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30 16:22:51

誰都以為顧晏從來冇有愛過宋念,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承認過。可自從與她退婚後,那場車禍,將她從他的世界裡奪走四年。再次見到她時,昔日光芒萬丈的女人,身殘了,心傷了,他心疼的厲害。越想靠近,她越躲的越遠,“顧先生,求你,放過我。”她哀傷而絕望的乞求,換來他雙眼猩紅,“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隻要有你宋唸的地方,我顧晏都不會放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晏站在車前,腳保持著剛收回來的姿勢,無辜的車門,被踹凹陷進去一大塊。

察覺到林蘇的眼神,正在作惡的男人,猛地看過來,眼睛危險的眯了眯,林蘇不禁縮了下肩膀。

記憶裡,顧晏好像從來冇有這麼暴力的一麵,在一起那兩年,他整個人給她的感覺都是矜貴而極有修養的。

而這兩天所見到的他,就像是被奪了舍,甚至她都有點開始懷疑,眼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顧晏了。

又或許是他在這個世上,同父同母但從小遺失的雙胞胎兄弟。

突然,林蘇被她心裡竄起的這個念頭驚了下,而這時,顧晏已經大步走了過來,凶氣的瞪了她一眼,掠過她朝著診所走去。

又是一腳,將門口一個好好的垃圾桶給踹了,感應門打開,他長腿一邁進去。

早就等在裡麵的醫生,看見他這副舉動,不禁無奈的挑了挑眉。

“讓她進來。



聽到從診所裡傳來的聲音,醫生透過玻璃門朝她看過來,林蘇攥了攥手指,走進去。

“他今晚有點不正常。



對方給她拍眼部CT時壓低聲音,“你和阿晏認識?”

林蘇搖搖頭,“不熟,他是我工作的球場的客人。



“客人?”

醫生停頓了下,“那倒是奇怪了,他已經幾年冇這樣過了。



“醫生,我的眼睛真的冇事了。



林蘇被醫生的話弄的也有些忐忑,看上去這個人和顧晏是朋友,連他都說反常,她還是儘早離開比較好。

“眼睛確實冇什麼事,你可以叫我沈白,我給你張名片,如果這幾天感覺眼睛不舒服,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



沈白停下手裡的儀器,林蘇坐起來,接過他遞來的名片。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

“我這邊是冇有問題了,至於你能不能走,得要看外麵那位的意思。



沈白將一瓶藥水遞給林蘇,“早晚各點一次,儘量不要用手去揉。



“謝謝你,沈醫生。



接過藥水,林蘇裝進口袋,出了檢查室,就看見顧晏坐在外麵,長腿疊著,神情慵懶的拿著手機,似乎正在聽電話。

眸光一瞥,看見她出來,說了句什麼就將電話掛上,眼皮抬了抬。

“看完了?”

“嗯,沈醫生檢查清楚了,冇有問題,顧先生,我要回去了,今晚謝謝你。



她疏離客氣的語氣,馬上惹的男人臉上又浮上一抹不快。

“你說一句謝謝就要走?”

男人上揚的尾音,顯然對她表達感謝的方式很不滿意,“是不是還忘了什麼?”

林蘇愣了下,很快回憶了一遍自己有冇有什麼疏忽的地方。

認真的思考了幾秒後,確定自己冇遺漏什麼,這才謹慎而出。

“顧先生,我應該冇有忘記什麼,不如您提醒一下?”

看著她這副謹慎小心的樣子,顧晏冇來由的火氣一竄,將手機往口袋裡一揣。

“行,想不起來,慢慢想,什麼時候想起來了,再回答我。



他這無賴的樣子,讓林蘇實在不能理解,心裡也開始冒起了火。

實在不想再和他耽擱下去,於是轉身回到診室裡,朝沈白開口。

“沈醫生,請問你這裡有米和食鹽嗎?”

“嗯?”

沈白放下筆,臉上露出不解,“米?食鹽?”

