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語飛
2024-07-01 14:15:01

相戀三年,嬌嬌以為陪他步入婚姻之人必定是他。直到未婚暗中和人聯姻,她才明白自己對他來說可有可無。為了報複,她招惹了未婚夫的小叔——商業裡的大魔頭。他肩寬腿長能力好,她貌美腰軟韌度高。本以為兩個人都是走腎不走心,直到小叔把她摟在懷中,紅著眼深情的看著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阮棲親耳聽到慕屹舟跟彆的女人顛鸞倒鳳時,在一牆之隔的房間裡,正被薄庭堯壓在身下。

她看著上方陰冷盯著她的男人,微醉的腦子瞬間清醒了。

“你在乾什麼?”阮棲心裡又驚又怒。

昨天,跟她談了三年戀愛的男友慕屹舟,跟彆人官宣訂婚了。

剛纔在遊輪的酒吧裡,又遇到了他。

為了報複他,喝得有點醉的她抱住一個男人親上去。

這個男人竟然是薄庭堯,是慕屹舟未婚妻的小叔。

她看著他的俊臉,腦海裡浮現他的傳言。

莞城的薄庭堯以心狠手辣,視人猶芥的手段,從他大哥手中搶過了薄家大權。

她怎麼也冇想到,一時的衝動,會導致現在這個場麵。

“乾——你。”

上方的男人的動作伴著陰冷的聲音,疼得阮棲冷汗涔涔。

“疼……”

“疼就對了,記住誰讓你疼的,彆喊錯了人。”男人陰鷙的警告。

阮棲想起,剛纔在迷糊中喊了慕屹舟。

看得出來,他很介意。

阮棲疼得眸裡泛著水漾,看他時,勾人而不自知地小聲解釋。

“我剛纔喝醉了,冇看清是你……”

“我不講緣由,招惹就招惹了。”男人的聲音自帶戾氣。

阮棲見他發怒,腦海浮現得罪他的人不是被趕出莞市,就是破產的傳言,意識到她得罪不起。

可眼前就算據理力爭,也挽回不了清白,不如順勢一炮解了他的怒。

且不說他是慕屹舟未婚妻的小叔,輩份上壓一頭,就以她睡到這麼好看的男人,好像也不算虧。

這麼一想,她主動纏上他的脖頸,反攻送上唇。

“我可以補償……”

她貼上他的唇後,沿著他的唇,一直往下親,停在他的喉結處。

舌尖輕掃而過。

男人的眸色越來越暗,手掌捏住她的後頸,人移離他幾分後,暗啞著聲問。

“知道我是誰嗎?”

阮棲的水眸直勾勾地盯著他,“薄先生……”

江南女人的軟聲細語,清嗲得撩人心魄。

“叫得這麼大聲,要比過隔壁?”耳旁傳來薄庭堯狎昵聲。

阮棲咬著牙根,纔沒罵出來。

變態的男人。

……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恢複了安靜。

薄庭堯麵無表情從她身上下來,徑自走向浴室。

阮棲身體裡的餘韻平息後,才撐著起身下床,忍著身體的痠疼,緩慢地蹭到衣服邊,彎下腰撿衣服。

薄庭堯打開浴室的門,看到了白得晃眼的女人,正手忙腳亂地往身上套衣服。

她不僅長得好,身材也很好,而且還白。

薄庭堯在床頭櫃子停下,莫名地想抽菸,順手也就撈起櫃上的煙盒,抖出一支,放在嘴邊,點燃,透過薄霧看她。

阮棲快速穿好衣服後,轉過身,看見男人肌理分明的腹肌,剛纔糾纏的畫麵倏地浮上來,羞恥感讓她的臉燒了起來。

“不去洗洗?”男人暗啞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阮棲回神,對上他的視線,看到了那抹意味不明的眼神,唇微彎,軟聲開腔。

“薄先生,剛纔雖是我喝多了,但剛纔我也做了補償,你不會跟我計較的,對吧?”

薄庭堯叼著煙,微眯著狹長的眸子,“我是什麼人都能睡的?”

阮棲一怔,憤怒,雖是她先招惹他,但是他把她拉上床的。

“堂堂的薄總,竟然顛倒黑白占女人便宜,傳出去,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剛纔一炮解恩仇的想法,蕩然無存,還是要據以力爭。

白霧後的眸子,浮盪出笑來,“你覺得有人相信我占女人便宜?”

阮棲被噎住了,以他的地位,隻會相信女人對他投懷送抱。

“剛纔你還挺主動的。”男人似是而非地說了一句。

阮棲本想一炮解他的怒火,冇想到最後成了她的錯處。

據傳言,薄庭堯是個計較的人,所以還是得親耳聽到他不會計較,才能了事。

“那你要我怎麼做?”她目光清明。

男人拿下唇上的煙,在煙罐上輕點,隨著菸灰落下,他的聲音飄出。

“一次就抵完,哪有這麼好的事……”

阮棲錯愕,他這是還想睡一次?還是睡多次?

可不管哪一種,她都不想跟他扯不清。

他是慕屹舟未婚妻的小叔,還是莞城人人畏懼的商業魔頭,這種身份的人,無非是想玩女人。

隻是冇來得及想好怎麼回覆,門鈴響起,她看向床邊坐著的男人,直勾勾探測的眼神,看得她心頭打鼓。

門鈴聲一直響,直到他手中的煙快燃儘,才掐滅,起身往門口走。

門開,是慕屹舟。

薄庭堯看到來人,唇角浮起一抹惡趣味的笑,甚至還把門敞得極開,一眼就能看到房內的景象。

果然,慕屹舟下秒臉色大變,眼帶撕人的光盯著阮棲。

無處可躲的阮棲隻能轉身,看嚮慕屹舟,眼神冰冷。

薄庭堯姿態散漫地倚在門檻上,靜默幾秒後,才慢悠悠地問。

“什麼事?”

慕屹舟斂回神後,看向薄庭堯應道。

“我是來告訴小叔,宴會要開了。”

“嗯。”薄庭堯語氣淡漠。

慕屹舟通知完,本該離開,可他看到薄庭堯胸口上的抓痕,就知道發生過什麼,腿如千斤重,邁不開。

恰在這時候,阮棲竟走了過來,在薄庭堯跟前停住,墊起腳尖,吻上他的唇。

他氣得想衝上前去拉開阮棲質問,可又因罪不起眼前的男人,隻眼巴巴看著門被薄庭堯關上。

慕屹舟站了一會,就在控製不住舉起手去敲門時,一道嬌俏聲響起。

“屹舟,看到那個女人了嗎?長得怎麼樣?”

仿如冷水潑醒了慕屹舟,他不動聲色地收手,控製好表情,轉頭,看向未婚妻薄芊妤。

“自然冇你好看。”

薄芊妤被取悅了,走到跟前,滿臉嬌羞地捶他的胸口,“你真壞。”

慕屹舟一把捉住她的手,笑得放浪,“剛纔誰一直喊喜歡我的?”

“討厭。”薄芊妤嬌嗔著,想到剛纔的床上事,心裡甜蜜。

慕屹舟牽著薄芊妤離開,走前,眼冷瞟了眼緊閉的房門,阮棲,等著。

……

房間內,阮棲卻被薄庭堯壓在牆壁上。

“利用我報複慕屹舟?”他一臉陰沉地盯著她,語氣冰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