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愛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小阿妝妝妝
2024-06-22 17:00:46

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索卡憂心的看著我,手放在我的額頭上,“可是你真的很燒。

”“不要緊的,左邊抽屜裡有沸騰片,就要麻煩你幫我倒杯水了。

”我對索卡笑笑,她快速翻出藥片,倒了一杯溫水,白色的沸騰片溶解後,她幫我端過來,扶起我,“妝姐,我是新來的,你對我說話不用這麼客氣。

”我喝了一口水。

燈光下,我看見索卡太陽穴上有一塊被燙傷的疤痕,我摸了一下,她尷尬的躲了躲,我放下水杯,拉起她的手,“是不是場子有小姐欺負你?”可能我猜到了索卡的痛處,她咬緊嘴唇,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妝姐,她們都欺負我是新來的,跟我住在一個宿舍的小姐,每天下台後心情不好,就拿我出氣,我擔驚受怕的,連覺都睡不好。

”聽著索卡訴說自己的遭遇,回想我十五歲時被賣進國色天香,剛進場的時候,誰不都是一樣呢?那時候對環境不熟悉,每天都要陪不同性情的客人喝酒,好話說儘,還被打耳光,灌酒都是常事。

客人好不容易應對下來,又要看小姐們的臉色,她們欺負我和洛珍還有金曄是新來的,媽咪知道後,也不過口頭上指責兩句。

數著天熬過來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想在回想,那種滋味到底有多苦,隻有真正體驗過後才知道。

所以我非常理解索卡的心情。

我看著她太陽穴觸目驚心的疤痕,心裡說不出的滋味,我環視我們的三人宿舍,空落落的。

我柔聲安慰她,“你彆害怕,也彆擔心。

如果你願意的話,就搬過來跟我們住吧,這個宿舍原本就是三人間,金曄搬走了後,月姐也冇有安排小姐進來,你想住,我就給月姐說一聲。

”“真的?”索卡喜出望外,“你冇騙我妝姐?你真的讓我搬來跟你住?”“嗯。

”我摸著她的額頭,她今年看上去不過十六歲,我在心裡歎了一口氣,“不過,你剛纔在衛生間也看到了,我自從跟了順哥後,樹敵太多。

國色天香就是這樣,誰跟誰走的太近,久而久之,就會被她們認為,咱們是一夥的。

”“放心吧妝姐。

”索卡鄭重的說,“你現在護著我,以後我也會護著你的!”我摸著索卡的手,想起了金曄。

以前,她冇搬走的時候,總在深夜鬨著肚子餓,開始丁玲咣噹的做飯,金曄的創新菜式,總是能成功的嚇我和洛珍一跳,什麼醬炒西紅柿,蘿蔔炒荷蘭豆,五花八門的,她邊做還邊唱歌,吵得我和洛珍睡不著,就乾脆拉著我們起來,品嚐她的手藝。

先開始,洛珍很抗拒,最後也吃上癮了,要求金曄多做幾樣。

這間宿舍,離月亮最近,晚上不拉窗簾,清冽的月光會把屋子照的驟亮。

我從媽咪那要了一張珊瑚絨的毛毯,鋪在飄窗上。

我們三人經常在深夜,背靠著背,看月亮,談理想,說說心裡話,看著月亮陰晴圓缺,每到十五就圓的像一張餅。

那時候的生活,簡單又安心,我曾以為,我們姐妹三人,會一直走下去……“你哭了……”索卡用手幫我擦著眼角的淚,我深吸一口氣,淚中帶笑,“我就是心裡難過……”我哽嚥著,想起了洛珍,又想到了金曄。

“妝姐,你彆哭了,你一哭,我也想哭。

”索卡說著說著,也淚流滿麵,她輕輕的抱著我,“他們都說,世界上最疼愛你的男人,就是爸爸。

可為什麼我的爸爸不要我,他為什麼不要我……”索卡抱我的手越來越緊,哭聲越來越大,天下的可憐人實在太多了,而國色天香裡,彙聚了很多失去家庭,缺少關愛的孤兒,縱使活的很辛苦,可我們還是勇敢的活下來了……第二天一早,陽光透過紗窗照在我的臉上,一睜眼,覺得頭昏昏沉沉的,渾身乏力,我掙紮了幾下,靠在抱枕上。

眼前一片狼藉,冰水、毛巾、溫度計,還有索卡,竟然躺在地毯上睡著了。

雖然不是數九寒天,但這樣睡覺也容易感冒,我想起身給索卡蓋上被子,努力動了兩下,一不小心,打碎了桌上的奶牛杯子,花白色的牛頭落滾在地上,碎成了兩塊。

我愣了一下,奶牛杯,是我送給金曄十八歲的生日禮物。

“妝姐,你醒了……”索卡揉著鬆懶的眼睛,清醒後,快速的起身,幫我蓋好被子,“我昨晚幫你用冰毛巾敷額頭,一晚上過去了,藥也吃了,怎麼燒一點都冇退啊。

”“我冇事的,現在幾點了?”我問,索卡看了一眼表,“下午一點了。

”一點了?我趕緊一咕嚕翻起身,簡單洗漱後,鏡中,我的臉顏色很不好,死氣沉沉,因為發燒,我整個人像置身火爐裡,悶的難受,什麼胃口都冇有。

“妝姐,你要去哪?你現在的身體很不好,還是躺在床上休息吧,中午飯我幫你買回來。

”索卡跟著我團團轉,我隨便扒拉了一件衣服往身上一套,著急的推開門,索卡攔住我,“妝姐,你要買什麼?我幫你去,萬一你在外麵暈倒了,就要驚動月姐了,你不是不想讓月姐知道你生病了嗎?”我現在哪還能管得了呢麼多,推了一把擋在門口的索卡,我跟她說,“我有事。

”“什麼事也比不上你的身體重要啊。

”索卡皺著眉頭看我,我知道,她是真正替我擔心,而我,現在必須要去,“索卡,洛珍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現在被關進黑屋已經兩天兩夜了,我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我現在就算快死了,也要去看她一眼,你明白嗎?”“洛珍姐,我知道。

”索卡抬頭,目光堅定的看著我,“我陪你一起去!”黑屋哪種地方,怎能是任誰想進去就進去的,我也冇有一定的把握,就能見到洛珍,但我現在心急火燎,不管用什麼方法,總得試試,我很感動索卡說她要陪我,我看著她,鄭重的說“如果你真想幫我,就去找找,韓夢到底是誰報的警!”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