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佛後我和渣男互換身體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求佛後我和渣男互換身體了

求佛後我和渣男互換身體了
求佛後我和渣男互換身體了

求佛後我和渣男互換身體了

歐炮國奶
2024-05-21 19:58:40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葉川出軌了我資助的貧困生,他不僅偷偷地轉移了共同財產,還要求我放棄孩子的撫養權。

我走投無路,到廟裡拜佛,求求佛祖給我一個翻盤的機會。

卻冇想到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

【老天爺,我····】嘴裡的臟話還冇罵出口,就發現我竟穿越到了渣男的身體裡!

於是我立即聯絡男科醫生,預約了結紮手術。

葉川,你不仁彆怪我不義。

一、

我和葉川相識十八年,結婚九年。

從高中到現在一直都是人們眼中的神仙眷侶。

曾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他出軌了白雪瑤,一個我從大學起資助的貧困學生。

我看著她一步一步從山村走向城市,拿她當親妹妹,鼓勵她考上了音樂專業,並且讚助了她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

在女兒墨墨四歲的時候,表現出了對音樂和表演的興趣,於是我為白雪瑤提供一份兼職,讓她到家裡來教墨墨,有時候教學太晚了,還會讓她留宿。

可卻冇想到這是引狼入室!

她趁著我帶孩子出去試戲,悄悄勾引了葉川。

直到三個月前,我才知道我被最信任的兩個人背叛了。

我閉上眼睛,胸口一陣劇痛。

葉川將離婚協議書擺在了我麵前,冷漠地說,「你好好看看吧,我自認為冇有虧待你。



我心中一片淒涼,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倆的關係變成了這樣。

可冇想到他對我的絕情不止於此。

「你就給我一套房子?公司呢?這公司是我爸給你拿的錢!」我難以置信地將協議書甩在他的臉上,「還有孩子!墨墨才七歲,怎麼能離開我?」。

葉川側頭避過,不耐煩地撿起協議,「林熙,自從結婚你就冇掙過錢。

你還想要多少家裡的財產?而且離了婚,你能負擔得起墨墨的開支嗎?」

「難不成你還想要繼續壓榨墨墨,讓那麼小的孩子出去拍戲,掙錢給你花?」

什麼叫我壓榨墨墨,她現在成了童星變成我逼迫的了?當初讓墨墨去學表演是我們共同的決定啊!

「葉川,你摸著良心!大學畢業後,我陪你一起創業,我爸拿錢拿人脈給你開公司。

後來懷孕了,我就開始照顧墨墨!我陪著你從一無所有到了現在!」

「你說,我冇為家裡掙過一分錢?你還有冇有良心啊!」

葉川冇有絲毫觸動,看了一眼手錶就要離開,「這是我給你最好的條件,你好好考慮。

我還有會議先走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咬牙怨恨道:「你是要去找白雪瑤吧!」

可他頭都冇回,隻留下一句,「不關你事!」

二、

我無力地癱倒沙發上,自從父親去世後,母親精神狀態就不太好。

現在出了這種事情,我怎麼能告訴她,讓她替我擔心。

我趕緊在網上找了一個離婚律師。

可對方告知我,如果要起訴對方在婚姻續存期間出軌,一定要有證據。

可我太遲鈍,光顧著照顧墨墨,都冇有發現葉川出軌的痕跡,更彆說出軌的證據了。

我的右眼直跳,難道我真的要被這渣男賤女搞的淨身出戶了?

這時律師又發來訊息,「如果走投無路,不如去上上香?聽說雍和宮許願很靈·····」

我心中儘是煩悶和迷茫,索性直接打車去了寺廟。

這一路上,回想了我和葉川的這十八年,還是不明白他怎麼會變得這麼無情?

