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助我壓百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狐仙助我壓百鬼

狐仙助我壓百鬼
狐仙助我壓百鬼

狐仙助我壓百鬼

夏夏我
2024-05-31 16:12:07

狐仙渡劫失敗選擇靈魂附在一個剛出生的小娃身上,需要經曆三災九難,每一次都是生與死之間博弈,不是生死就是和她有關係的人枉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傍晚時分,小山村裡我正要出生,而這個時候小山村上也開始籠罩在一片即將來臨的風雨之中。

天空烏雲密佈,像是被潑上了濃重的墨汁,層層疊疊地堆積著,幾乎要將整個天空吞噬。

雲層翻滾著,彷彿有無數隻巨獸在其中翻騰,釋放出一種壓抑而沉悶的氣息。

突然,一道閃電劃破天際,照亮了昏暗的天空,緊接著,隆隆的雷聲便滾滾而來,如同戰鼓擂動,震撼著整個小山村。

雷聲在山穀間迴盪,彷彿是大自然的怒吼,讓人心生敬畏。

隨著雷聲的不斷加劇,一條紫黑色的粗壯閃電從天空的儘頭豎劈而下落在我家院子邊,緊接著一連串的閃電迅速劈下,整整十八道閃電劃破夜空,猶如天神的怒火般狂暴而震撼。

鄰裡們無不心懷忐忑,內心充滿恐懼。

他們紛紛緊閉家門,如同躲避猛獸一般,不敢輕易踏出家門半步。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儘管雷電交加,卻冇有一道閃電直接劈向我家的房頂。

彷彿有一種神秘而無形的力量,在默默守護著這座房屋,讓它在雷霆萬鈞之中安然無恙。

這種奇異的景象,讓人不禁心生遐想,對這座房子和它背後的故事充滿了好奇與敬畏。

就在眾人以為一切即將落幕之際,天際突然傳來一陣隆隆的悶響,緊接著,一條比之前所見更為威猛、粗壯的閃電劃破夜空,猶如一條沉睡了千年的蛟龍,在深海中猛然甦醒,衝破海麵,以不可一世的姿態俯衝而下。

雷電猶如一把利劍,猛然劈在了院子中央那棵屹立不倒的老榆樹上。

老榆樹瞬間被黑煙籠罩,那濃煙滾滾。

也就在我出生的時候,在村後一個老農為了避雨而進入山洞裡,本以為會是一片漆黑和寂靜,卻不料洞內彆有一番天地。

微弱的光線中,他驚見一位擁有八條尾巴的美女,靜靜地躺在石台上。

她的麵容雖美,但氣息奄奄,顯然已是油儘燈枯。

美女見到老農,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她艱難地開口問道:“陳家村……是否有一戶姓陳的人家……即將迎來新生命?”她的聲音雖微弱,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急切和期待。

老農聞言一愣,隨即想起了村裡那戶即將添丁的陳姓人家。

他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感覺,似乎這一切並非巧合,而是某種宿命的安排。

他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的,村裡確實有一戶姓陳的人家,他們的兒媳今日就要生產了。



美女聽後,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彷彿完成了某種重要的使命。

她的氣息愈發微弱,八條尾巴也開始漸漸消散。

老農站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心中充滿了震撼和不解。

與此同時,我降臨到了這個世界。

當接生婆第一次瞥見我的麵容,她瞬間驚聲尖叫,手中幾乎要將我失手拋出。

剛出生的我,模樣頗為詭異,下巴異常尖銳,頭顱竟似一隻狡黠的狐狸。

更令人驚奇的是,我甫一降世,口中便生長出細密的利齒,身上還覆蓋著一層如霜似雪的細密白毛。

大多數的新生兒都會用啼哭來宣告自己的到來,但我卻冇有。

我隻是靜靜地看著周圍,眼中閃爍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饑餓。

當母親嘗試用甘甜的乳汁餵我時,我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下,吮吸的卻是鮮紅的血液。

母親痛得驚呼一聲,驚恐地想要將我推開。

接生婆盯著我,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口中喃喃自語:“真是奇了怪了,我接生了一輩子,還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新生兒。

這娃子,怕不是個妖胎吧?”

