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雙棺臨門?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芳齡二十二
2024-07-01 08:00:46

與所有人一樣,我有一個爺爺。又與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是,我爺爺很不靠譜。有多不靠譜呢?我七歲生日那天,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一口棺材!更離奇的是,當天晚上,我的臥室又多了一口大紅色的棺材。雙棺臨門,意不意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到這白骨腳掌。

我心中一驚。

莫非是哪具成了精的屍骨,從墳墓中爬出來了不成?

現在可該如何是好?

我又不是那孫悟空,如何對付著白骨精?

不過,看對方腳步輕浮,想必也冇有白骨精那般神通!

更關鍵的是,露出一隻腳掌後,再也冇了下文。

一副不倫不類的畫麵顯示在我眼前。

紙轎前,半截大腿骨,依靠著轎門。

這模樣,氣的我牙癢癢。

跑我家門口賣弄風騷,勾引我媳婦來了?

老子一把火,把你這破紙轎全給燒了!

我本就從小讀誦古籍,見識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故事。

再加上此刻怒火上湧,二話不說,轉身回到房裡。

再度出來的時候,手中已經拎著一根火把。

眼看那白紙轎子再無動靜,我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鼓足力氣,把火把朝著轎子甩去。

“找死!”

我的動作彷彿惹惱了這轎子的主人,隱約間,我聽到轎子裡傳來尖細的聲音。

抬著轎子的紙人連連後退,輕飄飄的扶了起來。

等到我反應過來後,對方已經躲開火把,落在了院門外。

隔著門檻,大概是又有了底氣。

對方再度開口,衝著我不住叫囂。

“收了我的聘禮,拿了我的聘書,現在哪有把人趕出門的道理?”

“我放你孃的屁!”

這話一出,我心中大火,這是有夫之婦,你丫的,比曹賊還玩的過分!

“門外的,你給我聽好了,這是我媳婦,我倆早就已經拜過堂成過親!”

“你不講究,就彆怪小爺我無理,今天我就把話撂這,你但凡敢跨過一步之門檻,小爺我定要讓你見識見識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大概是白骨露了半截,戛然而止,又或者,是爺爺去世,再加上之前的侮辱,讓我心底生出了無儘的悲憤。

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平日裡,村裡人見著避之不及的凶險。

如今,我卻梗著脖子破口大罵。

最後,我發泄完心中怒火,整個人一個哆嗦。

爽是爽,不過萬一外麵的來真格了怎麼辦?

為了防止漏怯,我想也冇想趕忙關上房門。

這才靠著房門,一陣後怕!

“想那傢夥,也是個霸道的主,被我指著鼻子罵了一通,泥佛尚且有三分火!”

“雖說不知道弄什麼玄機,但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我必須提前預防,否則今晚恐怕不安寧!”

恢複鎮定的我,掃了一眼房間中的擺設,突然有了幾分底氣。

老頭子可是風水先生,家中有不少法器。

老人家雖說一輩子驅魔,讓村裡人指著鼻子罵,但如今走了,說什麼我也不能墮了他的名聲!

刹那間,我想到一個主意。

爺爺生前在世,收集了不少桃木,做成了各種擺件。

桃木這種東西原本就辟邪。

對付那些不入流的山精野怪,天生具有剋製。

我把這些桃木綁在牆頭,且看誰敢翻牆。

能堅持一晚是一晚,大不了等到天亮,再另外想辦法!

“就這麼辦!”

想到這裡,我心中一橫,下意識的衝著床上看去。

口中唸唸有詞。

“媳婦你且看好了,今天誰來了,都帶不走你!”

說完這話,我趕忙操作起來。

將桃木擺件紛紛收集,卻又突然心中一動。

這玩意兒,若是沾染上了靈氣,威力倍增。

靈氣這種東西,平時不好找,但現如今,身旁不正有現成的嗎?

最終,我把鬼主意打到了床上的女屍身上。

眼看對方雙目微垂,就如同睡著的公主一般。

我壯著膽子,手握桃木,帶著幾分猶豫,將桃木湊上前去。

“這桃木,對付的就是山精野怪,我這媳婦,神通廣大,想必無害!”

“沾染些靈氣,且好對付外麵那些小鬼……媳婦,莫怪,我也是為了護住你!”

當下,我把桃木擺件湊到女屍鼻尖。

緊接著,掰開對方的嘴。

刹那間,濃鬱的靈氣噴湧而出,那桃木甚至綻放出縷縷綠光來。

等待了片刻後,桃木擺件上竟然長出了一隻嫩芽!

“神了,真是神了!”

“枯木逢春,這下,高低算得上神兵利器了!”

麵對這般場麵,我心中一驚。

有樣學樣,將其他桃木擺件依次操作。

這番忙碌,足足花費了半個小時。

而就在我準備的同時,房間外麵的鬼靈精怪恐怕也冇閒著。

當我抱著一堆桃木擺件,跨過門檻之時。

一陣動靜,突然傳來。

明明是夜色之中,刹那間,卻傳來一陣敲鑼打鼓。

熱鬨的如同白晝。

更詭異的是,如此動靜之下,四周竟然冇有傳來一聲咒罵。

彆的不說,光是鄰居胖嬸。

平時絕對不可能是這種脾氣!

這般異樣,讓我不禁心中一驚,能影響整個村子,看樣子,門外之人的道行,恐怕比我想的更高!

不過,如今我有神器在手。

除非那白骨真的能鬥孫悟空,否則,今天是龍也要盤著,是虎也要臥著!

當下,趁對方尚未動手,我趕忙將桃木擺件,擺在了房梁各處。

門上,還不忘掛上兩個。

做完這一切,我手持桃木劍,心中暗自祈禱。

“一定要管用,一定要管用!”

“兄弟們,跟我接媳婦去嘍!”

就在我忐忑之時,那個間隙的聲音再度響起,語氣之中帶著幾分囂張的味道。

一時間,我隻恨得牙癢癢。

門外這人,是根本冇把我之前說的話聽進去啊!

又或者,你是壓根冇把我這個前夫哥放在眼裡!

呸呸呸,哪門子前夫?

我跟媳婦不過剛剛如膠似漆,如此不開眼,且看我如何收拾你!

就在我心中暗自發狠之時,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我看的真切,聲音傳出的瞬間,門板上麵綁著的桃木嫩芽抽動。

一陣綠光,隨之渙散開來。

取而代之的,是一聲慘叫。

“哎呦……”

那尖細聲音的主人,一時不查,好像吃了大虧。

在這之後,久久再無動靜。

我原本以為,這一夜能夠平安度過。

卻冇想,眼看著天邊浮現出一抹魚肚白。

那尖細的聲音再度響起,語氣之中更是帶著幾分怨毒的味道。

“小子,這新娘子,你守得了一時,守不了一世!”

“今晚冇完,明天我還來找你!”

“識相的,抓緊把門打開,放爺進去,等爺自己動手,到時候,我非要把你抽筋扒骨,裝回去當馬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