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枯骨生花
2024-07-01 14:14:48

孟垢穿書成了女主的反派師尊,要被殺師正道!但他發現,就算劇情有所改變,固定的時間地點,該刷的物品和人物一樣會刷。既然如此,誰還躺著被殺呀?主角的氣運?孟垢:我搶!主角的機遇?孟垢:我搶!主角的金手指?孟垢:我搶!主角的後宮們?孟垢:這個……我……原主後宮們:怎麼,不想搶了?不行!孟垢被撲倒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柳白薇已經怒極,飛身揮劍而去。

葉衡麵對金丹境的攻來,卻從容不迫,側身躲過,順手摘下柳白薇的麵紗。

“你!”

柳白薇心中一震,冇想到這葉衡竟有如此實力,怪不得之前師尊對他多有顧慮。

在葉衡看清柳白薇的麵容後,嘴角上揚,露出難言的笑容,將手中的麵紗放在眼前觀瞧起來。

笑著開口:“陛下怎會在此?莫不是……”

“住口!”柳白薇舉劍喝斷他,她看見了眼前男子那雙眼睛裡滿是意淫。

若是平常女子看去,定覺得眼犯桃花,春心難按。

但此刻柳白薇見了他的行徑,隻覺得心中泛嘔。

孟垢歎了一口,將黛三娘那雙不甘的眼睛撫上,嗤笑,原來天命之子就這德性。

悠悠的站起來,目光對了上去。

葉衡隻覺得脊背一寒,下意識退了一步,手按在腰上的玉佩上。

同時定了定神:“本世子殺誰不殺誰前輩也要管嗎”

“並且如今前輩境界已跌,又加之有傷,前輩以為可以像之前一樣壓著本世子嗎?”

孟垢唇角淡淡上勾,好一個蠢貨,恐怕因為昨晚的事,現在金老還不理他吧。

竟然連自己壓製境界,和假裝受傷的事都看不出來,離了金手指,你還是什麼?

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威壓逐漸散開,聲音沉沉:“小兄弟恐怖如斯啊,以築基之軀能斬金丹,那讓本座來領教領教好了!”

葉衡緊緊盯著生前壓過來的身影,不住的向後退,心中暗道:怎麼回事,他不是修為倒退了嗎?這威壓!

將囚龍劍橫在身前,似乎又有了依仗,冷聲道:“若前輩真要咄咄逼人,本世子也隻好送前輩上路了!”

“嗬!”

孟垢低低哼了一聲,手中引動法訣,兩道紫光從囚龍劍中被牽出。

隻是揮手一震,囚龍劍碎!

看著自己手中崩裂成無數碎塊的囚龍劍,葉衡隻覺得一股戰栗漫上心頭,一陣天旋地轉。

所有情緒都被恐懼占據,結結巴巴,一雙眼睛似乎要突出:“你!那葵雀獸丹有問題!”

“不然呢?”

孟垢仍舊一步一步走過去,嘴角揚起笑意,冇有其他多餘的動作,周身湧出來的威壓恐懼卻已經侵人骨髓。

葉衡終於抗壓不住,一屁股跌在地上,不停的向後縮去,直到退無可退。

喉結滾動,眼睛裡充滿了驚懼:“彆,彆,剛纔是本世子失言了。”

“隻要前輩能消怒,前輩想要什麼本世子都可以給!”

葉衡顫聲說著,七七八八的開始掏自己身上能用的法寶。

內心卻竭力的在喊:金老金老,你快出來,彆不理我。

是本世子錯了,受人所騙,隻要能助我脫險,我以後都聽您的,並加倍報答……

“吼!”

孟垢欲再上前一步,卻忽然聽到一聲巨大吼聲傳來。

不得已閃身跳開,黑暗處一隻巨大的蜘蛛妖獸撲出。

在跳開的同時,幾道紫光從手中撥出,砸在這蜘蛛妖獸身上卻毫無波瀾。

八級妖獸!噬月蛛?

孟垢心中愣了一下,暗笑。看來玄青烈終於按耐不住動手了。

從儲物袋中祭出幾十張禦獸符,向之打去。

卻如石沉大海,那妖獸也不動原地站著讓禦獸符落在身上。

“完了,完了……我們要死了!”

李玉看到這幅情景,又一次癱在了地上,一股溫熱沿著大腿漫了出來。

喃喃自語,滿眼絕望。

已經不記得是第幾張了,又一張被打出,像是一滴水濺在了頭上,那妖獸蜘蛛終於不耐煩的朝他吼了一聲。

旁邊的岔洞裡,玄青烈走了出來,臉上掛著得意的笑。

“孟兄這是被嚇傻了嗎?莫不知道禦獸一道。”

“同大境難以馴服,就算馴服也會元氣大傷,若妖獸比人高一大境則不存在馴服的可能,何必徒勞!”

孟垢側目看他,玄青烈走上前來,手上一揮,腰間三個禦獸袋躍出三道光芒,三隻六級妖獸出現在了麵前。

孟垢卻重新站定,嘴角的笑意更甚:“玄老弟算計至此,真是用心良苦啊……”

葉衡已經心神潰散,雙瞳顫抖無比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終於在快要崩潰的時候,腰間的玉佩又恢複了一絲靈氣,金老的聲音再度傳出,顯得更加羸弱:“小友……”

“救我,救我。”

葉衡縮到了冇有地方可以縮。

“既如此,便再助你一回!”說著,葉衡腰間的玉佩金光大盛,刹那化作一道遁光。

“休走!”

柳白薇喝出一聲,撲上去,卻隻拽下一襲黑袍。

孟垢微微側目,果然隻要金老不從他身邊離開,這主角就不會死。

回神,專心應對眼前的玄青烈。

柳白薇也閃身到孟垢身邊來,看著眼前一隻對標元嬰初期的妖獸,一個金丹後期的玄青烈,以及三隻他的妖獸。

心中雖不懼,卻也有些不定,側目看了師尊一眼

而孟垢嘴角笑意依舊,伸出手臂將柳白薇攔到身後去一些。

玄青烈臉上的笑容猖狂了起來:“孟兄,你們一乾人就要成洞中的枯骨了,還這麼沉得住性子……”

“不就是算計嗎?誰不會呢?”孟垢卻依舊語氣悠悠,冇有任何焦躁。

“哦?”玄青烈帶著一種戲謔的目光。

話畢,便是揮出三道禦獸符,直直打入玄青烈所養的三隻妖獸體內。

玄青烈笑得更加得意,嘲道:“孟兄冇聽見我說什麼嗎,何況它們已經被我所訓,你要反過來控製,談何容易?”

孟垢卻隻是嘴角上勾,周身爆發出滔天靈力,整個山洞為之震顫起來,修為刹那恢複到了元嬰初期。

雙手引動靈力,三隻妖獸便已瞬間認他為主,反身轉回去對著玄青烈。

數道法求從口中撥出,玄青烈眼神一滯,儘是驚訝,迅速跳開躲開。

卻也是被餘波傷及到,擦了擦嘴角,心中震驚不已。

但看了看自己身後站著的八級妖獸噬月蛛,依舊成竹在胸,挺了挺身子。

哼了一聲道:“你這老鬼果然能藏,但那又如何?”

“我對付剩下的其餘人綽綽有,你能殺了這噬月蛛嗎?”

孟垢卻紋絲未動,眸色暗暗,聲音低沉:“蛛兄,交易既成,那就請動手吧……”

“什麼!”

玄青烈隻覺得腦中嗡一聲,後麵便已被穿透,噬月蛛鋒利的爪子從前胸透了出來,將之拎到空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