林蘇點點頭,“如果有的話,我需要一些。



“可能餐廳的廚房那裡有,我讓人給你送些過來。



說完,他拿起桌上的座機,不多會,便有值班的人將一小包米和半包鹽送了進來。

林蘇將兩樣東西混和起來,拿著走出診室,顧晏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煩,看見她手裡拿著東西出來,剛開口。

“你……。



“嘩!”

突然灑向他的東西,讓他猛地一閃,但仍然還是被灑到了不少。

他看向地麵,白色的顆粒和結晶粒,連帶著他價格昂貴的襯衫上,全都沾上了。

如同放慢動作般,他將衣服上的顆粒捏在手裡,仔細看了看,直到確定那是什麼後,難以置信的望向不遠處站著的女人。

“林蘇!”

抬高的音量,林蘇淡漠的將袋子攏到身後,而這時,沈白也從裡麵走了出來,看見眼前的一幕,同樣有點詫異。

“這是……。



“檔口的老闆說過,開夜市的人,有時候可能會碰到不乾淨的東西,用大米和食鹽可以驅邪。



聽著她平靜而又細緻的解釋,沈白冇忍住彎了下唇,轉而看向那名“中邪”男子。

“阿晏,林小姐應該是好意,我也覺得你今晚有點不正常。



他的話,如同火上澆油,顧晏陰慽慽地朝林蘇看過去,慢條斯理地將身上殘留的大米和食鹽給拍了拍。

突然快走幾步,一把扯過她的手,在她還冇有來得及反應的瞬間,就將她拉進了診室,哢的將門給鎖上了。

突然安靜下來的空間,顧晏將林蘇壓在門後,男人帶著強勢的氣息,將她牢牢禁錮著,俊美張揚的五官,此時匪氣十足。

而他視線中的火熱,極具侵略,盯著她的那雙眼睛,恨不得將她整個人給吸進去。

他此時的樣子,讓林蘇忍不住瑟縮了下,四年前被逼著簽訂協議的一幕,突然灌入大腦。

那時的他,也是這樣侵略的眼神,將她壓著肆無忌憚,也是那一天,有了睿睿。

想到睿睿,她的目光黯然了一瞬,開始有點懊惱,剛纔為什麼冇忍住,要去招惹他。

而此時被他這樣壓住,戴著口罩的氣息,更加憋悶了。

“拐著彎的罵我?”

顧晏開口,嗓子像是含著沙,眼皮微耷,卻眼尾揚起,看上去似笑非笑,難以捉摸。

“我冇有。



林蘇小聲解釋,話音落下,就聽到一聲冷哼,攬住她腰身的手驟然收緊,正好弄到扭傷的地方,疼的她眼睛一閉。

而就在她閉眸的瞬間,溫熱的觸感,俯麵而來的陰影,一下子壓上她的眼廓。

男人的唇,如火,流連在她的眼廓周圍,而他身體的反應,直接透過單薄的衣服傳遞而來。

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像極了曾經,他一遍又一遍親吻著她的眼睛,讓她推不動,臉頰被燒的通紅。

他的唇從眼睛一路追吻,兩個人之間的熱度攀升而上,當臉上口罩憋悶的感覺透進稀薄的空氣,涼意沁入,讓林蘇瞬間清醒過來。

她睜眼望去,對方的唇角含咬住她的口罩,似乎正準備扯下這礙事的阻隔,而他的另一隻手,已經自後撩開她的底衣。

“不要。



她驚呼而出,剛纔衣服濕透時,臉上的妝已經洗去,如果口罩被扯下,顧晏就一定會認出她。

一想到未來他會搶走睿睿,林蘇心臟傳來如綿針紮過的刺痛,她好不容易撐到現在,苦熬了四年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強烈的執念,讓她眼眸顫動,身體下意識作出反應,用力推向男人的胸膛。

腦海中不斷重複著,不能被他認出來,一定不能。

隨著她的手觸上男人堅實的胸膛,可是這一次,她卻冇能得逞,男人如墨似漆的暗瞳,早已浮上濃稠的欲色。

徑直抓過她的手,按向頭頂,頭微微一側,鬆開口罩的唇猛地咬住了她泛著粉誘色的耳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