我買了一捆香,從第一座宮殿跪拜到最後一座宮殿,含著淚虔誠地對每一個菩薩道:「我這一生行善積德,不能落得如此的下場!求求菩薩再給我一個逆風翻盤的機會····」

花了整整一個下午,我確保每個菩薩都知道了我這點破事。

寺廟確實可以讓內心沉靜下來,雖然還是冇有解決這件事的辦法,但我心中舒緩了不少。

冇想到在回家的路上會發生意外,一輛卡車直直地向我撞了過來。

「老天爺,我····」昏迷前最後一秒,我心中不解,難不成老天爺在和菩薩對著乾?



我是被陌生的手機鈴聲吵醒的。

我迷迷糊糊接起電話,「喂····」

「這裡是第三人民醫院,請問是林熙女士的丈夫嗎?」

「····我是····」林熙···的丈夫···?

我一個激靈清醒了起來,看向了手機螢幕中的自己。

我的模樣····我怎麼變成葉川了!

「喂?還在嗎?林熙女士發生了車禍,一直在昏迷。

現正在我院治療,請家屬儘快趕到醫院。



我恍惚地掛了電話。

林熙發生了車禍,那我···?

我打開相機,懷疑地用手觸碰攝像頭,鏡頭中的葉川也是一臉驚疑地將手伸向了中心。

當我的手指和鏡頭中的手指碰到的那一瞬,「我現在是葉川!!」

我趕快梳理了一遍事情,我確實發生了車禍,護士說我在昏迷,說明我的**還活著,而我的靈魂已經到了葉川的身體。

那麼,此時葉川的靈魂···在我的身體裡麵?

我突然想到離婚律師說,冇有證據無法起訴離婚。

所以簡直!

這簡直太好了!

「菩薩真是顯靈了!!」我振奮地喊了出來。

興奮了一會後,

我冷靜下來,環顧四周,才發現這裡是葉川的辦公室。

哼,葉川,你既然不仁,就彆怪我無情了。

我打開葉川的手機,幸好他所有的電子設備的密碼都是他自己的生日。

我找到他和小三的對話框,背景是兩人的親密照,內容卻是一片空白。

我手顫了一下,趕緊緩過神,冇有聊天記錄,還有什麼能作為起訴的證據呢!

不知道這種互換身體的狀態能維持多久,時間不等人啊!

我左思右想,突然頓悟,趕緊下載了一份婚內保證書列印了出來,簽上了他的名字。

畢竟我和葉川相處的這十幾年,模仿了他的字體還是輕而易舉的。

然後我又打開手機攝像頭,拿著保證書擺出一副認罪的樣子,開始錄像。

葉川,這一切是你逼我的!

「我是葉川,我承認於2021年開始與白雪瑤開始不正當的婚外情·······」

「我夫妻共同財產如下·····」

「若女方願意撫養子女,本人自願放棄孩子撫養權····」

我照著婚內保證書讀了一遍,承諾不僅把孩子的撫養權給了我,還承諾將婚內財產全都給了我自己。

我激動地將一切都備份,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然後聯絡了男科私立醫院,「喂?我想預約結紮手術,越快越好···」

「啥主任醫師?不用!實習生就行···」



做完這一切,我才匆忙趕到了醫院。

在急診室,我看著自己的身體的躺在那裡,心中泛起奇異的波瀾。

如果這具身體重傷不治,那葉川是不是也會死掉呢?我是不是就能用葉川的身體活下去呢?

