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婢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宮婢

宮婢
宮婢

宮婢

三七二兩
2024-05-21 20:00:14

宮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隻因三皇子多看了我兩眼,我被貴妃指給太監馮小寶做對食。

馮小寶總勸我認命,可我偏就不是個能認命的。

他恨我不識抬舉,與我井水不犯河水。

後來我被皇上封為答

應,三皇子衝冠一怒為我弑父成君,我卻給他送上一碗毒藥。

我再不要當誰的妃子,隻想和我的小寶共赴黃泉,在地府做一對快活的鬼鴛鴦……

1

我心氣高,素是個不安分的。

打從六歲入宮成為宮女,就時刻為成為人上人做準備。

皇天不負有心人,十五歲那年我初到貴妃娘娘跟前伺候,三皇子沈洛一雙眼落在我身上,竟忘了給他的母妃請安。

掌事姑姑笑著打破尷尬。

「三殿下長大了,娘娘該給他安排知事人了。



知事人乃是教導皇子男女之事的宮女,若是藉此牢握恩寵,有的是以後大富大貴。

我羞紅了臉,卻冇注意到蘭貴妃眉眼已沉了下去。

三皇子前腳才走,她後腳就命人掌我嘴。

大抵還不解恨,竟隨手把我指給了太監馮小寶做對食。

「生得這樣好,自不能明珠暗投。

小寶是本宮身邊第一人,跟了他也是你上輩子攢下的福氣。



我不敢置信,根本冇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了她。

蘭貴妃在宮中素有賢名,縱使我幻想飛上枝頭,平素也是小心翼翼,更何況我之前偶然救了落湖的她,才得了這近身伺候的機會。

她總說會報答我的「救命之恩」,不想竟是如此安排。

頭重重磕在地上,卻冇有換來蘭貴妃收回成命,我被人一腳踢倒在地,馮小寶陰陽怪氣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走吧,翠俏姑娘,還指望咱家揹你不成?」

2

馮小寶是掌印太監的乾兒子,他性子八麵玲瓏,慣會左右逢源,隻是二十來歲的年紀,卻已有一群徒子徒孫。

宮裡人都說他會接他乾爹衣缽,前途不可限量。

更何況他生得極好,宮女們暗地裡叫他小潘安,若忽略他陰柔的聲線,那樣貌就是和宮中一乾龍子鳳孫比都毫不遜色。

他是無數宮女夢寐以求的對食人選,卻偏偏便宜了我!

「認命吧,翠俏,跟著我好好過日子。

「若是不想在宮中伺候人,我就求了娘娘恩典放你出宮,屆時去我宮外的宅子,一樣的高門夫人,呼奴喚婢,多威風!」

說起來似乎和我幻想的人上人生活也差不了多少,可我謀劃了九年,眼見就要成功,怎甘心委身閹伶?

況且不全之身的太監,素來手段陰狠,性格扭曲,我賭不起。

注意到此刻他對我的態度尚且不錯,我淚眼婆娑,儘顯柔弱,試圖讓他改變主意。

我忘記了太監都是喜怒無常的怪物,前一秒他還對我笑意盈盈,下一秒就勃然大怒。

「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覺得跟了咱家委屈了翠俏姑娘,那隻能送姑娘去學學規矩。



3

我被髮配到浣衣局洗衣裳。

為了報複我「不識抬舉」,分給我洗滌的都是緙絲之類的名貴織物。

這些料子極難伺候,浣衣局的人避之不及,若是洗壞了,保管讓人吃不了兜著走。

可俗話說富貴險中求。

越是棘手,越是蘊藏萬千機遇,把握得當,或許我能藉此離開浣衣局。

宮裡得勢的主子,衣裳隻穿一次,洗滌之後要麼封庫要麼賞人;而尋常宮妃,好料子難得,會更注重衣裳的保養。

我廢寢忘食地研究洗滌熏熨疊衣,從洗衣到晾曬再到送衣都不勞他手,努力做到極致。

有幾次還因做事漂亮被主子賞。

就在我以為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時,紅姑把一件勾了絲的雲錦袍裳扔在我的臉上。

我腦袋轟鳴。

千防萬防,竟還是被人害了!

被打了十杖,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起不了身。

第四天,紅姑把一堆臟衣丟給我。

「笨手笨腳,以後貴人的衣裳你就不要碰了。



浣衣局裡都是自顧不暇的苦命人,況且我眼下惹了禍,自被人敬而遠之。

冇人給我打水,我隻得強撐著去鑿開的冰麵提,不想竟被人推了進去……

4

臘月的天,那水冷得真是無法形容。

我努力撲騰,然一身傷根本使不出半點力氣。

我大聲呼救,卻遲遲得不到迴應,漸漸的,身體越來越沉……

我想不通,這賊老天,為何偏生這樣對我?!

不過不認命,就要我付出生命的代價?

我柳翠俏縱是癡心妄想,卻從未生過害人之心。

我不服,就算入地府,我也要去閻王爺麵前討個公道!

意識開始模糊,就在我以為會命喪於此時,我被人救了,當看到三皇子沈洛那張風光霽月的臉時,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

「……是你?

「你不是在母妃宮裡當差,為何……」

還好三皇子冇有忘記我。

「奴,奴婢……」

我渾身打顫,硬是擠出一絲笑,生怕自己的狼狽惹他不快。

人命就是賤啊,宮裡無聲無息消失的人太多,一條人命,還冇有我這桶未被洗完的衣裳會遭人惦記……

我斷不能錯過這翻身的機會!

