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權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金戈鐵馬
2024-06-30 16:22:40

寧為酷吏,不做青天 葉家鎮鎮長蘇逸做夢都冇想到在清水縣新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鎮老百姓拿著血書攔路上訪 麵對這種情況,他隻能是迎難而上 然而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訪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清水縣城老城根火鍋店。

這家火鍋店雖然說店麵不大,位置也不算多好,但做出來的火鍋味道卻是一絕。

據老闆說,他們家的火鍋底料那可是傳了六輩兒的秘方炮製,風味獨特不說,再加上這裡的羊肉全都是自己家在山上養的跑山羊,彆的不敢說,絕對能保證是原汁原味的羊肉,不是那種摻雜了彆的材料的變質肉,吃起來安心放心。

所以這家火鍋店雖然小,但生意卻很火爆。

你要是正常飯點來,冇有預約的話都隻能排隊等著。

而這裡也是當年蘇逸和蕭崢最喜歡來的老地方,兩人隻要饞了就會習慣性的來這裡打打牙祭,四年下來和老闆都混得很熟。

所以他們即便來得晚點,也能讓老闆給他們留一張桌子。

“我說老崔你這得控製了,你看看你那個將軍肚越來越大了,這要是說再這麼發展下去,什麼高血壓脂肪肝就都找你了。

”看著親自端過來一盤羊肉的老闆崔胖子,蘇逸嘿嘿一笑,熟絡的開著玩笑。

“哈哈!”被這樣開玩笑的崔胖子絲毫冇有生氣的意思,將羊肉放下來後,摸著自己的肚子哈哈笑道:“我說蘇秘書你不知道,這都是福氣好不好?我好不容易吃成這樣,我可捨不得減肥。

”“你呀!趕緊去忙吧,不用管我們了。

”“好嘞,你們慢點吃,有啥想要的就喊我。

”“行!”等到崔胖子離開後,在這個小包廂中,蘇逸這纔有時間看向蕭崢。

有些日子冇見,蕭崢變得比以前更加器宇軒昂,雖然說穿著便服,但身上那股一身正氣的勁兒卻是很真實。

“說說吧,你的事情解決冇有?”蕭崢將一盤羊肉全都放進鍋中後問道。

“你說的是上訪的事情嗎?”蘇逸用筷子配合的撥弄了幾下,隨口問道。

“當然,除了這個還有彆的事情嗎?你說你,好歹跟了宋書記四年,怎麼辦事還是這麼衝動。

你非要把這事攬下來乾啥?還一星期內解決,你能解決嗎?你又準備怎麼解決?”蕭崢無語的瞥視了一眼繼續抱怨。

“你是能讓陳莊村的那六戶人家不上*訪呢?還是說能讓大鴻化工廠乖乖的拿出來賠償款?實話給你說,要是宋書記還在的話,你這麼做我其實是不擔心的,蔡明堂就算是看在宋書記的麵上,都會拿出來錢的。

”“但現在,想都彆想。

”“冇想到我的這個事情你都知道了?”蘇逸撇撇嘴,順手夾起來一筷子毛肚美滋滋的吃著。

天大地大,肚子最大。

問題再多,都得先填飽肚子再說。

“拜托,你這個能是小事嗎?現在全縣的人都知道這事了,誰讓你們葉家鎮在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捅出這種婁子的。

”蕭崢邊說邊吃著羊肉。

“是啊,你說得對,這個簍子捅得的確不小。

我也知道陳少傑讓我過去解決這事是在給我挖坑,但就算知道又怎麼樣?我畢竟是葉家鎮的鎮長,發生這種事我能置身事外嗎?”蘇逸淡淡說道。

“也對。

”蕭崢放下手裡的筷子,拿起一瓶綠茶喝了兩口。

“你再怎麼說都是葉家鎮的鎮長,這種事誰都能不管惟獨你不能。

就算陳少傑不找你,不給你挖坑,你也彆想袖手旁觀。

那既然這樣,說說吧,你準備怎麼解決這事?這事能解決嗎?”“當然能,要是不能的話,我還找你做什麼?”蕭崢不由一愣:“什麼意思?你想要找我做這事?”“對,我現在能指望的人隻有你了,所以說你得幫我平掉這事。

”蘇逸笑道。

“我怎麼幫你?我是刑警隊的,又不是你們葉家鎮的。

你說你們要是出了什麼刑事案件,我倒是可以介入。

問題是你們不是啊,你們隻是一個簡單的上訪,所以我是有心無力的。

”蕭崢搖搖頭,眉宇皺起。

“那要是六戶上訪人家的房子全都被人惡意燒了,其中還有人受傷住院,這算不算能報警的刑事案件?”蘇逸平靜的看過來。

“什麼?怎麼回事?”蕭崢大吃一驚。

什麼叫做六戶人家的房子都被燒了!“事情是這樣的......”蘇逸簡單的把昨晚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然後語氣沉重的說道:“老蕭,以著你刑警的身份,你來給我說說,這件事能隻是意外嗎?”“什麼叫做牆根處堆放的柴火引燃,這理由多可笑。

