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之砥礪前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民國之砥礪前行

民國之砥礪前行
民國之砥礪前行

民國之砥礪前行

四方走蛇
2024-06-30 19:31:01

一場意外讓林陽來到了1924年的民國 在近代中國最動盪的年代,獨自一人行走在曆史的浪潮中,親身的經曆使得他不斷成長,最終無愧於祖國和人民,無愧於每一個相信他的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船之前,鬆井優子來到港口找到了林陽。

當時看到眼前身穿和服的女子,林陽發現確實跟記憶中一樣的動人,一綹靚麗的秀髮微微飛舞,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嬌豔欲滴的唇,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嬌小,溫柔綽約。

臉色通紅得把信交到林陽手中,並讓林陽一定等到船開再看之後,鬆井優子就離開了港口。

看著手中的信封,林陽有些自得,但同時也很頭疼。

“林君敬啟自學校一彆,已經多日未見。

聽聞君前幾日偶感風寒,未能去家中探望,還請林君見諒。

我與林君相識多年,對於優子來說,12歲那年你我的相見,是今生最美麗的相遇,就是與能與君一見如故,是我素色年華裡最永恒的風景。

一直想對君說,無論走到哪裡,最想去的是你的身邊。

而今林君要回到自己的祖國,在為君感到高興之餘,亦傷感無比。

隻可惜家中反對,無法立刻陪君一同前往中國。

還望林君能給優子數年時間,到時優子一定會前往中國,陪伴林君身邊。

祝林君在中國一切安好,如有空暇,望能與優子回信林君敬具”雖說繼承了這具身體的記憶,但是感情不會繼承啊。

原來的林陽與鬆井優子的相識相知自己也通過湧入腦海的記憶有所瞭解,不可否認原來的林陽確實對優子有所好感,可是那個林陽已經不在了。

而且,也幸虧鬆井優子家中反對,冇有現在就跟自己去國內。

現在國內的南方和北方各省份都亂的不可開交,自己所選的那條路和人生方向也是前途未卜。

尤其是,如果自己冇記錯的話,江蘇和浙江兩省的軍閥為了爭奪地盤馬上就要打起來,到時候兩省的百姓必然遭殃,想到這裡林陽心中憤恨不已。

隻是憑現在的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不過,自己的家人卻不能留在紹興了,那實在太危險了,這個年代一旦遭遇兵禍,絕對是大禍臨頭。

自己一定要勸一下家裡人,儘快到外麵躲避一陣子,等戰爭結束後再回來。

2天後,6月28日下午,船到了上海黃埔灘碼頭。

下船之後就到了英租界,也就是所謂的十裡洋場。

林陽放眼望去,雖然不能跟前世的上海相比,但此時的上海也頗具規模,街道兩旁數層高的建築隨處可見,行人川流不息,賣煙的小販,叫賣報紙的孩童,拉人力車的黃包車伕隨處可見,整個十裡洋場呈現著一種畸形的繁榮。

上海能夠從一個小漁村變成現在的一個大都市,不得不說確實是一個奇蹟。

當然這裡也成了各方勢力爭奪的焦點,那些軍閥們不可見人的背後交易也是在這裡進行。

當然在上海實力最強的還是那些列強們,上海市的絕大部分地方都是英法等列強的租界。

正因為如此,也使得那些軍閥們投鼠忌器,給上海提供了一種另類的保護,所以租界是一個很好的去處,自己可以勸說全家人到上海來暫住一段時日。

林陽跟胡伯並未在英租界停留太久,隨便找了家飯館吃了一頓,就叫來兩輛黃包車,帶著行李去了上海南郊的火車站,買了票後就連夜坐車去了杭州。

等到了杭州火車站下車,自然會有家裡安排的人來接。

說實話,這個民國時代的火車乘坐的舒適感確實差到了極點,一晚上把林陽折磨的要死。

不過,那些國內軍閥的專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終於,在6月29日的上午,火車終於慢吞吞的駛進了杭州火車站。

林陽出了火車站就四處張望,尋找家裡派來接自己的人。

可惜,找了半天也冇找到哪個像是接自己的人。

問了胡伯,也說冇找到。

這下就很鬱悶了,這個年代有冇有舉牌接人的習慣,自己咋知道哪個是接自己的人。

正心中暗自鬱悶的時候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整個人一驚,回頭一看,是個穿著白色的洋裝,頭上戴著圓頂粉色寬帽,穿著中跟的小牛皮靴的美麗女子。

隻聽那人問道:“你是林陽弟弟嗎?林陽也是一愣,旋即又好像想到了什麼,“你你你。

你是林妙涵?不對,你是大姐?”女子聽了這話也是一氣,湊近了,踮起腳尖,對著林陽的頭拍了一巴掌。

林妙涵:“好小子,去了幾年日本,就連姐姐也認不得了啊。

還林妙涵,冇大冇小。

”林陽趕忙求饒:“我錯了還不行嗎,姐。

你這變化太大了,那麼漂亮,小弟不是一時冇認出來嘛。

”看著這位姐姐,狠記憶中的印象變化確實很大,當年有點嬰兒肥的臉蛋,現在消瘦了下來,個子也高了,快跟上自己了,整個人出落的亭亭玉立。

唯一冇變的可能就是那一雙丹鳳眼了,依舊明亮照人。

林妙涵本來也冇真生氣,聽了這話,也消氣了不少,笑道:“這留學了一趟就是跟小時候大不一樣啊,嘴都甜了不少,不像以前跟個悶葫蘆一樣。

就是這個個子,還是冇長多少嘛。

”林陽聽了也很是無語,自己這個姐啊,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的性子,心想再給我兩年,看你還說不說我個子矮了。

林妙涵這邊也趕緊吩咐身後的下人過來把林陽的行李拿上馬車,胡伯這時候也是從驚訝中反應了過來,連忙問大小姐好。

胡伯跟那個下人,還有行李一起在後麵的馬車上,林妙涵跟林陽在前麵的馬車上。

等眾人坐好後,林妙涵就吩咐兩個車伕啟程去往紹興。

馬車內,姐弟相對而坐。

雖然多年未見,但兩人卻冇感到生分,可能是血緣關係使然。

林妙涵:“這下好了,你回來了,我就不用聽父親成天的唸叨你了,否則你要是不來我可能就要被煩死了。

不過,你這次回來可是要成親的。

也不知道陸家那丫頭長得好不好看。

”林陽:“不會吧,姐。

連你也冇見過那個陸家小姐啊。

我可不想現在就結婚。

你都冇結婚,乾嘛急著讓我結婚啊。

”林妙涵:“這種事,姐姐可幫不了你。

你是咱們林家的長子,當然要早點成親,延續香火。

至於姐姐我嘛,等哪天找到像我弟那麼好看的,自然就結婚了。

”說完,還笑著扯了扯林陽的嘴角,自然是受到了林陽的一個白眼。

林陽想著回家要麵對的事情也是頭疼不已。

林妙涵卻似乎想到了什麼,停下自己手裡的動作,問道:“你不會是在日本有了喜歡的女孩吧。

”林陽:“。

”林妙涵不懷好意的笑道:“你不說話就是有嘍,長得怎麼樣,有冇有姐姐我好看。

”林陽:“。

”林妙涵:“你彆不理我啊,那你跟我說說你在日本的生活怎麼樣。

”。

當天下午,兩輛馬車終於來到了紹興城內林府的大門外。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