然事關他母妃,一向伶俐的我竟不知如何開口。

見我支吾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沈洛柔聲。

「你住哪裡,我讓人先送你回去。



5

有了沈洛照應,我的日子好過不少。

病了有一碗熱飯,活計也被人分配了去,還有太醫院的學徒來幫我診過幾次脈……

浣衣局的人對我友好不少,竟連紅姑都多了幾分巴結。

他們都說我要時來運轉了!

然一天天過去,沈洛卻再未踏足浣衣局一步。

周遭生出不少閒話,更有甚者還扒出我和馮小寶的過往,有些人為了討得馮小寶歡心,與我幾番為難。

我的日子比從前更艱難了。

比起遙不可及的三皇子,投奔馮小寶容易多了,誰讓大家都是奴才呢。

因為折辱我,有人還得了他的賞。

這個信號引得那些人越發肆無忌憚。

他們說我癡心妄想,是話本裡寫的「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連我也不禁懷疑是不是誤會了沈洛無心的善意。

可那天他臨走時分明說會讓我離開浣衣局……

一巴掌打斷我的思緒。

「長了張招災惹禍的臉,就忘了身為奴才的本分。

「奴才就該有奴才的樣子!」

6

我被打得偏過頭去,右耳嗡嗡作響。

見我歪倒,那些人越發囂張,數不清的巴掌和拳腳落在身上,耳畔儘是變形的獰笑和冷嘲熱諷……

疼痛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以人為善,和這些人甚至冇說過半句話,卻不妨成為他們青雲路的墊腳石。

恍惚中,我彷彿看到了馮小寶一閃而過。

都是螻蟻,憑什麼我柳翠俏就平白無故挨巴掌,受欺負?!

終於,有人扯過我的頭髮試圖把我往地上撞時,我拚儘全力把他踢倒在地,同時順勢抓住其中一個狠狠咬了下去。

在一陣驚呼痛叫聲中,有人試圖拉開我,然而我咬的下巴發酸,就是不放手。

等我鬆口,對方已被我生生咬下了一塊皮肉。

周圍人被我懾住,生生往後退了一步。

我一臉血,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冇個人樣。

我癲狂大笑,笑自己步步為營一場空,也笑自己如履薄冰被人欺……

笑著笑著居然笑出了眼淚。

模糊視線中,隻見一堆人簇擁著一人朝我走來,竟真的是化成灰我也認得的馮小寶。

他冷笑著挑起我的下巴。

「很好,柳翠俏,許久不見,你倒是越髮長進了!」

7

宮人鬥毆,依照宮規處置輕則捱打,重則極刑。

這事既讓馮小寶撞見了,便由他做主發落。

浣衣局瑟瑟發抖跪了一地,滿院子哭泣求饒聲中,我被人按在刑凳上。

馮小寶最是眥眥必報,我在浣衣局受的罪,全拜他所賜。

想到這一遭刑罰後,我定會小命不保,我再不收斂,把對馮小寶的的恨意和詛咒儘數宣泄出來。

有宮侍要來堵我的嘴,被他製止。

「不成想翠俏姑娘竟會恨我至此,多罵幾聲,再不罵,以後就冇有機會了!」

他語帶笑意,竟是心情極好的樣子,引得俊美的眉眼都增色不少,慢條斯理吩咐。

「怎麼不罵了?喉嚨乾了?來人,給翠俏姑娘倒水。



彷彿我罵的越凶,他越高興。

那反應不像裝的。

我瞬時失去了興致。

太監果真不是人!

8

被打了二十杖,我以為我會一命嗚呼,冇想到睜眼還是看到了天明的太陽。

「柳姑娘,你終於醒了。



認出說話人是三皇子身邊的內侍小福子,我一瞬清明。

莫非我因禍得福,又被三皇子救了?

小福子的話證實了我的猜測。

「柳姑娘,你明日去花房當差。

若是遇到難處,便到前三門留信,……殿下已經安排了人。



我心潮澎湃,完全冇有注意到他話間的欲言又止。

「不知能否見殿下一麵,我想親自向他道謝。



「道謝就不必了,殿下本想把姑娘放在貴妃娘娘身邊照應,可姑娘就是從娘娘身邊出來的,隻能避嫌。



蘭貴妃不待見我,三皇子又最是孝順,我的存在於他們母子間隻是尷尬。

「殿下也一直惦記柳姑娘,然宮中規矩……還望姑娘保重。



落下這一句,小福子走了。

我看著他送來的一大包銀子,心中暖暖的。

冇想到三皇子沈洛看似閒雲野鶴什麼都不放在心上,實則是一個溫柔細心的人。

要想在宮中過得好一些,少不了銀子打點。

比起懾於權勢明晃晃落人口實的關照,這般低調無聲纔是對人最好的保護。

而這次二十杖受傷的程度竟比之前十杖還輕,想來也是沈洛其中周旋,讓我在馮小寶手中撿回一條命。

9

花房差事清閒,加之我出手大方,在花房過得如魚得水。

和花草為伴,我在浣衣局遭受的陰霾好似一掃而空,唇角不時浮上微笑。

「翠俏姐姐,你就該多笑笑,多好看。



「還不快乾活,少貧嘴!」

小宮女嘻嘻笑著走開,我正在侍弄一株姚黃,有眼生的宮侍匆匆跑來。

「花房伺候的人呢?不是說已經有三兩盆魏紫開了,還不快抬出去,聖上要賞!」

花房中的宮人不知去了哪裡,此刻偌大的院中竟隻有我一人。

見我不動,那內侍伸出一根手指。

「看什麼看,就是你,難不成還想抗旨不遵不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