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溫恬恬
2024-07-01 14:15:31

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冇人敢忤逆皇帝的話。

紅玉最後看了皇後一眼,轉身離開的時候悄然紅了眼眶。

留在這裡,皇後尚能保護一下紅玉,可一旦讓李貴帶紅玉離開這芙蓉殿……

她們都清楚,紅玉隻有死路一條了。

紅玉惴惴不安的跟著李貴來到太醫院。

一路無言。

見李貴到來,太醫院的院首趕快出門來迎。

“李公公怎麼來太醫院了?可是儀嬪娘娘那邊出了什麼岔子?”

李貴睨了他一眼,胖墩墩的身子因著鼻孔朝天抬著頭的傲氣,倒是多了幾分威嚴。

“秦院首也是宮中的老人了,咱家來的目的秦院首還能不知道嗎,秦院首就彆跟咱家兜圈子了,趕緊告訴咱家張院判的徒弟文知世人現在身在何處,咱家也好趕緊回去交差。”

“這,這我怎的知曉?雖然我是太醫院的院首,但我隻管得了這太醫院院內之事,今日不是張院判和文知世當值,現在可能是在家裡?”

秦院首臉上賠著笑,心裡咬牙暗罵,李貴不過是個閹人,竟敢如此和自己說話,真是狗仗人勢!

斜了一眼秦院首,李貴皮笑肉不笑地開口道。

“秦院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心思靈秀做事圓滑,咱家一直很敬佩秦院首,但秦院首也知道陛下的脾氣,咱家不妨直說,今日儀嬪娘娘小產,陛下很生氣,若是得不到個交代,大家都彆想好過。”

李貴陰冷如蛇的目光惡狠狠地盯著秦院首,最後接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帶著幾分狠勁。

手中拂塵也隨之一甩,抽出一道破空聲。

宛如慎刑司的鞭笞。

想起上個院首被李貴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樣子,秦院首嚇得打了個寒顫,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

但他話也不能直說。

人在宮裡呆久了,大家都是滾刀肉。

歲數太大的太醫們,今日已經一個個裝病不敢進宮。

就算逃不過必須得來的太醫們,也都在太醫院閉門不出。

他們早就聽聞儀嬪娘娘已經小產了,卻都和秦院首一樣,一個個都裝作不知情的樣子,生怕引火燒身。

他們這做太醫的,宮裡的妃子一出事就得前去號脈。

就算他們不知道後宮那些勾心鬥角複雜混亂的關係,也大概清楚皇後孃娘這些年在宮裡做的小動作。

最近文知世和皇後孃孃的侍女紅玉走得太近了,又以入藥為名,多次取用過杏仁。

這事他們已經心裡有數。

況且,就單從李貴能將紅玉從皇後那裡帶出來這一點看,顯然也是皇後準備放棄紅玉了。

但這不保證皇後日後不追究。

“李公公謬讚,我隻不過是略懂醫術,幸得皇上厚愛才當上這個院首罷了。”

秦院首客套了一通,眼神示意自己的小徒弟趕快將整個太醫院的出診記錄和接診記錄拿來。

“我是真的不知道文知世具體去了哪,不過最近紅玉姑姑身體常常不適,都是由文太醫醫治的,或許紅玉姑姑更清楚文太醫的所在呢?”

看這把火終於燒到了自己身上,紅玉抬頭冷眼盯了秦院首幾秒,這纔開口道。

“隻是每次都碰巧是文太醫出診罷了,我每日在芙蓉殿伺候娘娘,又怎麼會知道文太醫的動向?”

“紅玉姑娘到底知不知道文太醫所在,去慎刑司走一趟不就知道了?”

李貴一甩拂塵,雙眼爆發出狠厲。

“紅玉姑娘,走吧!”

就知道該來的遲早要來,紅玉咬緊牙關拚死做最後的掙紮。

“李公公,我可是皇後孃孃的貼身宮女,你敢私下裡對我用刑,皇後孃娘是不會放過你的!”

待紅玉被兩個太監控製住,李貴笑著走到她身邊,俯身貼在紅玉耳畔壓低聲音開口道。

“這話你等著在慎刑司裡看見文太醫的供詞後再說吧!”

“你說什麼!文太醫怎麼可能!”

說著,紅玉突然停了下來。

聯絡起皇帝從來不在皇後宮中過夜,她彷彿突然明白了什麼。

她驚恐的瞪大雙眼,急匆匆想要跑回到皇後身邊去,卻被壓著她的兩個太監死死按在地上。

“這點小事都乾不好!廢物!等回去再收拾你們!”

李貴冷冷地瞪了那兩個太監一眼。

兩個太監嚇出一身冷汗,使出吃奶的勁死死捂住紅玉的嘴,生怕她再說些什麼不該說的。

皇帝上位突然,而且剛上位的時候,以雷霆手段查處了很多世家大族。

大荒國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有一批神秘的暗衛,卻從冇有人見過他們,也不知道皇帝究竟是何時開始培養他們的。

可以說,這宮中遍佈皇帝的眼線。

深知自己剛纔犯了多大的錯誤,兩個太監低著頭認錯。

“乾爹,我們知道錯了。”

“把人帶走!”

瞪了兩個太監一眼,李貴冇再多說什麼。

宮裡就是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的地方,不機靈的早就已經死了,也等不到自己將他們收為乾兒子。

有些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去悟吧。

直到李貴一行人徹底離開太醫院,太醫們這才陸陸續續從屋子裡出來。

天色越發昏黑。

太醫們對視無言,都冇有多說什麼,默契地回自己的屋子裡準備入睡。

無論今夜做局的人到底有什麼謀劃,都已經無望成局了。

從今天起,這宮中的局勢要變了!

芙蓉殿內。

等待的時間越長,宮人們越是戰戰兢兢。

皇後都有些坐不穩,借喝茶的姿勢遮掩自己的慌張。

容齊端坐在主位,眼神有一搭冇一搭的掃過溫詩晴,更深體會到知人知麵不知心這句話的含義。

彆看這人站的是挺穩當,其實容齊的耳朵已經被她聒噪的心理活動吵得不行。

站的太無聊,溫詩晴通過係統傳輸回來的畫麵,吃瓜吃的不亦樂乎。

【所以紅玉剛纔到底想說什麼?能不能不要吊人胃口,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真是讓人難受,狗皇帝就真的有那麼可怕?】

【紅玉到底是什麼時候和文知世搞在一起的?我就在皇後宮中,之前怎麼一直不知道,這瓜我怎麼能夠錯過!】

【不對,我之前好像撞到過!怪不得那天我聽紅玉的聲音那麼奇怪,文知世有那麼厲害?我真的好奇!!難道他遠超出了平均水平?】

……

容齊原本還可以拿溫詩晴的心聲當無聊時的消遣,可這話越聽越離譜,硬生生將公認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容齊給聽了個大紅臉。

“溫詩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