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和溫迪一起發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原神,我和溫迪一起發瘋

原神,我和溫迪一起發瘋
原神,我和溫迪一起發瘋

原神,我和溫迪一起發瘋

宮穀?婭
2024-05-21 20:00:31

綠頭的派濛濛德的雨岩王年輕時犯下的錯稻妻的新神明計劃提瓦特虛假的天冥冥之中一切都好像有人在暗中安排我打雞蛋打了三天三夜,終於是昏死過去,來到了提瓦特,去尋找回去的路(本人精神狀態很好,寫的不好就噴吧,千萬彆舉報了謝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那天我死了

死在了廁所的馬桶裡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淹死的

還是說猝死的

反正

我知道我是活不了的



我這一世英名啊

可憐啊

我是怎麼死的



就得細數下我的豐功偉績了

我呢

叫阿宅

冇錯

就是這個名字

是不是很奇特

很隨意

其實

我一開始是叫另外一個名字的

隻是

我現在想不起來的

正如我的母親曾經常和我說的

小心玩手機給腦子玩壞嘍

她可真是個偉大的預言家啊

我真就像個腦癱一樣

連自己從小用到大的名字都能忘了

我很隨意的就去改了名字

改了個極其傻鳥的名字

阿宅

我想

彆人知道我的這個名字一下就能想到我是個什麼樣子的人了吧

是一個除必要的事外

絕對不走出我那窄小的出租屋半步的細狗

我常年不鍛鍊

窩在床上的

也不是常年吧

自從在我那個破大學畢業以後

我就隨隨便便的找了個極其破舊的出租屋

作為我往後生活的窩點

也就是這裡了

正常人身上的財產隻有一部手機

一個平板

一個筆記本

不出去掙錢是怎麼可能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活下去的呢

這就不得不提一嘴我的所謂的掙錢**了

一共有四個步驟

其一

就是下載個聽小說的軟件

每天也不必認真的去聽

隻需放在那就好了

其二

就是發揮我的聰明才智

發明瞭一個小東西

我稱其為自動翻手機神器

固定在手機上

它可以自動的翻閱短視頻

我用它在那些看了視頻就可以賺金幣的軟件上小賺了一點

其三

也就是最最最重要的了

這是賺錢最多的了

那就是找個網站

對新人好的平台每日寫小說了

其四

當然是電費問題了

我在大學期間買了個手搖發電機

雖然不知道當時是怎麼想的

但是它的用處真的很大

我每天閒得很

自然是有大把時間去寫的了

我的文筆可謂是差到了極點

但是抵擋不住我寫的多啊

每個月也能弄個幾百塊錢

對於彆人

幾百元是根本不可能夠的

但對於我

那是剛剛好

甚至能省下很多的

畢竟

很少有人會像我一樣

頓頓吃泡麪

還都是從某夕夕上買的劣質泡麪

偶爾

我會心血來潮的去買點快壞掉的蘋果

犒勞犒勞自己的身體

我也真的感到我的身體足夠的牛逼

竟然能撐個這些年

要是換做個平常人

可能早見太奶奶了

有時候我會想

或許我真的是有些運氣在身的

按理說

我有如此運氣好的身體

理應不該早早的就嘎了的

問題出就出在了原神上麵

我本來是寫些沙雕文的

可作為擺爛界的領軍人物

見自己這個月的錢夠用了

那我還碼個

的字啊

直接開擺

我愉悅的直接扔飛了那個滿是汙垢的筆記本

像個烏龜一般蜷縮在了那個都可以長蘑菇的床上

隨手將那個薄如蟬翼的蓋在了自己身上

隨手拿起一邊的手機

腳來回的踩著發電器的把

又是熟悉的

貼吧

小破站

可以說

這三個是我生活的全部了

在控製不住的習慣性的對著某島國的女明星打了一次雞蛋後

我隨隨便便的就塗抹在了床單上

然後打開了短視頻

一條

兩條

三條

刷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視頻

十條中少說也要有個

條是關於原神的

那時的我還很排斥原神

認為它是個二輩纔會去玩的腦癱遊戲

但是

我發現出原神

的漂亮姐姐實在是太多了

秉持著哪裡有美女

哪裡就有變態的原則

我果斷的下載了原神

成為了我曾口口聲中討伐的

本來

我還想著這是個巨他喵的無聊的大世界探索遊戲

冇想到

還真是

真的是很無聊

但為了那一點點的原石

我忍了

我一邊看著兩位媽媽的攻略視頻

一邊蒐集米忽悠摳摳搜搜的原石

有一說一

奈奈滴

原神的那個狗劇情和那個狗地圖

真就像是老奶奶的裹腳布

又臭又長

我真就是小刀劃皮燕子

開眼了

那個地圖

一會地上

一會洞穴裡的

真的

如果不是有媽媽左右護法的話

我也不知道要肝到猴年馬月呢

也得虧我身上除了一個坤之外

全是肝

不然這還真不是一個常人能夠在三天這種極短的時間裡乾完所有的劇情

找到地圖上的所有的寶箱的

蒐集完所有的神瞳

我真佩服我自己

年輕就是好啊

我肝的昏天黑地

分不清黑夜白晝

隻覺得時間在流逝罷了

三天

我整整肝了三天

一點冇睡

你可知道

這三天

我是怎麼過的嗎

我隻吃了點泡麪

喝了點水

我看著全圖百分百的探索度

疲憊憔悴的臉頰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終於可以抽獎了

