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小謹
2024-07-01 14:16:00

一場車禍讓舒曼孜的父母去世!直到公司被龐輝煌牢牢把控,她才發現父母的死與舅舅龐輝煌父女脫不了關係。為了奪回公司,她成了隻手遮天的神秘總裁的替身金絲雀!世人皆知,舒曼孜能在公司站穩腳跟,拿下諸多項目是因為背後有人。眾人即妒忌又羨慕。直到幕後大佬白月光回國那天…她被甩了一張支票,光榮下崗。冇了庇護,大家都在等著看她笑話。結果,她不僅過得格外瀟灑,還成功奪回自家公司成了富婆。眾人傻眼:還能這樣!舒曼孜:“本小姐有錢有顏,前任已死,誠招現任!”秦哲將人堵到牆角,略帶魅惑:“聽說你到處說,我死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秦哲掌心緊扣在她往下滑的腰側,指骨曲起壓著怒意抬起她的下頜,雙眸微眯細凝她渙散茫然染上瑰色的眼。

怒不可遏的火和欲,在體內叫囂竄動,染深瞳孔的眸色。

抵在下頜的手用力,舒曼孜被迫貼在他胸口,不舒服的仰望眼前唯我獨尊不可一世臉色鐵青的男人。

“怎麼了嘛…你生氣了?”

嗔怪的撒嬌,從唇齒間哼出。

桎梏在腰間的手臂縮緊。

“能被人算計成這樣,你還真是蠢。”

嗯?他居然說她蠢!

舒曼孜不樂意了,發軟的手掌抵在秦哲結實的胸口想要後退,腰卻被死死禁錮住。

掙脫不掉,她乾脆努嘴怒視他。

“反正我又不嫁給你!也不影響你後代的基因,我蠢不蠢和你也冇什麼關係!”

“舒曼孜!”

敢在老虎麵前耀武揚威的下場,就是被打橫抱進車,在遵守交通規則的前提下,一路疾馳被拖進家。

然後……

從下午到大半夜,太陽落了山,換星星上班,鐘錶走了兩圈,他還冇結束,興致盎然的過分。

舒曼孜迷糊了,難道喝了酒的人不是她,而是秦哲?!

手掌被壓製在落地窗前,朦朧的窗簾成了若隱若現的遮羞布,樓下星星點點的車來車往異常明顯。

滾燙被汗水浸濕的手掌再次扣在大腿,重新提起。

舒曼孜一把扣住秦哲的手臂,眉頭緊蹙,泛紅沾滿汗水的臉開始求饒。

“嗚嗚嗚,秦哲秦哲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要累死了!而且這樣會被人看見的!”

“是嗎?我看你膽子大的很。”

抓著男人說話的間隙,她順勢把腿收了回來,腳尖點在柔軟的地毯上。

秦哲目光炯然,宛如草原上狂奔的惡狼。

他俯身靠近,從身後緊扣她的下頜,傾身咬上她的唇。

“還有力氣說話反抗,我看你精神很不錯。”

新的一波攻擊一輪又一輪。

她像是丟了大腦的海麵,在洶湧澎湃的海洋裡失了智。

清晨。

金色的暖陽,透過半遮半掩的白色紗窗灑在女人狡黠潔白的小腿上,粉嫩的膚質折射出太陽的光。

舒曼孜頂著紅腫發澀的嗓子睜開眼,睡眼朦朧疑惑望向坐在床邊已經恢複西裝革履,破天荒冇有走的衣冠禽獸。

“你…你今天不忙?”

秦哲修長筋骨分明的手掌輕扯黑色領帶,俯下身把她圈在懷裡。

“我餓了。”他說。

警報拉響!

雖然她也渴望,但……艱澀痠軟的疼痛感還冇消下去,還要去上班怎麼可能吃得消!

“秦總,我,我真的不行了!”

男人壞笑,長指沿著頸間向下延伸。

“哪裡不行?”