這番話如同一記重錘,狠狠地砸在了我父親的心頭。

他也看出了我的不同尋常,那雙眼睛,彷彿能洞察一切,卻又深邃得如同黑洞,令人心生畏懼。

接生婆的建議更是讓他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她勸我父親將我丟到亂葬崗去,讓我自生自滅,以免給家裡帶來災禍。

我父親看著我,心中五味雜陳。

這畢竟是他的頭一胎,親生骨肉,他怎麼可能狠得下心?然而,他也知道,如果我真的是個妖胎,那麼留下來,恐怕真的會給這個家帶來無儘的災難。

他猶豫著,無助地看向了我的爺爺。

爺爺是這個家的主心骨,他必須聽聽爺爺的意見。

於是,他向我爺爺講述了接生婆的話,以及我的詭異之處。

爺爺聽完之後,沉默了很久。

他看著我,眼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最終,他長歎一聲,說道:“這事兒太大了,我也做不了主。

但無論如何,這孩子都是我們的血脈,我們不能輕易放棄他。

爺爺若有所思地說:“這孩子,真是處處透著古怪。

記得他出生那會兒,天上竟然降下了十九道雷,宛如天神下凡,圍繞我們家門口轟了一圈。

最後一道雷霆更是直接劈在了院子裡,將那顆老榆樹劈得焦黑一片。

這事兒,絕非尋常,必有蹊蹺。



他頓了一頓,目光如炬地盯著我爸:“你快去石門村一趟,請那位人稱李半仙的陰陽先生過來。

他精通陰陽之術,必定能幫我們拿個主意,看看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爸聞言,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動身前往石門村。

他徒步而行,幾十公裡的路程,一路風雨兼程,待到抵達石門村時,天邊已露出了魚肚白,簡單說了下情況就領著李半仙往家趕。

待他們抵達家門口,眼前的景象令他們瞠目結舌,一股難以名狀的詭異氣息撲麵而來。

不知何時起,家門口竟然聚集了眾多黃皮子和狐狸,它們密密麻麻,猶如一片湧動的黃色與紅色的海洋,少說也有數百隻之多。

這些生物究竟是從何而來,又是何時悄然出現的,已然成了一個謎。

黃皮子和狐狸們將我們家的院子圍得嚴嚴實實,彷彿一道無形的屏障,將院子與外界隔絕開來。

它們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聲音尖銳刺耳,讓人聽了心生煩躁。

整個院子被這股喧鬨聲籠罩,彷彿置身於一個喧囂的市集之中。

此事一出,立刻引來了一群好奇的村民圍觀,他們或站或坐,目光都聚焦在這個不尋常的場景上。

然而,儘管人群熙熙攘攘,卻無一人敢輕易靠近。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莫名的緊張與不安,彷彿有什麼隱形的力量在暗中作祟。

人群中,竊竊私語聲此起彼伏。

有人搖頭歎息,有人麵露驚恐,更有人竊竊私語,竊竊私語中夾雜著些許恐懼和不解。

他們議論紛紛,說我家竟然生出了一個怪胎,這定是觸怒了黃皮子和狐狸精,恐怕要引來一場大禍,我家遲早會因此家破人亡。

我爸站在人群中,看著那些畜生,心中一陣慌亂。

他緊握著拳頭,目光中透露出堅定與擔憂。

他撿起地上的一根粗木棍,準備將這些畜生趕走。

然而,就在這時,李半仙卻拉住了他。

李半仙眯著眼睛,仔細打量著眼前的這些畜生,然後輕聲對我爸說道:“彆衝動,它們並無惡意。



我爸聞言,心中雖然仍感不安,但卻也放下了手中的木棍。

他深吸一口氣,試圖平複內心的慌亂。

他知道,眼前的情況非同小可,必須謹慎應對。

而此刻,他隻能寄希望於李半仙的智慧和經驗,希望能找到解決之道。

話落,那些原本嘰嘰喳喳喧鬨成一片的黃皮子與狐狸,突然間全都如同人類一般,紛紛跪倒在地,它們朝著我家的方向恭敬地拜了三拜,然後迅疾地消失在視線之中。

這些生靈,來得突然,走得也匆忙,彷彿一陣風掠過,轉瞬便不見了蹤跡。

我爸目睹了這一切,臉上滿是驚異之色,他轉向李半仙,疑惑地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半仙的麵色異常凝重,彷彿被烏雲籠罩,對我父親的詢問置若罔聞,隻是匆匆地說了一句:“先去看看孩子吧。



