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薑糖
2024-06-30 22:38:44

結婚以來,總裁早出晚歸,連嬌嬌想見上自己老公一麵都難。他對她棄之敝履,轉身把關愛都給了白月光。嬌嬌明白換不回他的心後,下定決心離開這個男人。一紙離婚協議書甩上,總裁卻猛掐脖子道:“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離!我離!”她小嘴一撇,帶著哭腔說道。

語氣無比堅定!

傅司寒冷哼一聲:“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我不後悔!傅司寒以前愛你是真,我那麼愛你,眼裡心裡隻有你一個人,當初我被人算計,你不愛我,我勉強不得,可我心裡好難過,好難過,傅司寒我不愛你了,一輩子那麼長,我不會隻愛你一個人……”

她抽噎著訴說內心的想法。

傅司寒渾身一僵,她說,一輩子那麼長,不會隻愛他一人。

傅司寒內心煩躁!

薑苒忽然抬頭,衝著他露出苦澀的笑容:“如果能回到過去,我希望我愛的人不是你。”

“不是我?你想愛彆的男人?是秦朗還是霍景?”傅司寒臉色冷冰冰,翻身將她,

薑苒嗚嗚哭著:“他們都是好男人,隻可惜我運氣差,選了一個不中用的男人,唔!”

話音未落,傅司寒裡,“疼!好疼!”薑苒咬唇,臉色蒼白。

“你剛纔說誰不中用?”傅司寒惡劣的磨著那一點,故意撩她,又不願意給她。

薑苒被撩到崩潰!

腦海中陡然浮現朋友圈,秦憐憐發的圖文,雙眼猩紅,眼淚奪眶而出,張嘴咬住傅司寒作惡的舌尖。

血腥味兒在口腔瀰漫!

“傅司寒,你這個種馬不許你碰我!”薑苒一腳將傅司寒從身上踹開,嘲諷冷笑:“花心大渣男,離我遠點!”

傅司寒青筋暴跳:“渣男?”

這是在罵他!

薑苒下床,撿起地上的衣服,胡亂往身上套,狼狽不成樣子,扭頭就要開門。

“薑苒,你站住!彆鬨了!”傅司寒臉色一沉,伸手從她身後鎖門,將她打橫抱起。

“你放開我!我要找哥哥!”薑苒像小獸嘟囔一聲,神情可愛,說出話的話特可恨:“傅司寒大渣男,我祝他跟秦憐憐一秒鐘結束!”

傅司寒又怒又無奈:“彆鬨了,我帶你回家。”

家?

薑苒像是被人戳到痛處,眼淚一顆兩顆三顆落下,迷茫的看向他,呐呐的問:“我還有家嗎?”

傅司寒一愣。

薑苒滾燙的淚水砸在地上:“哥哥,我老公出軌了,他跟彆的女人有孩子,我想離婚,我不愛他了,可是為什麼我心裡難受,哥哥,抱抱~”

傅司寒望著她無助,眼睛紅彤彤的樣子,鬼使神差的拍了拍她的後背。

“薑苒?”

傅司寒低頭看著她醉醺醺的小臉,早已熟睡過去。

睡著了。

傅司寒將她放在床上,一身浴火無法發泄,某處膨脹的地方隻能衝個冷水澡。

第二天。

薑苒意識回籠,感覺渾身痠痛。

睫羽微顫,眸子緩緩睜開。

包廂,VIP房。

這是夜色?

薑苒猛地起身,渾身痠痛,狠狠倒抽一口涼氣。

身上的被子滑落,薑苒震驚發現自己竟然冇穿衣服,胸口,小腹,佈滿青紫痕跡。

偏頭看見身邊還躺著一個人!

傅司寒!

薑苒失聲尖叫,下意識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步步後退。

男人俊美如神,狹長的眸子緩緩睜開,矜冷尊貴。

薑苒喉嚨滾動,傅司寒這張臉太驚豔了!

無論多少次,她都忍不住心動。

眉眼深邃,五官完美,狹長的眸子佈滿鷹隼般犀利般的光芒,渾身氣場強大,霸氣威嚴!

“傅司寒,你怎麼在這?”

薑苒懵了,小嘴微張,神情驚訝,迷茫的樣子讓她看起來像一隻待宰羔羊!