不是,這是秦哲嗎?!冇有提上褲子走人,居然還調侃她!

舒曼孜的大腦還冇徹底清醒過來,眼裡的疑惑加深,肌膚的觸感太過敏感。

“……哪裡不行,而且已經腫了。”

“嗬。”低醇悅耳的嗤笑從凸起的喉間發出,秦哲嘴角噙笑,手指敲在她眉心。“我說的是早飯,你指的是什麼?”

縱使,再怎麼冇有心!再怎麼狂野!

她也是有顆羞恥心的女人!!

而且明明是秦哲話裡有話,他表現的太像!

舒曼孜臉頰瞬間燒紅,她一把掀開被子,忍著痠軟的疼痛下床就奔向浴室匆匆洗漱完,在男人不催不緊的注視下,她進了廚房開始做早餐。

簡簡單單熱了兩杯牛奶,煎了個蛋放在餐桌上。

“吃吧。”

秦哲端起杯子抿了口牛奶,又嚐了口煎的不算成功的雞蛋。

“怎麼樣?”

在期待的目光裡,他優雅咽完嘴裡的食物,抬眸掃了眼對麵的舒曼孜。

輕描淡寫的評論了句。

“一般般。”

……

早餐在既和諧又不和諧,即尋常有不尋常的氣氛下詭異完成。

同步進行,冇有提上褲子就跑的秦哲,這還是第一次見。

舒曼孜迷迷糊糊取走掛在櫃子上的車鑰匙,和秦哲同時往地下車庫走,上了各自的車。

一下、兩下、三下。

車冇有任何反應。

舒曼孜深歎了口氣,瞅了眼旁邊的黑車,她當機立斷做出了選擇,打算立馬放棄拋錨的車。

繞到秦哲車前,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慘兮兮望著他。

“秦總,我的車拋錨了,你不會不管吧?”

“我可不是故意非要坐你的車,我的車真拋錨了!”

秦哲瞥了她一眼,兩手握在方向盤,目光看向前方。

“上車。”

“好嘞!”

車開的很順,車內氣氛很曖昧,稱職的秦司機安安穩穩把她送到了公司。

舒曼孜大方回了一吻,踩著高跟鞋大步進了公司。

“舒總。”

“他們人呢?”

“龐總已經在會議室開會了,舒總您現在過去剛剛好。”

“好我知道了,謝謝。”

舒曼孜蹙眉,這單項目是她拿下來的,她都冇到,龐輝煌就這麼迫不及待的開始會議。

她走過安靜的長廊,還冇進會議室就聽見裡麵傳來龐輝煌油膩精打細算的聲音。

“今天舒總有事來不了,有關項目的會議不能耽擱,現在由我來主持會議。”

“對於本次項目,先前芷璿也接手過類似項目,讓她來管理更得心應手。”

“各位覺得呢?”

向前邁的腳步停了下來。

舒曼孜思付半晌,決定聽牆根。

她倒要看看公司裡有多少人是和龐輝煌穿一條褲子的,這樣也好一網打儘!

想著,側身靠在門縫邊,她專注力全放在偷聽大業上。

“我支援——”

“舒曼孜,你不進去躲在這裡鬼鬼祟祟是打算偷聽嗎?!”

不長眼讓人噁心的熟悉男聲,從身後想起,硬生生打斷了她偷聽大業。

光用腳趾想,她都知道是誰!

秦淼!那個被她拋棄的垃圾男!

會議室裡的人比她動作還要迅速,龐輝煌一把拉開門,他堆滿皺紋的額頭,皺紋夾的更緊。

他吃驚錯愕看著站在門外的女人,她居然還有力氣爬到公司?!

視線繞過舒曼孜,他怒目而視從電梯跑出來的龐芷璿。

龐芷璿也愕然看向突然出現的舒曼孜。

垂在腿側的手握了握。

她明明記得,為了以防萬一,讓人在舒曼孜車上動了手腳啊!

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