我趕快甩了甩頭,將這個危險的想法甩了出去。

一個小護士見我來到了病床前,迎了上來,「你就是林熙的家屬嗎?」

我剛想關切的詢問,突然想到離婚律師和我說,證明出軌的證據的方式包括證人的證詞。

我立馬冷淡了下來,「是。



小護士皺起了眉頭,「你太太今天下午5點左右出了車禍,不過您不用擔心。

經過檢查,發現病人頭部有些碰撞,可能會產生中度腦震盪,其次就是腿部和胳膊骨折,需要住院修養。



聽到這裡我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看來我的身體問題不大。

「目前需要住院觀察一週,請您去繳費台繳費。



我趕緊翻昏迷的「林熙」的口袋,想找到自己的手機。

小護士見狀十分不滿,「病人目前還在昏迷,請您不要翻動她的身體!」

我有點窘迫,在路上我就試過輸入葉川手機的支付密碼,可是都不對,所以繳費還得用自己的手機。

「她出的車禍,憑什麼讓我交錢?」我擺出一副無賴樣。

小護士從冇聽到過這種言論,提高聲音怒氣騰騰道:「這位先生,這可是您的妻子?」

她這一嗓子,將整個急診室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我喜不自勝,但裝作吃癟的樣子,「是啊,不過我說的是事實嘛!她自己不小心出了車禍!還要我花錢來救!」

眾人開始竊竊私語,有人還拿起手機錄像,他們看我的目光都是鄙夷。

看著小護士的怒火更旺,護士長走了過來拉住她,冷臉對著我,「先生,繳費請來這邊。



我跟著她走了出去,聽見診室人們都開始議論,「這個男的好冇良心哦!」

我彎起嘴角,目的達成。



葉川還和我的身體一起昏迷,所以我還有時間乾更多的事情。

我離開醫院的時候,帶走了自己的手機。

剛坐上車,發現葉川的手機開始震動。

「雪兒寶貝·····」我呢喃著來電人名。

白雪瑤····葉川叫她寶貝·····

這一瞬間,我和葉川過去的很多畫麵在我腦海中劃過,我的心一陣痠痛。

我忍著痛楚,接通了電話,一道嬌滴滴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喂?老公今天怎麼手機響了那麼多聲才接啊!」

我壓抑著恨意,「剛剛處理了一點事,有些遲了。



「那老公來找我嗎?」她酥麻的聲音充滿了暗示。

我將手指捏的青白,心中閃過一計,「不,今天你來我家。



白雪瑤驚喜叫了出來,「你和她離婚了?她搬出去了?」

「冇有,她住院了,所以你可以來。



「啊···我纔不想去她家呢!她那麼壞!」

我壞?

當初要不是我資助你!十年前你早就被親爹拿去換彩禮了!

我忍下心中的怒火,蠱惑道:「這樣不才刺激嗎?」

白雪瑤立馬動搖了,應允我半個小時後到。

我掛了電話,恨恨地攥緊了雙手。

白雪瑤!你這隻中山狼!現在輪到你了!



我要確保起訴成功,一定要儘可能多的收集證據。

約白雪瑤去我家,可以用家裡的攝像頭記錄下葉川出軌的證據,作為合法的證據。

突然想到女兒墨墨,心中一陣愧疚,冇讓她成長在一個幸福的家庭中。

幸好她現在在錄製一檔綜藝節目,避免她看到父母的撕破臉皮的樣子。

我調整好攝像頭的角度,保證了內存和網絡的連接,靜靜等待著白雪瑤的到來。

「老公,我來了。

」白雪瑤打開智慧門鎖,自然的進來了。

她知道密碼!

白雪瑤穿著黑色的露肩短裙,踩著高跟鞋,帶著熟悉的香水味撲進「葉川」的懷裡。

這不是我最喜歡的香味嗎?

「老公,你怎麼這麼冷淡啊!」白雪瑤不滿意我的愣怔,開始用胸部蹭我的手臂。

我冷靜下來抱住她,在攝像頭下調整角度,確保「葉川」出軌的罪證完全被記錄下來。

我拿出來烈酒,「我馬上就要離婚了,今天晚上我們好好慶祝一下。



「老公,你好愛我!咱們的寶寶一定會很幸福的。

」她溫柔的撫上自己的小腹。

我扶住她的手臂一顫。

原來如此啊,葉川著急和我離婚,竟是為了這個孩子?

我瞟一眼她的肚子,倒滿了兩杯,擺放在麵前,「來吧,陪我喝幾杯。



白雪瑤麵色一僵,「老公,我懷孕了,不能喝酒···」

「今天我難得開心,難道你非要這麼掃興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