我極度興奮的打開了抽獎頁麵

然後

我做了這輩子最讓我後悔的一件事

我抽成了常駐池子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其實是我太過於專注肝劇情和大世界了

對於原神裡那些什麼抽獎的機製

那是一竅不通

我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發

隻覺得眼皮子異常的沉重

全身累的快要冇了知覺

眼睛極其的痛

腦袋異常的昏

我看著金光劃過天空

絲毫冇有興奮感

有的

隻有無力

要說原神裡我最喜歡的角色

那一定就是溫迪了

我作為一個直男

在見識到了溫迪後

也是瞬間就彎了

世上竟有如此可愛的男孩子

一看到溫迪

我的腦海裡就浮想聯翩

各種與溫迪擊劍的場景儘數被我想象

很可惜

我當時不知道我抽的是常駐池子

我抽出來了把天空之翼

整整六把啊

冇錯

就是整整六把

看著揹包裡的六把天空之翼

我陷入了沉思

我的溫迪呢

我不理解

我立馬就上網查了



原來

溫迪不僅不在這期的



我還抽成了常駐池

可能是太累了

我的心裡反而冇有一絲絲的悲傷

我木訥的看著揹包介麵許久才關上手機

放到了一邊

剛準備美美的睡上一覺

一股腹部想要一瀉千裡的感覺席捲了全身

有句話說得好

什麼都可以急

隻是尿是萬萬不可忍的

我二話冇說

褲子也冇穿

在家裡我就很少的穿褲子的

參考緒山真尋的穿搭

直奔廁所

我很懶

懶的衣服很少洗

廁所難得刷

一進廁所

那股惡臭感差點而冇讓我窒息死去

冇管地上的水

冇管一旁桶裡堆積的衣物

冇管那刺激天靈蓋的臭味

我掀開馬桶

好傢夥

馬桶裡的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漫上來了

便便的碎渣

黃色渾濁的液體

屬實是不忍直視

我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

人有三急

屎尿屁

在水龍頭短暫的釋放過後

我隻感覺渾身氣爽

以及

以及

我眼前突然一黑

一個冇站穩

頭不偏不倚的栽進了滿滿的馬桶

我努力的想掙紮著站起來

很可惜

我什麼都做不了

不出我所料

眼前很快就出現了走馬燈

出生

上學

捱揍

辱罵

天天被毆打

被孤立

上大學

來到這個小屋子

跌宕起伏

婉轉曲折

平平庸庸

亦轟轟烈烈

亦普普通通

一切都是那麼快

看了就記不住了

最後

一切都恢複為平靜



我就這麼憋屈的死了

死的真可笑

我忽然猛的一驚

睜開眼來

就是一個綠頭髮的小傢夥在我麵前搖搖晃晃的

她這造型

我努力的在記憶裡找相似物

派蒙

等等

不對

派蒙和她還是有區彆

派蒙可是白毛

這是綠毛

雖說長的一樣

衣物一樣

但差彆還是很大的

你是誰

上帝嗎

這裡又是哪

我瞅了一眼眼前的傢夥

隨即又左右的張望起來

這裡

好似個虛無縹緲的空間

阿宅

是吧

眼前的小傢夥突然開口

我被她的話嚇了一跳



你是

派蒙

麵前的小傢夥搖搖晃晃

一臉不正經的回答道

我看著她那屑屑的表情

有些茫然

誰知

這自稱是派蒙的傢夥竟開始嘲笑起我來

真好笑

名字居然是叫阿宅

你爸媽這麼對你不負責任

哈哈哈

笑死我了

我看著眼前的派蒙冇素質的嘲笑我的長相

冇好氣的說

笑什麼笑

你不還是叫派蒙

我記得原來就有一個是叫派蒙的

你不會是偷用彆人的名字吧

還有你長的那麼胖

那麼矮



那派蒙聽我這麼一說

表情立馬正經起來

咳咳

我就不和你扯那麼多了

我想對你說的是

你還想複活嗎

複活

我嘟囔著一句

這種隻有會在小說裡出現的事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罷了

這世界這麼奇妙

這種事也是有可能的吧

當然了

也有可能是我死前的幻想吧

畢竟之前乾那麼久的原神



複活了就一定是好的嗎

我不知道

我活在那麼個肮臟的地方

死了確實是要輕鬆很多的吧

想了想

我還是覺得活著要好些

畢竟

我又不是什麼玉米症患者

哪有那麼悲觀啊

活著

可是可以打雞蛋的啊



複活吧

對了

是有什麼條件嗎

我麵無表情的看向派蒙

條件嘛

當然是有的了



麻煩滴

不要

簡單滴

要疊

我拉長了聲音說

很簡單的了

陪我去提瓦特走一遭

那裡好像是有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了

需要我去解決

怎麼樣

去嗎

騷年

派蒙臉上掛著賤兮兮的笑容

提瓦特



果然是死前的幻想嗎

這時

我想到了溫迪

對了

那裡不是還有溫迪嘛

既然都是死了

見一見我難得喜歡的男孩紙也挺不錯的

行吧



你怎麼稱呼

我又問派蒙



我剛剛不是和你說了



我就叫派蒙

當然了

就給你透露一下吧

我也有個職位

叫作係統

說著

派蒙拉著我的手



係統嗎

希望彆太廢物

眼前出現了一道白光

我又感覺到了一陣眩暈感



這簡單的契約

這短暫的旅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