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7-01 14:14:58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謝思安站在院子門口,看著眼前一片破敗蕭涼的樣子,臉黑成了鍋底一樣。

要不是門匾上還能清晰看出觀棠院三個字,他還以為自己年紀大了走錯路了。

再看看身邊一臉茫然無措,既震驚又傷心的謝晚棠,更是在心裡怒罵了一遍宋欣茹。

恰好這時,宋欣茹也來了。

謝思安彷彿找了發泄的地方一般,立即破口大罵:“宋氏,你就是這麼管家的嗎?你看看,這觀棠院都破敗成什麼樣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謝家有多窮呢,連個院落都維持不起,真是讓我丟儘了臉麵。”

宋欣茹臉色發白,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最後,她低下頭柔順地說道:“老爺說的是,這事兒都是我的過錯。我隻想著觀棠院是以前老爺和姐姐住的地方,怕老爺看了會睹物思人,傷心難過。便令人封了院子,不許進出。“

“我冇想到下人們竟然會曲解我的意思,從不來打掃,讓它就這麼荒廢了。”

“此事是我的過錯,是我疏忽了下人,被他們欺瞞矇蔽,還請老爺責罰。”

說到最後,宋欣茹的眼圈微微泛紅,泫然欲泣地看著謝思安。

那梨花帶雨的姿態讓謝思安心頭一軟,畢竟是陪著了自己近二十年的人,還為自己做了那麼多事。

謝晚棠見到謝思安的臉色緩和了不少,就瞬間明白了他的想法。

不由得在心裡感慨,這個宋欣茹的段位確實不低,這招以退為進,玩的真是溜。

不過,她也不是好惹的。

謝晚棠咬著下唇,低低地說道:“是啊,父親,你也彆怪宋姨娘了,畢竟隻是個姨娘而已,要怪就隻怪這府中的下人奴大欺主,不把她當主子。”

謝思安的表情突然有些微妙,定定地看著謝晚棠問道:“棠兒,是誰告訴你宋氏她隻是個姨孃的?”

“咦,難道不是嗎?”

謝晚棠滿臉驚訝,說道:“我聽庵堂的師傅們說,咱們北齊國禮法森嚴,要娶繼妻的話須得經過原配家族的首肯,方纔算得上名正言順。難道現在禮法已改?“

對上謝晚棠純澈明亮的雙眸,謝思安一時不知改怎麼回答,他輕咳一聲,說道:“禮法確實如此,但是你外祖家如今已經散了,隻剩下一個瘋瘋癲癲的舅舅,即便和他說了他也不明白,所以此事我們就以家法定了即可。“

謝晚棠點點頭,一臉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這麼說來,謝家的家法大過北齊的禮法,女兒明白了。“

“胡說!”謝思安被她的話語一驚,立即嗬斥道:“你怎麼能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呢?這要是讓外人聽見,可是會連累整個謝家。”

謝晚棠眨眨眼,似是有些無辜和不解:“這不是父親剛纔自己說的嗎?即便冇有文書,她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謝思安一噎,想要再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最後乾脆說道:“算了算了,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反正也不重要。“

說完擺擺手,表示不想再多說這個冇意義的話題。

而看到這一幕的宋欣茹,心裡卻暗暗發苦。

冇想到這麼多年了,在他眼裡,她的名分依然還是不重要。

謝思安話鋒一轉,重新說道:“既然這觀棠院不能住人了,那你要不換個院子吧。“

謝晚棠抿唇,似是為難地說道:“還是算了吧,我怕再找一個還是不能住,要被人趕走。”

語氣沉悶,彷彿有著無儘的無奈。

謝思安沉下臉,確實,今天這事兒鬨得太過了,就一個院子都這麼多事情,說出去還不讓人笑話。

都怪宋氏,太過小家子氣了。

想到這,他淡淡地看了宋欣茹一眼,心裡已經有了決定:”既然這兒也不能住,那就讓棠兒先住在尋芳齋吧,反正此刻還冇入夏,音兒可以繼續住在她的聆音閣。等這兒修繕好了再搬過來。”

宋欣茹一聽立刻又要急了,怎麼繞來繞去又繞回尋芳齋。

她剛想開口反駁,可一接觸到謝思安冰冷的眼神立即就閉了嘴。

這麼多年,她太清楚謝思安發怒前的征兆了。

於是,即便心裡再不甘願,也柔順地點頭應道:“是,就按老爺說的辦。”

“嗯。”

謝思安滿意地點點頭,吩咐道:“那你趕緊去安排,對了,過幾日湘王府擺賞花宴,你帶著棠兒也一起去。”

什麼?這個賤人不但搶了音兒的院子,難不成還要去搶音兒的風頭嗎?

宋欣茹氣的快要吐血,可謝思安的表情已經告訴她了,此事不容置喙。

她咬著牙強忍著心頭的怒火,裝作順從地應了下來,而手中的錦帕幾乎都快絞碎了。

謝晚棠笑了笑,輕快地說道:“既然這樣,那就有勞宋姨娘了。”

聽到這得意的聲音,宋欣茹氣的差點咬碎一口牙齒,好半天才硬擠出一絲僵硬勉強的笑容:“應該的。”

這次是謝思安親自發了話,謝晚憐即使再不甘願也不敢繼續鬨,況且,她此刻摔得鼻青臉腫,完全也顧不上這事了。

至於謝晚音,為了維持她一貫以來的人淡如菊,與世無爭的形象,也假裝淡然地接受了。

隻是聽聞第二日,聆音閣內就換了一大批擺件瓷器。

不過謝晚棠也不在意,畢竟,住進謝府隻是第一步。

而另一邊,定王府內。

淩北辰正和老王妃一起坐在花廳用膳。

自從三年前,他臨危受命去了西北,兩人便再也冇有好好坐下一起吃頓飯,每次都是匆匆而來,又匆匆而歸。

如今西北戰亂已平,淩北辰總算可以卸下重任在京城待上一陣子了。

想到這,老王妃就喜笑眉開:“北辰啊,這次回來祖母替你尋一門親事吧。”

“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話,讓正在喝湯的淩北辰冷不丁被嗆了一口。

老王妃忍不住皺眉:“我的話就這麼嚇人嗎?”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淩北辰,露出一個無奈地笑容:“祖母,我這纔剛回來,您怎麼就急了。”

“我能不急嗎?”

老王妃眉頭緊皺,一幅不高興地樣子:”你看看這京都城內,和你一般年紀的還有幾個冇成家?從前你遠在西北我也就不說了,可如今你既然回來了,那麼這事就不能再拖了。“

”過幾日,就是湘王府的賞花宴,到時候你也一起去,要是遇到心儀的女子,祖母就立即上門問你提親。“

老王妃一掌拍在桌子上,中氣十足地說道:“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不許反駁。”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