券就要兩個銀魂幣

他隻能指望綱手姐姐帶他去了

綱手安慰他

急什麼

二場什麼時候少過你

吃飯不喝酒

味道就冇有

六瓶酒而已

小意思啦

睿間聽到這話

隻能苦笑

心裡想

哪次不是我把你從酒館揹回家的

你怕是忘了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吧

冇錯

睿間和綱手就是在酒館門口認識的

在那個熙熙攘攘的夜晚

睿間和綱手的故事在一陣歡聲笑語和淡淡的酒香中緩緩展開

酒館門口

昏黃的燈光映照出兩個年輕的麵孔

一個是睿間

那張臉上寫滿了對未來的憧憬和對工作的認真

另一個是綱手

她的臉龐因酒精而微微泛紅

眼中閃爍著迷離的光芒

綱手搖搖晃晃地走出酒館

她的步履已經不穩

彷彿隨時都可能摔倒

睿間

這位年輕的車伕

立刻迎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地扶住綱手

儘量讓她保持平衡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無奈

但更多的是對這份工作的責任感

小姐

我送您回家吧

睿間輕聲說道

他的聲音在夜晚的微風中顯得格外溫柔

綱手點了點頭

冇有說話

隻是緊緊地抓住了睿間的小手臂

睿間扶著她走向了那輛馬車

那是一輛略顯陳舊的馬車

但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

他扶著綱手上車

然後自己也坐到了駕駛座上

馬車緩緩啟動

在夜色中穿梭

然而

意外總是在不經意間發生

就在一個拐彎處

馬車突然失去了平衡

車身猛地一晃

綱手和睿間都驚呼了一聲

緊接著

馬車便一頭栽進了路邊的化糞池裡



綱手驚呼著

她的身體隨著馬車的墜落而晃動

她的臉上寫滿了驚恐和不解

睿間則是緊緊地抓住了馬車的邊緣

試圖穩住自己

然而

在重力的作用下

馬車還是沉入了化糞池

化糞池裡的惡臭撲鼻而來

綱手和睿間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們掙紮著從馬車裡爬出來

身上沾滿了汙穢

綱手看著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

又看了看睿間

心裡暗道

幸好不像他

臉朝著

冇有對比

冇有傷害

心情頓時舒服了一點

那一夜

睿間和綱手都經曆了一次難忘的

醒酒湯

老闆微笑著接過綱手遞過來的六個銀魂幣

銅鈴般的聲音隨著他們離開而輕輕搖曳

麪條的香氣仍舊在空氣中徘徊

伴隨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睿間和綱手並肩走出拉麪館

夜幕已經降臨

街道兩旁的店鋪紛紛亮起了燈火

將整條路映照得如同白晝

酒館的喧囂聲逐漸清晰起來

音樂

笑聲和交談聲交織在一起

形成了一首獨特的夜曲

睿間扶著微醺的綱手

她的臉上泛著紅暈

眼神迷離

她似乎還沉浸在剛纔的麪條美味中

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

突然

她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

這次彆再把我拉到化糞池去了

這句話讓睿間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心中暗自發誓

一定要更加小心

絕不讓類似的意外再次發生

他們沿著路繼續前行

睿間的目光不時地望向天空

一輪明月高懸於夜空中

灑下柔和的銀輝

他深吸了一口氣

感受著夜晚的寧靜與祥和

在這個瞬間

他的心中湧起了一股莫名的豪情壯誌

他默唸著

木葉飛舞之處

火亦生生不息

是騾子是馬

也該溜溜了

這句話不僅是他對自己的激勵

也是對未來無限的期許

他們終於來到了酒館門口

燈光閃爍

音樂震耳欲聾

睿間扶著綱手走了進去

他們的身影很快就被淹冇在了喧囂的人群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