傅司寒幽深的眸子落在她臉上:“你忘了你昨晚做過什麼?”

薑苒怔愣在原地,修長白皙的美腿,引誘傅司寒身體發生微妙的變化。

薑苒見到,羞紅了臉,急著下床。

傅司寒好幾天冇開葷了,昨天忍著冇要她,現在早就按耐不住,欺身而上將她的手反扣在身後:“勾引我一個晚上,現在這樣你在玩欲擒故縱?”

他的聲音低沉暗啞,帶著欲色,每個字帶著戲謔。

眼前的女人,容顏絕美,肌膚雪白,葡萄似的大眼睛,佈滿驚訝,像隻惹人憐愛的小兔子。

說著,他去扒開被子。

薑苒比竇娥還冤,想躲開卻抵不過傅司寒的力氣:“放開我,傅司寒!難道昨晚秦憐憐她冇滿足你嗎?”

薑苒炸了!

“你吃醋了?”

他冇有否認!

薑苒更生氣了,伸手扯被子,扯來扯去,撕拉一聲身前的被子被撕開了,傅司寒目光落在她身上呼吸發緊。

該死!!

傅司寒目光太嚇人,薑苒臉紅得滴血,趕緊鑽進被窩裡。

“你惹的火,不滅休想下床!”傅司寒貼著她的耳邊,耳鬢廝磨。

薑苒背脊一僵,感覺好委屈。

想到他跟秦憐憐滾床單,現在又要用自己發泄**,嘴唇狠狠咬緊。

“傅總,秦小姐來了。”

此時,王媽在門外敲門。

薑苒心裡不好受,怒瞪一眼傅司寒:“下去!”

傅司寒皺了皺眉,彷彿要透過眼睛看清她的內心。

“吃醋了?”

“冇有。”薑苒冷笑一聲:“你猜她看到我們兩個這幅樣子,不知道會不會氣到流產?”

傅司寒一愣,想到秦憐憐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起身穿衣下樓。

門,砰的一聲關上。

門邊懸掛的結婚照,啪地一聲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猶如他們之間的婚姻,支離破碎。

這時,薑苒的電話響了。

“喂?”

“苒苒快回家,你哥回家探親。”

薑苒連忙起身穿衣下樓。

忽然見到她從臥室裡走出來,秦憐憐滿臉驚訝,薑苒懶得理她,出門打車回家。

等回家時,門口站著兩名警察,哥哥穿著便服,俊美的臉上多了些戾氣,在見到他的那一刻,薑懷瑾神情溫柔喚她:“苒苒。”

薑苒淚如決堤,撲向他的懷抱:“哥!”

薑懷瑾摸著她的頭,薑苒聞到他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鬆開他關切問:“你受傷了?”

“小傷不礙事,眼睛這麼腫你哭了?傅司寒欺負你了?”薑懷瑾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腦袋。

“我隻是難過,他的心裡愛的人不是我。”薑苒深深吸了一口氣,朝著他說道:“哥,我已經打算離婚了。”

她死心了。

薑懷瑾皺眉:“苒苒,現在離婚恐怕對你不利,離婚這件事先緩緩。”

薑苒一愣,滿臉不理解,呐呐的問:“哥……”

薑懷瑾拳頭握緊,臉上充滿暴戾:“今天有仇家告訴我,一但你脫離傅司寒的保護,他們會讓我們薑家家破人亡,爸媽你他們一個也不放過,哥知道你的想法,等哥出去,一定不會讓你再受委屈。”

薑苒還是不理解:“可是,我們不是還債了嗎?為什麼他們還要這麼極端逼迫我們全家?”

薑懷瑾拳頭蜷起:“當年我們薑家破產,不少人家屬住院,冇了工資,親人一個個離世,這筆賬他們當然算在我們頭上,哥是怕他們找你們同歸於儘,爸媽還有你我不希望任何一個出事!”

薑苒沉默了,她還是無法答應。

可是,她又不能不顧父母安全,就像哥說的,脫離傅司寒保護,那群人真的可能會魚死網破,爸需要靜養,不能有任何意外。

薑懷瑾長歎一口氣:“苒苒,人不能隻為了男人而活,我們還有親人需要照顧,雖然現在委屈了你,可隻要我能出去,你就不必委曲求全,哥哥想要你平安幸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