我們一行人步入了屋內,爺爺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了出來。

李半仙隻瞥了一眼,便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

他緊接著便詢問起我的生辰八字,聲音中帶著幾分急切和凝重。

李半仙開始掐指一算,指尖在空氣中劃過一道道無形的軌跡。

他的眉頭緊鎖,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深不可測的秘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激動地抬起頭,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這孩子,了不得!他真是個妖胎,留他在世間恐怕會成為一方禍患,後患無窮啊。

他隻吸食鮮血,無法食用尋常之物……”

此言一出,全家人皆陷入一片惶恐之中。

父親的雙腿突然失去了支撐,彷彿被無形的重壓所擊垮,他險些向那位李半仙跪下。

他顫抖著聲音,帶著無儘的懇求說道:“李先生,請您務必想想辦法啊。

這孩子怎麼說也是我媳婦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我們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就這樣死去呢?”

爺爺也激動得不能自已,他緊握著雙手,眼中閃著淚光:“李先生,難道真的冇有辦法能讓他活下來嗎?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隻求能救回這個孩子的性命。



李半仙並冇有直接回答他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這孩子出生之時,會有十九道天雷轟擊在你們家院子周圍?”他的聲音低沉而神秘,彷彿蘊含著某種深不可測的力量。

他們二人麵麵相覷,顯然對此一無所知,紛紛搖頭表示不解。

李半仙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繼續道:“老夫剛纔細細推算,得知這孩子的靈魂竟然被一隻妖物所占據。

那隻妖物修為深厚,本是即將渡劫化為人形,卻不料遭到了天劫,眼見著就要魂飛魄散。

但逆天修行,必遭天劫,此乃天道輪迴,無法逃避。

就在這時,你家孩子呱呱墜地,那妖物不願就此灰飛煙滅,便將自己的神魂寄附在孩子身上。

如此一來,天雷便不會直接劈向那妖物,而是轉而尋找新的目標。

這便是為何這孩子會如此與眾不同的原因。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每個字都彷彿帶著沉甸甸的重量,讓人不由自主地信服。

他的敘述邏輯清晰,既符合常理,又帶有一種神秘的色彩,讓人在驚歎之餘,也不禁對這孩子的命運感到擔憂。

“方纔在你家院門前,那些虔誠叩拜的黃皮子與狐狸,便是最確鑿的證據。

恐怕糾纏你家孩子的妖物,正是一隻修行有成的妖狐。

而那些黃皮子和狐狸,無一不是它的至親好友或是後代子孫。



我父親聽後,麵色慘白,眼中閃爍著恐懼與無助,幾乎要落下淚來。

他急忙握住我的手,聲音顫抖道:“李先生,這可如何是好?我們該如何應對這妖狐?”

李半仙深深地歎息了一聲,聲音中充滿了無儘的無奈與惋惜:“老夫活了大半輩子,這樣的情形卻還是頭一回見。

這孩子的命途,隻怕比常人更加坎坷,即便有倖存活下來,也將是磨難重重,命運多舛。



他凝視著那孩子的命相,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觀其命相,火天大有,火水未濟,火澤聧,火雷噬啃,離為火,這分明是一副應劫之相。

每三年,他便會遭遇一次大劫,每次劫難來臨,都將是生死攸關,不是他喪命,便是他人遭殃。

這一生,他至少會麵臨十八次這樣的劫難。



李半仙沉默了片刻,似是在權衡利弊,最終他緩緩開口:“老夫倒是有一個法子,或許能保他性命無虞。

那便是拜我為師,走玄門之道。

這條路雖然艱辛,但若能修得正果,或許能化解他命中的劫數。

隻是,這其中的艱辛與風險,也非比尋常。

究竟該如何抉擇,還需看這孩子自己的造化。



然而,命運的玩笑總是如此難以捉摸,讓人始料未及。

那個自稱為李半仙的人,竟然就是我生命中註定要遭遇的第一個劫數。

他剛抱著我踏出村口,原本沉穩的步伐突然變得淩亂起來,緊接著,他的身體就像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擊中,猛地一顫,然後轟然倒下。

隻見他的麵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雙眼圓睜,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至極的東西。

緊接著,他的七竅開始流出鮮血,那血色鮮紅而刺眼,彷彿帶著無儘的怨念和不甘。

李半仙,這個剛剛還信誓旦旦要保護我的人,就這樣突兀地離我而去。

他的離去,似乎也在預示著我即將麵臨的未知劫數。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