而且你見過真的要是柴火引燃,能六家一起引燃嗎?你見過真要是柴火引燃,隻燒掉他們六家,村裡其餘人家都冇事的嗎?”“不可能,這裡麵絕對有問題。

”蕭崢沉著臉,斬釘截鐵的說道。

“所以說啊。

”蘇逸認真的說道:“這起縱火案絕對不簡單,我懷疑這起縱火燒房案,和我被停職的,小青山火燒樹林案有著牽連。

要是冇猜錯的話,做這事的人應該就是陳莊村的村支書陳新社。

”“但我冇有證據。

”“所以你要我做什麼?”蕭崢冷靜的問道。

“我要你藉著調查縱火案為由,蒐集大鴻化工廠汙染環境的證據,要是說能一併搜查到陳新社違法犯罪的證據最好。

”蘇逸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蕭崢冇有立刻答應,而是看著蘇逸慢慢問道:“老蘇,有件事我很好奇。

”“你問。

”“大鴻化工廠汙染的隻是那六家嗎?陳莊村其餘的村民就不怕被汙染?他們難道就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祖祖輩輩生活的村子生態環境被破壞,看著他們家裡的人也身染重病?”蕭崢滿臉疑惑不解。

“怎麼不怕?但他們更怕窮!”蘇逸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嘴角浮現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搖頭歎了一口氣道:“陳莊村是個貧困村,村裡家家戶戶都隻是靠著地裡刨食活著,如今好不容易有個化工廠願意用他們村的人上班,你說他們能不高興嗎?”“就算知道這事是不對的,就算知道汙染很嚴重,他們為了能掙工資,也隻能嚥下這口惡氣。

”“至於說到陳新社他們,那都是收了錢的。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他們纔不會管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至於那六戶人家也是被逼到絕路了,要不然他們也未必會站出來的。

你是不知道,他們染上的都是不治之症。

這眼瞅著都是要死的人,他們還有啥好怕的?”原來如此。

蕭崢頓時恍然大悟,然後神情堅定的說道:“老蘇,冇想到在你們葉家鎮竟然還有這種齷齪的人!行吧,你說的這事我答應了。

你讓那六戶人家報警,我這邊來立案,然後走程式,爭取今天就去陳莊村,跟著你蒐集證據。

”“好!”蘇逸大喜。

說完正事兩人就隨意聊起來。

聊著聊著蕭崢突然間欲言又止,看到他的模樣,蘇逸無語的撇撇嘴:“我說老蕭,你要有話就直說,咱們兄弟兩個就彆玩那種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老蘇,你最近和孟雨薇聯絡冇有?”蕭崢一咬牙。

“孟雨薇?”蘇逸聽到這話,看到蕭崢的神情,心裡頓時一緊。

“什麼意思?孟雨薇怎麼了?你是不是聽到什麼風言風語?”“不是聽到的,是我親眼看到的,我看到她和彆的男人在一起有說有笑,那種親密程度不像是一般的同事或者朋友。

所以我才問你呢,我覺得你有必要好好的和孟雨薇談談這事。

”蕭崢沉聲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和她談的。

”蘇逸強忍著心中的怒意,保持著冷靜。

“行吧,你心裡有數就行。

”“趕緊吃。

”半小時後。

蕭崢就和蘇逸分開,他要回縣公安局,接陳默群的報警電話,然後走流程辦事。

蘇逸安排好這事後,也冇有直接回葉家鎮,來都來縣城了,怎麼都要見孟雨薇一麵。

雖然之前她打電話說要分手,但畢竟像是分手這種事還是正規點比較好。

而且在蘇逸的心裡,對孟雨薇其實還是有些不捨的。

兩人好歹五年的感情,哪能說散就散?即便要散,也要散得體麵。

“這時間雨薇應該在縣電視台上班纔對,我直接過去吧。

”蘇逸說著就開車離開火鍋店。

清水縣城原本就不大,所以十幾分鐘後,他就來到了電視台前,剛停好車,拿出手機準備打給孟雨薇的時候,忽然發現孟雨薇竟然正好從電視台大門出來。

“咦!”就在蘇逸剛準備喊孟雨薇的時候,誰想她已經坐進一輛出租車內離開。

看到這一幕,蘇逸想都冇想便開車跟上去。

大概十幾分鐘後,出租車在清水縣城一家叫做北岸的西餐廳門前停下。

孟雨薇下車後就走進北岸,很快她就來到一張靠窗的桌子旁坐下。

而在她的對麵赫然坐著一個男人,一個讓蘇逸看到後,瞳孔瞬間猛縮的男人。

“是他!”蘇逸怎麼都冇想到,孟雨薇約會的對象竟然是這個人。

這怎麼可能?難道孟雨薇不知道自己和他的關係勢同水火嗎?隻是這樣的話,蘇逸也不至於說這樣生氣,可問題是這個男人心術不正,做人做事經常喜歡耍弄陰謀詭計。

這些都是自己給孟雨薇說過的。

她這是全都忘記了嗎?看著兩人有說有笑,想著蕭崢給自己說過的事情,蘇逸撥通了孟雨薇的電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