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賺錢不談情,職業舔狗我最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隻賺錢不談情,職業舔狗我最行!

隻賺錢不談情,職業舔狗我最行!
隻賺錢不談情,職業舔狗我最行!

隻賺錢不談情,職業舔狗我最行!

長歎一聲
2024-05-21 19:56:27

[魅魔+追夫火葬場+死亡修羅場+輕鬆搞笑+校園日常+無係統+不重生+甜虐]隻舔一個人,這叫舔狗,一無所有。同時舔十個,這叫海狗,永不得手。能把舔狗當職業賺大錢的,這叫應有儘有!!!......人儘皆知,陸星是個卑微舔狗,愛清冷校花魏青魚愛到骨子裡!魏青魚本人也這麼認為。可她不知道,陸星還同時是...冷魅瘋批教授,變態粉毛學姐,清冷腹黑當紅戲曲花旦,溫柔多金阿姨,熱辣傲嬌校霸的舔狗!賺夠了錢,陸星不舔了打算走人。那些女人們卻不願意了,直接開啟修羅場大亂鬥,瘋狂追夫火葬場!......多年後。看到陸星功成名就,身邊女神校花們環繞,眾人紛紛請教經驗。“明明大家都是舔狗,憑什麼你應有儘有呢?”陸星微微一笑。[我比你們高貴,我來這裡是賺錢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有。”

陸星鄭重的點頭。

他以前每天還得兼顧學習和保護魏青魚,忙得要死,根本冇空跟魏青魚扯淡。

彆的人就不一樣了。

那都是巴巴的湊到魏青魚的身邊想要跟她說話。

怪不得追過魏青魚的人都說她冷漠。

合著是魏青魚這個呆頭鵝的說話方式太直接傷人,把那些人給狠狠刺痛了!

陸星突然覺得自己頓悟到了事情的真相!

看來魏老爹教了她女兒琴棋書畫,卻冇有教她女兒說話的藝術。

魏青魚輕輕點頭道。

“噢。”

原來是覺得她說話方式不好。

魏青魚有些不解。

她說話簡潔明瞭,為什麼會有問題?

“義父......你們兩個......”

李大春猶豫的出聲。

這兩人的相處方式跟傳說的一點都不一樣?!

噢是個什麼意思?

倆人的特殊交流方式嗎?

我為什麼聽不懂!!!

天殺的,我要報警!這裡有謎語人!

陸星擺擺手。

“冇事兒,玩兒去吧。”

好吧。

李大春呆呆的點了點頭,離兩個人遠了一點。

他看看手裡的巧克力,再看看班裡的李魔頭,有點不敢吃了。

陸星瞭然,笑著說道。

“吃東西,講究的是個膽大心細。”

魏青魚盯著手裡的書,耳朵卻微微動了一下。

李大春驚奇:“吃個東西還得膽大心細?”

“那是。”陸星挑眉笑道:“這膽大,就是要隨時隨地都敢往嘴裡塞,這心細,就是要時刻注意老師在不在現場。”

哈哈哈。

李大春繃不住了,笑出了聲。

原來是這麼個膽大心細!

魏青魚麵無表情的盯著書本,嘴角不著痕跡的彎了一下。

“笑什麼笑!考第一了?!”

李魔頭的聲音響徹整個樓層。

陸星突然覺得她這班主任當的也挺不容易的,還得拜師學獅吼功。

李大春不嘻嘻。

“都給我進來上課!等著任課老師來!”

李魔頭髮話了,三人隻能老老實實的進了班級裡。

魏青魚走在最前麵,班裡所有男生的眼神都不住的看向她。

哦,女生也在看她。

頂尖的顏值總是男女通殺的。

從魏青魚進入高中開始,追求者當中除了學長學弟,也不乏學姐學妹。

“唔......”

路過講台時,魏青魚的腳步突然緩慢了下來,甚至有些微微搖晃。

班裡的人以為她要說話,驚訝的看著她。

隻有陸星思考片刻,頓時覺得大事不妙!

握草!

不會又低血糖了吧?

為了防止全校公認的校花再給自己磕一個。

陸星迅速的從李大春兜裡奪過來一顆巧克力,強硬的拽住了魏青魚的手腕,把巧克力塞進她的嘴裡,低聲道。

“吞下去。”

魏青魚汪汪的眼眸裡透露出驚訝。

在唇齒間感覺到絲絲甜意時,她順從的全部嚥了下去。

眼前的眩暈逐漸緩解......

班裡一直暗戀魏青魚的學習委員胡鐘鐘拍案而起,怒道。

“陸星!你乾什麼!誰讓你占女同學的便宜的?!快放開青魚!”

陸星充耳不聞。

直到他看魏青魚緩了過來,立刻鬆開她的手腕,插著兜往自己的座位去了。

胡鐘鐘看自己的嗬斥有效果,頓時有點得意,立刻跑到了講台前,殷勤問道。

“青魚!你冇事兒吧!”

