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做反賊的我,被百姓愛戴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三國:做反賊的我,被百姓愛戴了

三國:做反賊的我,被百姓愛戴了
三國:做反賊的我,被百姓愛戴了

三國:做反賊的我,被百姓愛戴了

胡茬兒亂
2024-05-21 19:56:17

【曆史腦洞】+【係統】+【無敵】張?穿越三國世界,成為太平道張角的兒子。意外覺醒最強反賊係統:占領城池或者收到百姓愛戴就能得到聲望,從商城中兌換物品。正巧遇到了張角即將死亡的時刻,在神醫華佗都無能為力的時候,張?扮演神棍,開壇做法,利用商城的藥品救活了張角,並獲得了大量的聲望。從此張?一發不可收拾。他祭天救父,步步生壇。他一指破钜鹿,郭典身死,張頜投降。他驚馬群,不費一兵一卒滅掉八萬敵軍。他生擒皇甫嵩,一統冀州。他......漢靈帝:“誰來給朕解釋解釋,你們說啊!你們說啊!”曹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百姓:“甘願為河神赴死!”......當他黃袍加身之時。曆史見證了,這個反賊,最終讓全國百姓愛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翌日,甲子時分。

張紘身著道袍,頭戴黃巾,緩步走上祭台。

緊隨其後的是四名光著膀子的黃巾力士,他們抬著張角跟在張紘身後。

再身後的便是拿著藥箱的華佗。

祭台之下,八十一名黃巾力士拱衛在側。

四周已經烏泱泱來了無數的民眾和黃巾軍士。

此時乃是深夜,民眾和黃巾軍都打著火把來給張角祈福。

祭台上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聽說少將軍,得了大賢良師太平道法的真傳,這纔開壇祭天,要換取一缸符水。”

“胡說,若是道法好用,大賢良師自己為何不救自己?”

“你敢汙衊黃巾道法?快押他去三將軍處領死!”

“等等,俺並非此意啊。”

“你什麼意思,說不清楚,也無需三將軍處置,我等在此就剮了你!”

“你們不知道,少將軍昨日落入水中,差點淹死。”

“我親眼得見,少將軍必是在河神處得了此法,才能祭天救父。”

“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親眼得見,三將軍當時哭的都成淚人了。”

“後來少將軍起死回生,自行活了過來,方纔能有如今這般顯聖。”

“不信爾等儘可與三將軍求證,若有半句假話,俺就任由你們打殺。”

周圍人群聽這大漢的話,竟不禁越想越是如此,聽說甄行還去遠處請了神醫,也不能治好。

張角和神醫都不能治好的病,少將軍能有把握祭天救父,定是應了這大漢的話。

一時間,人群中開始傳出張紘是河神弟子的話來,不一會功夫,人群中口口相傳起來,到後麵竟然有人說張紘就是河神轉世了。

已經走上祭壇的張紘,此時睡意朦朧,眼都睜不開了,甲子時分祭祀害死人啊。

自己明明還是個孩子,難道不應該多睡會覺的麼,還要長個子好麼。

可自己也冇辦法,誰讓黃巾的口號裡麵有甲子字樣呢。

張紘心想這諸葛孔明的法子還真是不能輕易使用,以後要注意了。

也不知孔明知道張紘的想法,會不會從南陽爬過來罵張紘這從未見過的厚顏無恥之人。

張紘強撐身軀,站在三牲之前,見張角華佗已經就位,也就準備開始施法。

可就在這時,台下民眾不知誰大聲呼喊起來。

“河神!”

“河神!”

“河神!”

這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齊整。

張紘不明所以,但係統的聲音,卻及時的在它的腦海中就接二連三的響起。

“聲望 1”

“聲望 1”

“聲望 1”

......

張紘睡意頓消,他趕緊檢視起係統麵板。

【姓名:張紘】

【身份:黃巾軍少將軍】

【當前聲望值:5258】

張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還冇有開始救人,民眾的迷之信任就已經讓自己的聲望抬高了5000多,若是自己成功救下張角,豈不是賺翻了。

他想了想,從商城中兌換了兩壇二鍋頭。

張紘抱著二鍋頭,走向了華佗。

華佗一時眼花,竟不知張紘從何處搬來的兩個罈子。

隻見張紘對華佗說道:“華神醫,此乃烈酒,還請神醫在給我父下刀之前,用這烈酒多清洗幾遍道具,然後將刀在火上燒紅,這樣能儘可能的避免感染。”

“感染?”華佗疑惑的看著張紘。

“啊,就是傷口潰爛發膿。”

華佗看著手中的烈酒,怔怔的看著張紘走遠。

他急不可耐的打開酒罈,一股這世間從未有人聞過的酒香直接從酒罈裡麵飄散出來。

華佗亦是好酒之人,但這酒也太香了吧,他僅僅抱住酒罈,知道這是救命用的,也就冇敢在此時品嚐。

隨即他又想到這酒隻是洗個刀而已,能用的了多少,剩下的自然是自己的,不管這次跟張紘的賭約如何,廣宗這一遭,就為了這等美酒,自己就不算白來一趟。

華佗心中欣喜,卻也是聞著酒香磨蹭了一會,可不想著酒香隨著清風,直接飄了下去,圍在祭壇下麵的黃巾眾人全都聞到了這股香氣。

“哎,聞到了麼,這是什麼味,酒香?”

“不是酒是什麼,俺跟著三將軍打仗的時候,三將軍賞給俺一碗酒,可也冇這麼好聞啊,這究竟是什麼酒?”

“快看,後麵那不是廣宗城裡最大的酒樓的王老闆麼,怎麼聞到這等味道,嘴都合不上了,口水都淌了一身。”

“到底是哪裡來的酒香,這也太饞人了。”

“我看見了,少將軍拿了兩個罈子給了台上的醫士,那醫士一開罈子,酒香就飄出來了,真是太香了。”

“什麼?少將軍給醫士的?難道這是河神酒?難怪會有這等香氣。”

“少將軍果然是河神轉世。”

“河神!”

“河神!”

張梁一直緊張的看著祭台上的張紘。

那壇酒香四溢的美酒,自從突然出現在張紘的手上,他就已經注意到了。

張梁震驚於張紘憑空就能變出酒來,張大了嘴就一直冇有合上。

可當華佗打開酒罈,那讓人嚥下舌頭的香氣鑽入鼻孔。

張梁的口水就流了下來,順著自己的鬍鬚一直流到地上。

身邊的親兵看到自家將軍如此模樣,也都捂著嘴,努力不讓自己笑出聲來,當然這是訓練過的。

張梁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

然後他就憤怒了。

他一把將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

咣噹一聲,碎片散了滿地都是。

侍衛們見三將軍真的生氣,都噤若寒蟬般不敢出聲。

“臭小子,有好酒,不孝敬三叔,給這庸醫做個什麼。”

“等你下來,老子將你屁股打成八瓣。”

站在台上的張紘自然不知道自己隻是拿出兩壇普通的二鍋頭,就把自己的屁股給拿壞了。

此時台下河神之音比剛纔更甚。

張紘腦中的聲望也在急劇增長著。

“聲望 1”

“聲望 1”

...

此時聲望已經來到兩萬大關,卻絲毫冇有停下的意思。

張紘也是想不到,隻二鍋頭就有如此威力。

想到此,他又從商城中兌換了八十一罈二鍋頭放在儲物空間。

既然大家都喜歡二鍋頭,索性就讓這二鍋頭,點燃民眾的力量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