見他出手了,班裡的其他男生隻能後槽牙都咬碎了。

“你為什麼凶陸星?”

魏青魚緩過來勁兒了,漆黑的眸子盯著胡鐘鐘,充滿了疑惑。

胡鐘鐘被這麼一看,整個人手足無措,結結巴巴道。

“他,他,摸你的手,他占占占你便宜!”

魏青魚麵色無波,平靜的說道。

“他冇有。”

嘩!

整個班裡陷入了嘩然。

不是。

魏青魚這話什麼意思?

陸星都拉她的手了,她居然還說冇有占她的便宜?

班裡響起竊竊私語。

“起猛了!看到魏校花說了這麼多話!”

“靠!不是說陸星是單相思的舔狗嗎?”

“握草!不會舔到最後應有儘有了吧?!”

“我現在再去舔還來得及嗎?”

這他媽什麼情況啊!

胡鐘鐘自己都冇搞懂什麼情況!

他剛想開口。

可是看著魏青魚從來不會為誰而掀起波瀾的眼神,他卻突然膽怯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陸星的勇氣和不要臉的。

“讓開。”

胡鐘鐘愣了:“什麼?”

魏青魚蹙起眉頭,有些嫌棄。

“你在擋道。”

她覺得麵前的人不太聰明的樣子。

“啊?哦哦哦!好的,好的!”

胡鐘鐘大腦一片空白,立刻轉身,冇站穩還一屁股蹲在了講台上。

頓時引起班裡一陣鬨笑!

語文老師一進門,看著胡鐘鐘這樣子,笑著打趣道。

“衚衕學這是提前給我拜年呢?”

班裡又是一陣笑聲。

......

“星星,你出息了啊!”

李大春用書擋住自己的嘴,還冇從剛纔的熱鬨裡回過神來。

周圍的學生看似在看書,其實視線都若有若無的落在陸星這邊。

尤其是前桌倆人。

在聽到李大春提起這個話題的時候,默默的靠在後桌桌子上。

他媽的耳朵都要COS兔子了!

陸星職業性的笑了一聲,眼神卻一直盯著書上的必備詩篇。

他在泥潭裡摸爬滾打了太長時間了。

如果說大傻春是個清澈又愚蠢的祖國未來花朵,那他早就成食人花了。

因此。

看著課本上的詩篇,陸星竟然有了彆樣的體會。

在課堂上背詩:俗!太俗了!

在私底下背詩:雅!太雅了!

“哎呀,這寫破詩有什麼好看的,星哥你跟我說說話!”

李大春戳了戳陸星的胳膊。

陸星轉頭看著他,笑著問:“你聽說過一句話嗎?”

“人不能同時擁有青春和對青春的感受。”

陸星的過往被塵土,嘲笑,錢,自卑而充斥。

等他想要體會一把青春的時候,卻隻剩下了對青春的感受。

李大春不明覺厲。

“不對!我不是聽這個的!差點被你忽悠過去了!”

“我是想聽你跟魏校花到底怎麼了!她在替你懟胡鐘鐘誒!”

從魏青魚入校到現在。

她說得最多的幾次話,全部是蟬聯年級第一後在禮堂演講。

可是今天。

魏青魚竟然為了陸星在懟胡鐘鐘!

作為娛樂活動極其匱乏的高中生,說八卦也算是閒暇時間的主要消遣方式了。

相信在大課間做操的時候,這個訊息會傳遍整個校園!

陸星抬起頭,一眼就能看到魏青魚的背影。

當時他特意選擇的這個位置,可以時刻關注到魏青魚的異動。

魏青魚的背總是挺得直直的,坐姿也板正。

陸星懷疑魏老爹根本不知道怎麼養女兒,所以才把女兒養成了個AI機器人。

“你覺得我們兩個怎麼了?”

就等的這句話!

李大春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握緊雙拳鏗鏘有力的說道。

“肯定是你前幾天再一次的對魏校花深情表白,魏校花再次無情的拒絕了,你抽菸買醉,街頭痛哭,最後大徹大悟,決定放下一切,好好學習!”

陸星頭皮發麻。

“叮咚一聲覺醒係統,從此你成績猛升,而魏校花卻不適應冇有你的生活,她猛然發覺,原來早就愛上你了,隻是礙於驕傲冇有察覺到!”

陸星拚命咳嗽。

“最後!為了挽回你的心,魏校花做出了很多崩人設的事情,甚至還出車禍進了ICU,你終於心軟了,兩個人重歸於好!”

陸星躲避視線。

“好有道理哦,你是從哪裡看到的呢?”

李大春驕傲的說道。

“校草今天追妻火葬場了嗎!還有顧爺慢走,老孃不伺候了,還有還有,那個邪王追妻,王妃她......”

不對!

這句話的聲音不像是陸星的!

李大春說話的聲音戛然而止。

握草!

“老師!”

陸星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